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神秘色彩的锦盒
    李世恒看到娄严青胸口的那个被毒镖所伤害的地方,那个伤口血肉模糊,而且离得比较近的话,还会时不时的总会闻到哪一种奇怪的恶心味道。

    那种味道是很难闻的,相信以前没有闻到的人,这次可以闻到这种充满血腥的气味,都会让所有人感到连连的作呕。

    别看娄严青的伤口看上去是比较恶心的,但是李世恒自己知道,如果要是不尽快为娄严青处理好伤口的话,就怕是越拖延下去。

    而且这伤口的毒性越会被加重,如果不立即把毒液用自己的嘴巴给吸出来,如果要是等毒素遍布了他的五脏六腑,只怕是就连神仙来了,都救不了他的那条性命了。

    李世恒他刚要俯下身去,娄严青的嘴唇现在,已经变得黑紫黑紫的,刚刚想要帮助娄严青吸出伤口的毒液。

    阿礼就大声冲着他喊道,原来是想问李世恒,这个盒子应该到底用那个飞镖才能成功打开。

    李世恒本来心里就比较异常的紧张,就是刚才被阿礼的这一大叫,也算是受到了很不小的惊吓,然后对一旁的阿礼,一开始很是没有好气的对他说道。

    你随便吧!爱用那个开就用那个开吧,就是这个盒子设计的十分别致精巧,盒子里面可能设计了比较巧妙的机关。

    没准钥匙突然就开错了,就可能嗖的一声,飞出一支弩箭,你这条小命可能就已经荡然无存了。

    李世恒开始把自己的嘴巴,贴紧了娄严青的胸口伤处,然后慢慢轻轻的,允吸着那一口口的毒血。

    吸了一口口的毒血,就慢慢的吐在了地上,过了有一会的工夫,他的毒血已经吸的差不多了。

    娄严青嘴唇上的黑紫色,正在不断的慢慢褪去,看来把毒血吸出来真的是很管用的,虽然毒血已经被吸出来了,可是还是有很大的难题,是比较难处理的。

    因为身处在这么一个阴暗潮湿,还很狭小的空间,能想象到中了毒之后没法用酒精消毒,和用绷带包扎伤口的感觉吗?

    李世恒也开始就翻起来了难处,不过随后他也知道了,可以用一种方法,说到消毒,娄严青这小子喜欢喝酒,想必这次下墓。

    他也得随时贴身备上两瓶子,李世恒就翻了翻他的背包,真没想到,真的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竟然在他的背包里,终于翻到了两瓶上好的白酒。

    不过具体是什么牌子的,自己也没看到这两瓶白酒的标签,标签都没有看到,当然是不知道的了,不过心里在想着。

    这小子可真的是,他妈的十分搞怪,竟然喝个酒,居然还有喝酒撕标签的习惯,李世恒表示是十分的搞不懂,娄严青这个奇怪的人。

    李世恒管不了那么多了,那两瓶白酒还没有开过瓶,到现在也真的是派上大用场了,李世恒一张嘴,用自己那锋利的牙齿,把酒瓶子的盖给咬了下来。

    不管那个三七二十一,先把那白酒往自己的嘴里面,整了慢慢的一大口酒,这口酒他没有自己喝。

    而是把酒吐在了,娄严青中毒镖的那块伤口上,这白酒可是也可以很好的,能起到很好消毒功效的,可是把白酒刚吐在伤口的时候。

    即使此刻的娄严青是一副昏迷的状态,但是他却被疼的在昏迷之中,依然咧着自己的嘴,看起来就很是痛苦的,不过他并没有叫出声音来。

    李世恒从自己的衣服上,扯下来了足以盖住他,伤口大小的布条,然后就马上帮娄严青,把伤口的地方利整的包扎好了。

    这个时候的娄严青,慢慢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嘴唇上的那些黑紫色,也早就看不见了,看上去气色也比刚才的时候强了许多。

    可是让娄严青做梦也想不到的,竟然是李世恒救了他这条命,要是如果李世恒选择见死不救的话,也许娄严青只能选择在哪里慢慢的等死了。

    娄严青刚刚睁开自己的眼睛,随即就映入眼帘的就是,李世恒的眼睛还有嘴唇,现在变成了黑紫的模样,而且看上去气色非常的不好。

    还没等着娄严青,张开嘴和他说话,李世恒他就突然倒在了地上,然后他突然就晕死了过去,娄严青听到阿礼说,便知道了。

    李世恒是因为把自己给救了,可是他自己却是中了毒,娄严青看到他突然就那么的倒下来了,也感到非常的着急,用右手捂着自己的伤口,感觉到非常的着急。

    阿礼看到李世恒晕倒了,也一时不知所措了,就拿着那个把娄严青刺伤的飞镖,然后就一不做二不休,一下子就把眼睛给闭上了。

    闭上之后就把那个飞镖,插进来了那个盒子孔里面,他心里以为肯定有可能是触碰到了什么机关,看样子有可能搭上了这条小命。

    可是让阿礼万万都不能想到的是,那个盒子竟然被他给阴差阳错的打开了,打开之后竟然看到里面,有一个盛着药丸的瓶子,还有一张纸条。

    娄严青看到之后,两个人一块看了看那个纸条上,到底写着一些什么东西,这一看还不要紧。

    看完之后两人顿时感到大吃一惊,纸条上写着几个大字,看上去像是战国时期的文字。

    不管怎么说,娄严青从小在搬山门长大,自小的时候,也是熟读四书五经和各种诗书的人。

    搬山门也是一个,历史比较悠久的盗墓门派,搬山门人中也是高手众多,若不是因为,娄严青比较有本事。

    不然也不会坐稳,这搬山门当家人的位置,说明此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其实力也是不能够随便藐视。

    娄严青刚刚恢复了差不多,身体还是比较虚弱,就和已经脱水的人差不多,只看到上面赫然写着一些字体,正巧自己还认识这样的字体。

    上面写到了一些事情,不过事情比较多,只能慢慢的进行概括一下,还是用白话文介绍吧。

    纸条上大概写着的,事情大概写的就是:我是一个神仙,当年,天下征战杀伐不断,天下还只是群雄割据的那个时代,黎明百姓惨遭了战火的不断摧残。

    这时百姓希望能出现,一个为国为民的天下共主,届时天下共主必定出现,我受天帝的命令。

    下界就去寻找那个共主之人,找到他之后,随他征战几十年,终于天下安定。

    百姓现在都已经过上了,十分幸福美满的生活,我自知自己任务已经完成,也明白大限已到。

    然后恳请帝王,好好的安葬我的肉身,也不枉我替他征战几十年,帮他夺得了这天下。

    我断定我羽化升仙之后,必定千年之后,一定会有盗墓贼来光顾我的墓穴,也一定会有人中的了机关,我也了解民间疾苦,也不想伤人的性命。

    一定要记住这盒子里,有一个盛放解药的药瓶,切忌服下解药后,迅速退出墓葬,免得打扰我的安宁,如若不退,必定全都葬身于此,留在这里为我陪葬。

    娄严青看到纸条上写到,说这个瓶子里装的是解毒药丸,就急忙让阿礼他赶快,给身中剧毒的李世恒急忙服下来了。

    娄严青心里可是比较,感到非常战战兢兢的,现在也是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先死马当活马医了。

    毕竟在这古墓之中,要是中了毒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一般中毒之后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阿礼把药丸给李世恒服下去了,就只能等着,看看慢慢的到底能不能起一些,比较显著的效果,如果这药丸要是能保证,一点问题都没有。

    那要是以后会出一些什么事情,就只能看李世恒,他自身的造化了,造化的好就可以活下来。

    如果造化的要是,显出比较糟糕的话,就只能放弃最后比较微博的抵抗,乖乖的束手就擒等死。

    看到李世恒服下了那一颗药丸,娄严青才慢慢的舒了一口气,毕竟如果药丸的药效比较快,没准他的生机就会越来越多一些。

    阿礼说:“但愿这个药丸是真的,虽然经过了,长长的千年时间长河,并且没有失去太多,自己本来就有的药效,要不然李世恒,可能就会撑不下去了,就算可能勉强撑下去,但是他自己的身体,肯定也是,会越来越吃不消了。”

    娄严青说:“你别再继续胡说下去了,李世恒毕竟是因为救我,才导致了他,现在身中毒镖的剧毒,他要是现在,就突然死了,我也会感觉我会对不起他的,也有可能会因此,而自己内疚一辈子下去。

    娄严青说完了这句话,来自心里对李世恒的,那种强烈的内疚感,越来越强烈,促使着娄严青变得很是不甘心。

    还想这不听纸条上的劝告,继续想在那石棺附近,找一些什么比较有价值的东西,说不定能够帮助他们一些什么。

    他刚要抬起脚走,这个时候的李世恒,好像脑袋开始清醒了那么一点,不再是继续迷迷糊糊的了。

    他好像听到了娄严青和阿礼,两个人刚才对话的声音,他的手也开始有了一些力气。

    娄严青刚刚一抬腿,李世恒就一把用右手抓住了,娄严青的那条大腿。

    然后废了那么一些力气,拉住他的大腿根,继续说道:“你还是不要继续碰那个石棺了,那个石棺是个不祥之物,里面肯定藏着一些什么,比较可怕的东西,绝对不是单纯普通的棺材,还是不要碰它为好。”

    娄严青激动的说道:“你怎么样了?是不是身体已经恢复了一些,这个解药到底管不管用?”

    李世恒说道:“这个药丸服下去,感觉药效很管用的,我们一会还是尽快离开这里,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时间就是金钱,千万别浪费时间,要不我们可能就会成为纸条上,所写的那最不想要发生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