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石头巨门已关闭
    娄严青真的有一些不知所措了,看样子李世恒的气色变得好点了,石棺之中的锦盒,里面藏有的那瓶,解除毒镖的解药。

    虽然已经经历过了很长的时间,当然了,具体是有多长的时间了,也还就真是无法考证。

    现在娄严青也是,丝毫都管不了那么多了,不过能让李世恒的气色,从病情十分的糟糕,逐渐转换成了气色有很大的改善。

    娄严青说:“李世恒,我觉得这石棺之中,极有可能一直隐藏着,我有着很强烈的感觉,觉得这里会有,我一直想要得到的东西,所以我还是准备,我要继续看看那个石棺,争取尽快打开这个石棺。”

    李世恒的脸色很苍白,然后扶着自己的胸口,重重地咳嗽了几声,然后说道:“娄严青,我知道你想要找到你非常需要的东西,不过,我要拜托你先搞清楚好不好,这个石棺的构造,并没有你我所想象的那么的简单。

    我这次来到这个阴险的古墓之中,我所怀揣的目的,只有那么一个,那就是找到孟天本人,这就是我本次来的最终目的。

    我要保证他的安全,我们现在要明白,一点要保证平平安安的来,还得平平安安和安安全全的回家去。

    你以为我们这次进来一点什么,比较奇怪的邪乎事情,一定都没有发生吗?你如果要是这么想的话。

    就显现出非常非常的糟糕,还记得当初我们刚刚进了,第三个墓道之后,我们三个就压根,不知道是怎么昏迷的。

    然后就平白无故的出现在了,这么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一间墓室。

    而且你还突然中了机关,如若没有那瓶解药的话,我们两个现在,能不能继续活下去,都不敢拍着胸脯,打着包票保证,可能早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李世恒这一说,其实还是管了很大的用处,李世恒说的也是很对的,也许他想要找到的东西。

    对于他来说是非常的重要,可是他也要明白,好钢务必用在刀刃上,不能够傻了吧唧的。

    浪费了自己年轻鲜活的生命,因为这样做也不能够改变什么,所能做到的也都会于事无补。

    娄严青也没有继续对李世恒,反驳这一些什么言语,不过这么好好的琢磨一下。

    他有可能是因为自己一时理亏,才变成这样的把,不过这也是丝毫,都没有一点好办法的。

    娄严青只是默默的弯下了自己的腰,先整理好,地上散落的背包等东西,他其实应该看样子,应该也听进去了不少,还没准有可能放弃这次倒斗。

    何况这里可真的是异常凶险,接下来能够发生什么离奇的事情,谁也不敢说自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来判定,都说到这里了,还真的比较有这个可能。

    就在刚才三个人都没在注意的时候,那个墓室门虽然是有前后两个的,但是后面那个一直是关着的,前面那个一直是开着的,都是比较巨大的石头门。

    要我说没有个万八千人,还真的别想把这巨大的石门给轻易推开,不管是从里面还是外面,反正在这里都算这吧。

    当人会有人说,这个石头巨门,既然得需要那么多人,才能够勉强能够推开,就李世恒他们三个人,而且还有两个都受伤了,虽说是伤的不严重。

    不过这也大大的损耗了他们的战斗力,这不也就是相当于螳臂当车,不死也得伤吗?

    娄严青准备把那一瓶,已经早就开过瓶盖的白酒装进背包之中,可能是因为心里面,在思索这一些什么别的事情,显得有一些漫不经心的,一走神的那瓶白酒,就从娄严青的手里滑落了,直接就掉在了地上。

    那瓶白酒瓶子可是被摔的稀碎,这一摔三个人,本来都没有当一回事,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

    随着酒瓶摔落到地上,所发出的清脆响声,就好像是发出了什么紧急号令一般,不过在脑海中仔细的回想回想,可能是触碰到了什么机关。

    就看到整个墓室产生了,剧烈的摇晃程度,其震惊的场面,仅次于更是不亚于地震,整个地面在不断的摇晃着,李世恒更是以为这个地宫要倒塌了呢。

    如果要是地宫真的倒塌了的话,他们三个可就,真的是属于在劫难逃了,现在他们三个人的内心,都在不断的和这个墓室一样,在使劲的动摇这,这使得他们几个人心惶惶的。

    可是在这之后,李世恒他们逐渐发现,那个敞开的地宫石门竟然在慢慢的闭合,而那个已经闭合的墓门,正在逐渐悄然的慢慢打开。

    李世恒见状不对,随即就大喊了一声,就让娄严青和阿礼和他一起跑,可是因为李世恒中的毒比较深,虽然是已经口服了解药,但是这个毒镖的毒性比较大。

    跑了一会的工夫,别看离着门口没有多长的距离,可是李世恒就是,再也坚持不下去了,而且还是累的气喘吁吁的。

    从这里就能看出来,他的身体现在是非常的虚弱,而且还是在这么一个,环境十分不好的地方,就更不用说是,用最快的速度来恢复身体了。

    娄严青的身体也就比他强,那么一丢丢的,不过还是不至于,突然就昏倒呢,本来还想着在原地,缓上一点时间呢,可是没听过有那么一句话吗?

    那句话就叫做: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就在他们刚刚停下来的空隙时间,那个巨门以非常,不紧不慢的速度,慢慢的进行闭合,终于那扇大门终于给关上了。

    李世恒也知道,刚刚极有可能,是娄严青误打误撞的启动了机关,才导致这个石头巨门开始往中间闭合。

    这下可好了,现在就连巨门的机关按钮,到底是在哪个地方,还都是满头的雾水,更不用提起来,到底应该怎么办了。

    不过有那么一句话说的比较好,上帝为你关闭了一扇门,就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即使现在那个石门触动机关,已经被紧紧的关闭了,可是在他们的身后,有缓缓地打开了另一扇石门,虽然并不能知道,这一扇石门到底会通向何方。

    可是既然老天,还给你留下来了,一条可以生存的活路,你就应该把那条路走下去,不管前方是否会布满,任何的荆棘障碍,都应该继续接着,勇往直前的走下去。

    其实换做要是那扇门会通向地狱,你还会继续前往吗?或许面对后面这扇已经为他们打开的门,到底是一条可以保命的活路,还是一条永无安日的一条死路。

    反正不管是一条死路还是活路,都得需要李世恒,他们一起去寻找踪迹,不管怎么说,他们也算是发现了,一点点的蛛丝马迹。

    虽然说不是很多,但是也离着他们,继续寻找孟天的这条道路,越来越不在继续,遥远而不可及了。

    阿礼看到此时此刻的这个场景,就立马灰心丧气的,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像从阿礼的那张脸上。

    看到了什么一样,看到的好像是,失望落魄的神情,看起来真的有那么一丢丢的可怜。

    李世恒也注意到了,可是已经到了现在,自己又该怪罪谁呢,毕竟这个事情他也不是小事。

    要是就只怪罪,娄严青的一不小心,有可能就不注意的,一个小小的动作。

    娄严青就算是承认自己的过错,有能起到什么样的效果,还有就是,承认了之后又不能百分百,确定以及肯定的,把他们全部给安全的带出去。

    可以看的出来,娄严青也有一些小伤心,从来没有想到过,这次的事态,竟然会变得这么严重。

    不过既然事情都已经到,这么一个份上了,说什么都没有什么用了,说多了的话,也将会是于事无补罢了。

    李世恒看到他们两个都不出声,而且还一直都是那么,一副别人好像已经都欠了他,好多钱似的模样。

    这要是旁人仔细看看,娄严青和阿礼这两个人的神情,肯定是会忍不住,挥起来自己的大拳头来揍他。

    都不说话的这个气氛,就别提有多尴尬了,尴尬的李世恒感到,越来越感觉体虚无力了,大家也都别误会,体虚无力并不是肾虚啊。

    千万都别想歪了,好了开个玩笑,缓解缓解刚才很尴尬的气氛,马上就立马言归正传。

    李世恒说:“你们两个可千万别给我,在这里整这死出,正所谓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你们这样猪的队友,咱们应该继续团结下去,即使遇到更多的牛鬼蛇神其实也是不用惧怕的,毕竟人心齐,就可以如战神一样所向披靡,然后可以风光的凯旋而归。”

    别看李世恒在这里墨迹了这么半天,可是谁能够成想,这两个货竟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继续不为所动。

    李世恒说:“娄严青、阿礼,你们还想完成你们心中的任务吗?阿礼还想不想,尽快找到二少爷孟天,然后让孟老爷早日把悬着的心,慢慢的给放下来,娄严青还想不想找到那把神仙剑和长生不老药,那不正是你们各自都梦寐以求的吗?”

    阿礼开始只点了点头,并没有继续做出什么声音上的回复。

    李世恒给娄严青一顿数落,数落的他,都有一些脸开始发红了,而且红的还和猴屁股那样似的。

    娄严青说:“我刚才听到那酒瓶子摔在地上,所发出的声音,好像就是从这些碎瓶子渣底下,所发出来的。我想可能开启石门的秘密机关,应该肯定就在这个的下面,一开始以为听错了,现在在仔细的回想回想,我说的还真就一点没有错。”

    李世恒知道他是还想着,继续试试那个机关到底在那个地方,可是这样做的话,实在是太过于危险,所以才导致造成,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他就想再继续数落他一顿的,如果要是还触碰了,和上次那样一样的毒镖机关,那有每次都中毒都有解药的时候啊,那样未免也想的太美了吧。

    如果那个时候,自己那天的运气正好有一些点背,而且再继续触碰了很可怕的机关,像是毒箭那样的机关。

    就继续乖乖的等着,突然嗖的一声,被毒箭射翻倒在地上,要是真的这样,就怕之后会变得和强弩之末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