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石棺周围再次发生巨响
    娄严青在一边偷偷的,看了看阿礼的表情,他脸上的神情显现的,都是十分的坚定,李世恒现在则是一句话都不说,保持着异常镇定自若的冷静。

    娄严青直到现在,好像渐渐的便知道了,李世恒和阿礼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次是娄严青,答应他们肯定是会找到孟天的。

    可是从刚才直到现在,水源都已经快要断了的时候,就连孟天的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给找见,现在如果不马上,找到地下河的话,就肯定会渴死在这个古墓之中了。

    娄严青也感到了很踌躇,现在可还没有找到所要找的东西,如果要是一不小心,死在了这古墓之中,到时候可真的是死于非命了。

    别说对不起自己了,就会接连着把李世恒和阿礼,这两条鲜活的人命,会全部都给搭进去,还有一个也是,对于娄严青来说比较重要的。

    如果要是这次自己,没有活蹦乱跳的回到搬山门,那么到时候,因为群龙无首,搬山门内部就会造成不稳定,也是必定会造成更大的骚乱。

    娄严青也是知道,现在搬山门的各位长老,都是对其有着很大的意见,自从自己登上掌门的那一天开始,长老们都开始各自虎视眈眈,而且还觉得娄严青只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

    当年他爹还是搬山门掌门的时候,办起事情来那可是雷厉风行的,虽然有时候也会不公,但是那是偶尔失误造成的。

    他还活着的时候,这几个长老从来不敢说一个不字,都老老实实的,乖乖的夹着尾巴做人。

    现在他已经死了,按照老规矩,老子是掌门的话,在老子死后会把,位置自动传给儿子,就这样娄严青就坐上了这个位置。

    可是即便是这样,他一开始还是,天真无邪的以为,他会在这个掌门的位置上,安安稳稳的坐下去,可是他却是想错了。

    在他刚刚当上掌门不久,这些个老家伙就开始和他倚老卖老,他本想着极力的讨好他们,可是这几个老家伙,好像是根本就一点都没有,把他给当一回事。

    这个新掌门,在他们的眼中,只不过是一个小屁孩罢了,相当于是搬山门的一个摆设,实际最大的操控权,就是在他们的手里面。

    当年他的父亲虽然比较厉害,但是也没有想到,会在自己死后,这些平日里看似是,一副软弱无能的可欺模样,可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

    这些老家伙,终于在他死了后,一个个现在本来的面目,全部都给露出来了,像饿狼一样,满脸都是面目狰狞的模样,以前从未有过的,到现在还是终于发生了。

    其实当年他就怀疑,自己父亲的死因,父亲的身手那么好,怎么会就这么容易,就死在了古墓之中,想必这里面肯定是另有隐情。

    不过根据娄严青,这么些年不断的暗中慢慢调查,终于最后知道了,当年和父亲曾经打赌的,就是现在搬山门的,这些个长老。

    而且他们一个个的,离着娄严青他爹,肯定还差着一段时间呢,娄严青他爹也是,一个十足的练家子,当年曾经和一位武学大师,学过一段时间的武功,也可以算是他的一个徒弟。

    不过这个武学大师,这一生也可以说是,能够称得上是一段传奇了,这个武学大师比较厉害,曾经的名号也是非常的响亮,曾经的日本武士道的高手,还曾经向他发出来了挑战。

    这个武学大师,本来是想不战的,因为这小鬼子,他善于使用这各种诡计,很多的计谋都是会把人,给还得遍体凌伤防不胜防的。

    可是就在他拒绝挑战的时候,那个领头的日本浪人,就开始对他,采用这疯狂的挑衅,说中国人就是东亚病夫,而且还都是一群,生下来就是以后任人宰割的主。

    不管怎么样,任何一个人,辱骂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当然是不能饶恕的,最后这个大师答应了他的请求,并且还相互之间,全部都签订了生死契。

    就在那一天的时候,还是发生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悲剧,这也是让很多的人,都没有想到的,一开始原来是日本人,偷偷的在他的水里面,下了一种无色无味,杀人于无形之中的毒药。

    开打的时候,大师根本就用不上,自己的力气,他也觉得很不对劲,可是在对方的拳脚相加之下,自己又不能不进行躲闪和防御,这就给他带来了很大很大的压力。

    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占据到,什么有利于自己的优势地位,再加上随着自己的不断剧烈运动,这些毒素也正在开始不断的加紧运转,慢慢的还是发作了。

    不过这个武学大师还是被,那个十分嚣张狂妄的日本浪人,使用重拳给打死在了擂台上,因为那个时候的中国人,大部分还都是,软弱可欺的那种。

    即使自己的同胞被日本人,下毒手害死了,可是他们依然不敢站出来说一句话,因为他们怕死,而且还是最怕死了之后,会变成像这个不怕死的,武学大师那样。

    这件事情娄严青也是,在之后才得知的,因为当初的日本浪人是真的十分狂傲,还掺杂这一些,目中无人的眼光,总而言之,就是差一点,就会用脚趾头看人了。

    娄严青当初,是真的比较生气,当初的他比现在,还要更加的气血方刚呢,他是打算派搬山门的门人,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都给查清楚。

    而且还嘱咐了自己的门人,此次派给他们的任务,再给重新加上一条,一定要把那个害死大师的。

    一个名字叫做松井的日本浪人,还有一定要记住,之后要把事情,全部都要处理的,不留一丝丝的痕迹。

    可是这次事情之后,又来了一个很大的麻烦,那麻烦就是几位长老了,一天清晨的大早起,几位长老就十分的,兴师动众的找到这里来了。

    原来派人杀日本浪人的事情,他们现在已经知道了,娄严青也看出来了,现在他们跑来。

    而且还是如此的兴师动众,难道莫不是,偷偷的趁着这个机会,就便慢慢的逼着自己就范。

    这次娄严青也不想,再继续退让和躲避了,就用手掌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然后霸气的。

    让他们滚了出去,还说出来了,老子是掌门做一点小事情,还需要你们管吗?那样霸气的语言。

    娄严青要是这样做的话,多少都会让那些老家伙,感到有那么一些的吃惊,如果还不是马上就,开始奋起反抗的话,想必那些老家伙。

    也还是会以为,他娄严青只是案板上的肉,只能慢慢的等着别人的蚕食了,哎呦!只是这么随便的想想,就是光能出来一身的鸡皮疙瘩。

    娄严青的心里面,现在还只是,不停的在打鼓,他现在都还只是,依然还是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现在如果马上就冲出去的话。

    肯定是当然未免有一些,感到是非常非常的欠妥当罢了,但是李世恒所说的,也是十分很有道理的,这古墓里的东西,有着很多的宝物。

    有很多很多价值连城的东西,可是要是没有水源的话,他们就算能得到那些宝物,也都是无法把他们给带出去的。

    最后不免的会为别人做了嫁衣,这样的话,就会感觉到有点很亏了的样子。

    李世恒说:“这里看起来根本就不是主墓室,想必我们看到的这,只不过是古墓区区的一点,有可能只不过是,区区的冰山一角而已吧,我们还是应该出去闯一闯,因为咱们三个人,手里面都有着枪支和弹药。”

    娄严青听着李世恒这么一说,也有点好像是被,下了什么**咒一般,不由得感觉到有一点心动。

    娄严青说:“你说的也不是一点不无道理,那好吧,咱们现在也是别无选择,只能先是走一步算一步吧,如果不会再遇到什么怪事的话,那更加的好,就怕是如果会遇到难缠的恶鬼,也不要想那么多了,反正我们手里面的装备也不算少,遇到什么妖魔鬼怪的,都可以放宽心和它磕一下子!”

    李世恒之后又拍了拍,娄严青的那个肩膀,好像是想让他多振作一点,千万别这么快就立马泄气,然后从背包里面,又拿出来了一把手电筒。

    打开手电筒就立马,对准了前方的道路,然后示意着他们,自己会拿着手电筒和十分锋利的武器,先行走在前面负责这打头阵。

    他们四个人小心翼翼的,就好像是怕踩到似的,就步履蹒跚的往石门那边,慢慢的走了过去。

    李世恒在第一走着,自己也倒过很多的斗,所以倒斗对于他来说的话,其实并不是非常的害怕,只是有时候,经常会不自觉,觉得有点十分的紧张,身上又不断的冒着汗水,这些汗水都出不去,捂在了衣服里面,都是一股股的臭汗味,可以说比什么都难受,就如生不如死的那样难受。

    就在他们几个几乎能马上还有几步的工夫,就可以马上就到达石门的哪里了,四周围都是漆黑一片,黑暗笼罩着一切东西。

    只能慢慢的依靠着手电筒,带来的那一丝丝的光芒,指引着他们慢慢的在黑暗之中前行,突然发生了一阵巨响,那阵巨响他们三个都听到了。

    而且还听的明明白白的,声音又是从石棺哪里穿出来的,李世恒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上,几乎都要准备开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