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诡异的黑影是恶鬼
    这就让李世恒他们几个猜想不到什么了,这是很奇怪的,要是说实话的话,李世恒就深有感悟,虽然这样想的话,自己就有一些想的比较多了,可是有那么一句话没听到过吗?叫做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却不可无的,一种刚刚突如其来的想法,正在李世恒的脑海中游荡,李世恒虽然毒劲并没有完全消除,但是自己的行为意识,都是会感觉很灵敏的,他心里觉得,难不成,就是刚才的那阵诡异的声响。

    其实就是从这个里面传出来的,如果要是不是的话,还是有可能是石棺里面的东西,这可就太诡异了,如果这石棺里的东西,偷偷的跑了出来,其实这也是说不定的,谁也不敢保证那石棺里面,到底有没有藏着的脏东西,说不定藏得是一只恶鬼也是说不定的啊。

    可是随机李世恒,又摇了摇自己的头,用手攥成了包子大的拳头,使劲的敲打着自己的头部,看来是自己好像觉得,哪里有一些不对劲了,如果要是这石棺里面,有一些可怕的东西,不管怎么说的话,那个石棺也有两张符咒镇压这,应该不会从里面,有什么脏东西给跑出来啊,难道说是那两张灵符,突然间就失去了,本身所拥有的灵力,然后才让里面的东西有机可乘了。

    要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刚才引领他们到这里的,应该是一个什么人,不!要是确切的说,那个黑色人影就应该不是人,如果要是人的话,那也是一个盗墓贼,可是斗里面还能遇到同行,这种几率也就是应该和被雷劈的几率,其实是一样差不多大的,由此就应该可以差不多确定,虽然现在还是丝毫都搞不清楚。

    那个黑色的人影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从猜测的角度来看的话,反之这个人影肯定不是一个什么好东西,虽然应该不是个好东西,但是一直都到现在了,也没有丝毫对他们发动一些进攻,到底是有什么用意。

    难道是把他们给引领到这里之后,先让我们在这里待上一阵子,之后便出其不意,再出手干掉李世恒他们,让他们三个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要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李世恒他们三个,可能就会真的是会死不瞑目了,反正一定会很惨的,不仅如此,他们三个死在了这个恐怖不堪的神仙墓,当然也算是客死他乡了。

    有谁不想好好的活着啊,大家都想好好的活下去,因为谁都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死很容易但是也会很痛苦,虽然活着也是十分的不容易,但是活着所受到的艰辛,和这些相比也远远不值一提的。

    李世恒其实自从来都报了决心了,纵使这个古墓之中,有什么样的妖魔鬼怪,也要使劲和他斗上一斗,反正不能够什么也不去做,就乖乖的一直在原地慢慢地等死,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么又会和自暴自弃有什么样的差别,所以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能轻言放弃,坚持下去还会有成功的机会,如果就这么突然放弃了,丧失了自己本来拥有的,非常高昂的斗志,然后就会导致他接下来的灭亡,换成天上的天王老子来了,也是肯会一点用处也都没有。

    其实李世恒他们三个人的心里面,都是各自有各自的小算盘,而且还是一直在自己的心里面不停地盘算着,不过在表面上其实根本就一点也看不出来,不过换到每个人自己的心里面,好好仔细的琢磨和想想,有谁会真正傻了吧唧的,把自己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会大义凌然的告诉别人,如果心里面没有去想坏的事情,那么你或许会选择如实的告诉他。

    可是当你心里面并不是这样的话,自己的内心将会不由得感到颤抖,既然那么已经感到非常的颤抖了,那肯定就是会造成一个反应,那就是会说谎,这样的话就会彼此互相说谎,这样的人也是,丝毫一点都不值得信任的。

    其实就是在这个紧张的生死关头上,大家都是不应该内讧的,如果要是人心不齐的话,就会出更加大的乱子,如果要是真的这样,不免的会让那些脏东西,给偷偷的钻了空子,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定三个人还会,全部都傻不拉几的争论不休呢,娄严青虽然现在是搬山门的新一代掌门人,可是他也是太过于年轻了,不管是从生活阅历和为人处世上,都不算是特别的圆滑,当然了,也更加的不如那些搬山门的,个个长老都是有这很深的心机。

    其实咱们要是直接说的不好听一些,娄严青他也就只能算是一个纨绔子弟,在以前的时候,他爹爹还活着的时候,他肯定是只会吃喝玩乐样样俱全,吃喝赌这三样可也就是占全了,相比可能会有人感到疑惑了,这吃喝赌才三样,应该还差一个嫖呢,当然了你们还都别给想歪了,娄严青当初虽然是有很多的不良嗜好,可是有这两样东西,他还真的是没有给沾上,那就是抽大烟和嫖娼。

    娄严青一直认为抽大烟根本就不能缓解自身的压力,可是偏偏有人不信这个邪乎,偏偏是花了大价钱去买大烟膏,那些人可也真的好像是魔怔了,一个个的全部都是迷恋上了大烟,就算班不上了、老婆孩子也不管了、不吃饭和不喝水了,也要抽上那一口大烟,好像抽上一口就会很舒服很享受,如果要是长期的吸食大烟,会导致人变得面黄肌瘦,而且还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其实那样的话,也就如同一个废人一般,也就是一具可怜的行尸走肉罢了。

    再来说说阿礼这个人,阿礼这个人看上去虽然很胆小,但是他的护主之心很强,虽然孟天也是时常的会不停地使唤他,但是他还是一直任劳任怨的,因为在他的心里面,他就是一个区区的仆人,仆人没有反驳主人的理由,有的只是默默地遵循主人的命令,所以这次来,也是势必要找到孟天的,他知道古墓之中会很危险的,但是还是毅然的选择和他们下墓,他并不是想要和孟天表忠心,其实他也大可躲得远远地。

    因为孟天这次突然失踪,也丝毫的和他没有着一丁点的关系,但是他还是没有这么做,这能怎么说,可以说明阿礼和孟天的感情很深,很多人在酒桌子上喝酒,都流传着那么一句话,这句话就叫做,感情深一口闷,那是因为孟天他们两个的,感情也是根深蒂固的,肯定是任何人都不能撼动的,这句话说的是很正确的。

    再说说李世恒这个人,他的武功高强,是一个十足的练家子,这个也就是不用总说了,他是孟家老爷孟津海的贴身保镖,也能算的上是孟家武功最高强的人了,至少就只在孟家,就没有人会敢那么轻易地动他,因为动了半天,也是打不过他的,他的目的和阿礼是一样的,要是迟迟的一直还找不到孟天,他们就会一直不会放弃的,如果要是这么快的话就放弃,可就真的是太一点的不尽人意了。

    李世恒向前看了看,又自己好好的舒展了舒展自己的手臂,然后李世恒又看了看旁边站着的阿礼,阿里不知道是怎么了,不过看起来好像是有那么一些不对劲,也看不出他到底究竟是紧张还是害怕,李世恒见状只好把,他自己的想法全部给说了出来,不过还别说别的,这仔细一听的话还真的有点道理。

    阿礼听了之后不由得,用鼻子连忙吸了几口凉气,说道:“你这一说还真有点害怕了,我刚才也觉得,这个地方怎么这么阴森森的,一会如火炉一会如雪地的,简直就向是在冰块里面待着一样,那可真叫一个寒冷无比啊。”

    李世恒也感到那是十分的无奈,可是又能继续怎么办呢,李世恒不由得继续心里苦笑着,娄严青觉得李世恒好像突然变得,怎么越来越是莫名其妙的样子,接着又继续说道:“既然咱们都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咱们也别一直杵在这里了,不管怎么着也要过去看看,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牛鬼蛇神正在里面等着我们。

    那个诡异的黑色人影,到底是怀揣着一些什么样的目的,反正什么都不要管,要是真的在里面遇到了什么活物,也别管那么多了,反正你不侵犯人家,人家也得侵犯你,倒还是不如奋起反抗,遇到活物也别稍作迟疑,抬头上去就是给它一枪,让它好好品尝品尝,枪子的滋味吧,肯定它是不能好受了,可能会造成不死也残的情况。”

    娄严青一开始还不相信,但是他马上就想了起来,问道:“你是说,那个黑影就有可能是一个面目狰狞的恶鬼?”

    李世恒在这么恐怖的地方,也不知道是应该怎么样开口,他问完便点了点头,又仔细看了看这的附近边缘,发现那两个石兽,在它们的口中好像有一个大洞,那些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血液的水,就垂直子从那个洞里一直延伸到下面,而且看那个样子,好像是曾经这些个液体似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停过,此时此刻的这情景,就好像是野兽猎杀小动物一样,那两个石兽的嘴边上都满是血迹,就好像是吃过什么恶心的东西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