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土质的花香
    李世恒他们几个,就彼此互相之间,默默的相互对视了一番,示意着大家伙,到底要不要,应该先打开这扇铁门,因为长久以来压抑在心中的,满满的好奇心,已经就要快压制不住了。

    李世恒刚刚要开口说一些什么,可是就被娄严青,突然的一个小动作,就给打断了自己的思绪,李世恒本来是有一些,感到娄严青这样做,只有一些很不满的情绪。

    可是娄严青就是这么一说,他也是一点都没在意,李世恒的丝毫感受,不过他也是,非常想要到里面去看一看的,毕竟这样的机会他并不多。

    这次能遇到,而且还是在神仙墓之中,就等着李世恒和阿礼他们两个,同意并默许他们几个就能进去的。

    娄严青说:“一般的这个古墓之中,是不会随意的,在这个墓门之上锁上锁头的,而且这个古墓之中,有可能会继续,藏有着什么东西,很是比较秘密的事情,自从我们从刚进来开始。

    又是非常莫名其妙的,来到了那个放有石棺的墓室,我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暗处正在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因为怕你们会比较害怕,我才便是没有和你说。”

    李世恒听他这么一说,就一下子开始变得比较认真起来了,然后蹲了下来,开始摸了摸地上,有那么一点十分湿润的土地,然后又拿起了一小把土。

    然后就将那些土,先是捧到了鼻子跟前,然后也是仔细的问了问,先是仔细的闻了闻一小会儿,在一边闻的同时,李世恒的脸色也开始,越发变得越来越难看了。

    李世恒慢慢的从地上站起身子来,然后在左右来回转了有好几圈,都要马上把娄严青和阿礼,两个人都给转晕了,他还是在左右不停地站着。

    站了有那么一小会的工夫,李世恒又马上蹲了下来,然后往地上吐了一口痰,然后又把头转向身后,马上就开始盯着那一个。

    被别人到处刻着古文字的铁门,那个铁门别看是铁的,但是也经过了很大的腐烂腐蚀。

    李世恒说:“你们两个先别贸然的就行动,我感觉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原委,肯定是不会有我想的那么简单,之前咱们在那边,放着石棺的墓室之中。

    我就曾经闻了闻那里的土质气味,那里的土质气味是比较腥气的,是有着一种恶心的血腥味,那种气味很是难闻的,而刚才在闻得那一堆土,确是和他不一样的。”

    娄严青说:“哦!原来是这个样子啊,难怪我是会一点都不知道,那你闻到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味道,是不是平常土质,应该具有的气味,因为这里的阴气,明显是没有那个墓室大了。

    只不过是凶气比较大了而已,可是也不要以为现在到了这个地方,而是抱有非常侥幸的心理,因为毕竟这个地方,它也不是一个,什么所谓好东西的地方,其实实则暗流汹涌,还是在继续防不胜防的。”

    李世恒听着娄严青讲完之后,然后开始说道:“我要是说出来的话,你们两个可是,不要感到大惊小怪的,更是不要突然地,就开始马上,就随便的大喊大叫。

    其实第一次我在石棺的周围,开始闻土的时候,就已经是知道的了,那石棺周围的土的气味是血腥味道的,这次这块地方的土质,要比那块地方的土质是要好的多,简直应该说是好的太多了。”

    阿礼说:“李大哥,你这说了半天工夫,也没有切入到重点主题啊,说和没说都已经差不多了,你就直接快点讲吧,好马上就直接能,点明这其中的具体事情,你说我说的对不?”

    李世恒说:“就是你小子!你小子的心眼倒是挺多的,还好你并没有,什么坏心眼子,如果你要是有的话,我包括娄严青还有很多的人,肯定是会被你给,突然耍的一个团团转。

    不过你还别继续说,那个一捧土也就是再也没有了什么,而且还是没有了血腥的气味,可是这个的上面,还是有着一些什么别的气味,那种气味再也不是,什么恶心的血腥气味。

    只不过是一种香味罢了,更像是一种什么花香的味道,让人可以感到,什么花香四溢的感觉,这种感觉能让人,感到非常非常的奇特。”

    娄严青说:“什么?现在竟然马上突然,有了那种花香的气味,那真的是比较太奇怪了,不过我们还是,得马上找找这铁门的。

    附近到底是不是可能,会藏着什么关于,打开铁门的关键线索,或者是打开铁门的钥匙,没准有可能,是不是这样的了。”

    娄严青和阿礼,他们两个人听到李世恒这么一说,就开始变得是,越来越开始精细了,而且还是继续,越来越清晰那样了。

    自从李世恒刚刚说完以后,娄严青和阿礼他们两个,好像也都记在了,自己的心里描写情况,他们三个人在铁门的,周围四处仔细的寻找搜寻了一下。

    一开始也没有想着抱着,特别大特别大的满怀希望,因为希望越大的话,失望也会逐渐,变得越来越大的,想看看这个铁门的附近。

    到底是还会有着一些,什么奇怪的东西,还好并没有什么东西,要是如果有的话,简直就是太好了,而且的话,可是这一直都是来来去去的。

    也都足足折腾了,有了半天的工夫,足足半天的工夫时间,很长很长的时间,之后又是一个全新的,都找了那么好几遍,就差已经看不懂了。

    就连一个钥匙模样都没有看到,更是不要再提了,看样子可能就是,这个墓里面根本就,没有开门的东西,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他们所要寻找的,那把所谓的钥匙。

    娄严青说:他大爷的,我只不过是想,找到一把钥匙而已,然后还可以把这扇门给打开了,这就是何乐而不为啊,可是谁又是能够想到。

    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天有不测风云,夜有阴晴圆缺,所以说这一切,都应该说是一场梦吧。”

    李世恒说:“看来是我们分析的有误,所以才导致了这次的失败,其实这也不算是一场梦,凡事你都是要,稍微那样看开一点的。

    他每个人都是人生父母养的,不过你们要记住,我们不一样,因为十个手指头,全部伸出来了,也是不一定会是一般齐的。”

    娄严青听到他这么一说,就已经感到了,很不屑,并且也是露出来了,很不屑的神情似的,娄严青这次可是,十分的不甘心了。

    他听李世恒说,这两个相邻的地方,土质一点都不一样,而且他的那个想法,还算是比较很是前卫的,两个土质也是不一样的。

    那两种土质之间,一种散发着的是血腥味,而且另一种散发的则是花香的气味,这可就是让他仔细也想不出来的,为什么这两个地方,在这里都是彼此相邻的。

    娄严青打算用着手枪,把那个锁头给崩开了,这就往哪里走了过去,李世恒的脑筋,还是在不断的运转,还心里不断的想这,李世恒觉得很不妥当。

    李世恒就先是快跑了两步,一把就拉住了娄严青,拉住他之后便对他说:“这里的地方和别的地方是不一样的,切记是不一样的,这里面所要发生的一切。

    都有可能是一场勾当,也许是一场邪恶的阴谋,但绝对不是,一个什么好东西的,还是先不要碰了为好,也算是一条出路。”

    娄严青说道:“为什么不碰啊,如果我们,不去尝试尝试的话,总也不能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怕他个球啊,你还怕我突然,就被那铁门里的,邪恶恶魔给吃掉啊?”

    李世恒说道:“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别的,而是来寻找老神仙的神剑和不死药的,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我们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到关于孟天的一点踪影,就像他是突然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似的。

    我们可以进去看看,不过尽量还是能找到主墓室,然后就可以去看看了,我们现在就应该争分夺秒,千万别浪费每一滴水和浪费时间,不如快点完成正事才是最后的王道呢。”

    娄严青多少有那么一些理亏,不过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的,然后娄严青把那把手里拿着的手枪,终于装备好了子弹,他举起来了手枪,瞄准了那个边上的锁头,突然看了看李世恒,好像是还有话想要说。

    不过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好像刚刚到嘴边,自己马上就给忘记了,难道是得了健忘症,娄严青慢慢的叹了一口气,骂道:“我他妈的想说什么来着,怎么待了那么一会,就突然给忘记了呢?”

    李世恒说道:“你们说,这个铁门到底会是通向哪里,会不会有可能是通向外面啊?”

    娄严青看了看,那个刻着古文字的铁门,心中怦然一动,说不准还真的有这个可能呢。

    阿礼放了一个屁,这个屁还真的是有点臭,李世恒和娄严青他们两个都听到了,阿礼有点脸红,还有一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刚才放了一个屁发出的声音,看来是有点大了,而且还真的有点臭气熏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