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张沙受到鬼脸的惊吓
    他这样大声的一叫,他们就开始知道了,茅灵是在倒数第二走着的,茅灵最先反应了过来,发现孟天直直的盯着上面地方,一直是那样睁大了两个,明亮的眼睛看着那一块地方。

    孟天就一直以来,还是那样一直在原地不来动换的,茅灵一眼就看出了他不对劲,看上去肯定是有一些猫腻的,就立马告诉了茅一清他们。

    他们就到了哪里,他们虽然都已经来了,但是孟天还是那样,依旧是死死的盯着,张沙也往他看的那个地方,他也本来以为肯定会,看到一些什么东西呢。

    可是他也是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一点东西,他都是一点都没有看到的,这也是他丝毫一点,都没有一点好好的想到。

    茅灵看了看他这个样子,就开始问了问他的师傅,孟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好好的在他的身边慢慢的走着,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这样的一个摸样呢?

    其实这个事情就有一点不得而知了,茅一清就让茅灵等人,先将孟天慢慢的放在了,那一个比较平平坦坦的的地方,发现孟天好像是,一点知觉都已经没有了一样。

    不过这到底是个怎么样,目前也是丝毫都不得而知的,这就大概是走火入魔了一般吧,人要是走火入魔了,一般是在修习什么武功,修习到了这个忘我的地步。

    其实就已经要达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了,虽然这看起来是武侠小说里面的词汇,有可能在这里面所出现,可能多少会有那么一些,非常非常的不合适罢了。

    茅一清让弟子茅灵,好好的扶好孟天,自己用手扒开了孟天的眼皮,就开始看了看他的眼睛,看了看他的眼睛,又发现了孟天的印堂。

    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印堂发黑,总而言之来说的话,就有可能是中了邪了,看到了什么不该看见的脏东西了,茅一清他还会号脉的方法。

    茅一清仔细用心的号了号,孟天的脉搏脉象,可是号着号着就发现了,有些不对劲啊,茅一清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眉头已经开始。

    慢慢的开始紧锁了起来,开他的那个表情,这件事情还是远远,没有他们想的那样简单,好像看起来应该是,非常非常地复杂的。

    茅一清站了起来,还是那样摸着自己的小八字胡,然后就是非常,不紧不慢的说道,他这应该是中了邪了,着了什么东西的歪魔邪道。

    肯定是刚才没有跟紧我们的步伐,看到了一些什么,不该看到的一些脏东西,现在他的印堂,也开始急剧变黑的速度增快。

    这就应该是和中毒差不多的样子,现在孟天的嘴唇和眼角,也开始逐渐慢慢的变黑了。

    脉象异常的紊乱不停,现在茅灵立马烧一个灵符,用水冲服给孟天喝下去,他就有可能会好起来了,这可以起到非常驱邪的作用。

    肯定是对他会有很好很好的好处的,茅灵开始点了头,他好像是已经懂了一样,就准备去给他烧好灵符,给孟天他抓紧先喝下去。

    要不总是一直,这样下去的话,长久一直下去的话,就有可能会危急他的那条性命,如果要是真到了那个时候,可是真的要后悔莫及了。

    而且还是得搭上,他的这一条小命的,要是真的这样的话,任凭谁的心里面,总是会一直都是保持安定呢,他就知道,他的心里面不会不安吗?

    茅灵说:“师傅,一会的时候该开始怎么办呢?就是这个灵符应该用什么东西,给他进行冲服呢,这个是他现在就应该要喝的,可是没有家伙啊。”

    茅一清说:“茅灵啊!你说你是不是有那么一些傻啊,你连这点小事情,都要这样仔细的问师傅,你可真的是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啊,你不是有水壶吗?就用水壶给他进行冲服灵符就好了。”

    茅灵摸了摸自己的大头,听到师傅这么说自己,不管怎么说,也都会有一些很不好意思的,但是他还是遵守师傅对他的吩咐。

    然后就已经开始准备灵符和水,他把灵符烧成灰之后,和睡掺和到一起,他就开始把这两个东西,给慢慢的融合到了一起。

    然后弄好之后,就把孟天的头给慢慢的扶了起来,扶了起来之后就开始给他,慢慢的往他的嘴里面,慢慢的送食这哪个灵符水。

    喂完了灵符水之后就行了,慢慢的轻手轻脚的,把孟天给放下来了,让他那样平躺的好好待着,但愿那个符咒,能对他有很好很好的帮助。

    别整了那么半天,就连一丁点的用处,都丝毫的没有一点的用处,要是如果是那样的话,可就真的是会,找一些没有用地事情的。

    那就是因为,半路上突然出了,这么一档子的古怪事情,张沙也赶紧停止了继续前进,第一他是因为孟天中邪的缘故,才会是这个样子的。

    中邪了可不是一个好事,有可能是撞见了鬼,要是比较严重的就是,需要做一场法事这样的事情,才有可能能够,是慢慢的化解的。

    就是可以慢慢化解的,听着是比较容易的,不就是应该做一场法事,就可以轻易的化解,其实这还是要是看看,这个做法人的道行。

    应该是高是浅的,从法事的效果上,其实是可以看出来的,法师的道行到底高不高的。

    因为总不能轻易的,把孟天给扔了下来,如果要是会这样的话,未必会显得,太过于不厚道了,张沙心里面想着,自己是肯定不能,也不会这么做的。

    他们前进的那几个人,都是站在一旁待着,脸色也是一脸的严肃,全部都不说话,紧张的看着地上,正在昏迷不醒的孟天。

    他们几个现在也是非常的着急,现在肯定是有可能,打消他们现在的士气,士气肯定是不如,刚才那样那么的高涨了,这样肯定是很影响他们。

    盗墓的行事速度,也肯定是会因此,从而变得越来越低沉的,别以为低沉的话,就会再也没有别的事情了,如果要是真的那样的话。

    就和一个大傻子二百五,也是丝毫没有这里面,任何的一点点的区别,毕竟张沙的那五个大头兵,当然也是包括医疗兵苗林他在内的,也都是算在了那个的其中了。

    别人还不说,他们五个现在都有那么一些的,都是满肚子的人心惶惶的,一开始他们也知道,这千年古墓里面,多少都会有一些脏东西的。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就是,这里的脏东西,第一次就全部让孟天给遇上了,要是这么一说的话,孟天可就真的是有些点背了,别人都没有遇到这些东西呢。

    他还遇到了一次,一个比较呲嘴獠牙的怪物,不过那个怪物倒是,倒是没有对他进行攻击。

    而这次又是遇到了一次别的脏东西,这次肯定是真的,足够是不幸的了,因为也都让他给遇上了。

    他们地那些人,也是包括张沙的,全部把刚才的注意力,也都是全部集中在,那个通道前方的道路之上,也是丝毫没有仔细的好好看着孟天。

    因为大家都是在以为,肯定是不会出一些什么事情呢,可谁能成想到,原本最来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在这个时候,依然进行和发生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也是发现了,有什么地方好像是,有那么一些的不对劲,张沙好像是在自己的耳边,听到了吧嗒吧嗒的声音。

    不免的从心里面,就开始翻起来了糊涂,他听到了有很多奇怪的事情,张沙自己也是不免会,感到无时无刻的,在自己的心里面,不停的犯着自己,所被迷惑的糊涂。

    张沙他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慢慢的顺着声音的地方,慢慢的走了过去,就是希望顺着声源的地方,能够快一些的找到发出声音的地方。

    张沙也就只不过是,走到了那个孟天中邪的地方,就看到了正在不断,慢慢滴落的液体,张沙伸出了自己的手,然后就看到了那个,红黑色的液体慢慢的,滴落在了他的手掌之上了。

    他把滴落上液体的手掌,慢慢的凑近了,自己的鼻子边上面,又是仔细的闻了闻,那上面所传出来的味道,就是这样轻轻的一闻,可还算是不必要紧的呢。

    最过于要紧的便是,他已经闻到了,自己这辈子最最不想要,听到的一种味道,甚至让很多人,都会听到的话,包括听完之后,也都会表现的非常嗤之以鼻。

    或许大家也是应该知道的,知道我所说的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会让张沙对此件事情,如此的嗤之以鼻。

    甚至仔细的想想的话,还是会有非常非常恐怖的,这个东西张沙闻到之后,就立马知道了,这到底应该是一个什么东西,原来是血液,好像是人的人血一样。

    你别看这样一说,就已经感觉到了,非常非常的阴森恐怖,那种恐怖的紧凑感,也全都可以用紧凑感,稍微加以形容的,毕竟这个可也是不争的事实了。

    张沙慢慢的抬起来了自己都是头,往自己的头顶看去,这个就是孟天中邪的时候,死死的盯着的地方,这一看可不要紧的,一看可就是给你猛的吓了一大跳。

    那分明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脸啊,而且还是,面露凶相的哪一种,从那张脸皮中的眼睛,和各个模糊的五官七窍之中,全部都流出来了,黑红色的血液。

    张沙看到之后,也是已经被吓坏了,为什么刚才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却在现在的时候,急急忙忙的赶快,往后退了有足足的好几步。

    被吓得也往后重重地摔了一个大屁股,最后一下子脑袋重重地,磕到了地上,造成了脑袋一阵迷糊,张沙就在迷迷糊糊之中,逐渐慢慢的晕死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