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张沙被邪灵给附身
    等到张沙他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时候了,不过当自己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头很痛,哪一种痛苦可真的是,很是刻苦铭心的,他摸了摸自己的头,然后就感觉到了,更加剧烈的疼痛,摸了摸自己的头,自己的头是很痛的,在摸了摸自己头的同时,就发现了自己的头上面,已经包扎了一层又一层的绷带,茅一清他们都在一旁的边上,仔细的看着张沙的一举一动。

    张沙不知道怎么样了,竟然是遇到了非常惊讶的表情,好像是根本不认识他一样似的,这可就让茅一清,和他手下的几个大兵,都是丈二和尚一样的,丝毫都一点摸不着头脑了,他们几个我看看你,你看看我,都觉得彼此之间,好像是特别的陌生一样,就好像是长久以来,都没有见过一次的陌生人,茅灵看了看张沙这个样子,也觉得是很奇怪的,然后就低头轻声的说到,难道张沙是看到了什么东西。

    从而才导致受了什么样的刺激,所以才是导致了,他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看样子好像就是,已经失忆了哪一个样子似的,是不是刚才碰到了什么地方,所以才是会变成了,这个奇怪的模样,这也不过是茅灵所说过的,一面之词,究竟到底是因为什么,这边上的人,也都是无法肯定以及确定的,要是这样的话,可就真的是会让,别人所绞尽脑汁的。

    旁边的那一个茅一清,他其实都已经很是迷茫了,他知道这墓里面的,脏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如果要是这样的话,也是可以丝毫不差的,慢慢的一一对应着,他们在古墓之中遇到的,各种各样离奇古怪的邪乎事情,他也在仔仔细细的,前后对应的慢慢思考着,难道真的让茅灵这个小家伙,给瞎猫碰上死耗子,真的给说对了,张沙他真的是因为磕碰到了脑袋,从而导致了失忆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张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突然地捂着自己的脑袋,开始嚎啕大哭起来,这可真的把,茅一清他们给吓坏了,这好好的一个人,刚才还是好好的一个样子,就过去了这么一小会儿的时间,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的了,如果是因为看到了脏东西,受到了很大的恐惧惊吓,也是可以慢慢的理解的。

    可是让他很感到十分不解的是,那么张沙他到底是看到了,一些什么样的东西,所以才会变成了这个样子的,就是这么突然地,有一些让他们感到应接不暇,同时也感到了有那么一点的诧异,那种诧异也就是,让人能够不寒而栗的哪一种。

    张沙好像是因为头太痛,而且也是丝毫都,忍受不了这样的头痛,把自己的头活生生的,往地上用力的使劲撞,撞得劲道也是非常的大,而且撞了足足有,大概那么五六下子的样子,张沙埋头跪着趴向了地上,而且那个样子也是用的跪姿,大家看到这个样子,也都是没有人,敢去上手阻拦张沙,因为大家都看他,有一些异常的样子,要是他的身上真的有,一些什么样的邪灵的话,那可就真的是比较糟糕了。

    如果要是没有出什么大事情,那还算是好的,如果倘若真的是,出现了一些什么样的事情,就怕是丝毫都没有计划可以进行应对的,这个是大家,都表示是非常的难以应对的,要是如果他,真的是兽性大发了,估计也没有人可以镇的住他,毕竟他刚开始的时候,可是一个真真的土匪出身,而且也是接受了部队的训练的人,可以说也算是一个十足的练家子,也练成了一个比较强健的身板子。

    虽然他的岁数不算是特别老,但是他的岁数也是不算年轻的了,从前的时候,张沙他爹爹就是土匪头子,他娘就是他爹的压寨夫人,他娘的小模样长的很漂亮,很清秀也很是水灵的,别看是土匪窝子的压寨夫人,他娘和他爹的婚事,并不是他爹强行迎娶他娘的,他爹和他娘还是比较有感情的,而且感情也算是比较深厚的。

    张沙的爹爹,当年据说是被一个军阀给设计害死了,而且死的非常的惨,那个军阀也就是以他们,要诏安他爹的土匪兄弟为由,然后请他下山喝酒吃饭,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他爹思想还真的是挺天真的,他以为那个军阀,真的是来和他商量诏安的具体事宜的,没想到他只带了两三个兄弟,就匆匆火急火燎的下了山,他刚刚进了那个军阀的房间,就感到了很不对劲,他看到这个房间一个多余的护卫都没有,中间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那个军阀头子。

    而且他就已经坐在了桌子的座位上,这里有满桌子的好酒好菜的,反正总而言之来说,这里面都是一些好吃的,有很多都是他从来,都没有吃过的好东西,此时此刻他才知道自己中了圈套,那就是那个军阀头子,精心仔细设计的一个圈套,早就已经设计好了,就等着他这只耗子往里面钻呢,就是只不过他会真的是上套了,而且也是非常的精细,就是这样的事情,那个军阀头子根本就没有,给丝毫的一点理由,就下令把张沙他爹张桂宝,还有其余的三个土匪兄弟,全部在当场给处决了。

    在那个更加动荡的年代,有枪有炮才应该是王道的,这个大家都应该是知道的,这他吖的也是不用多说的,因为除了那个年代,甚至是任何一个时代,拥有了枪支炮弹才是最终的王道呢,因为你有枪有炮你才能是爷爷,如果要是什么样的东西都没有的话,那就应该狗屁也都一点不是。

    张沙他爹刚刚被那个军阀头子,处决的那一天,刚好是张沙的满月,他娘也知道他爹既然都已经死了,这个山寨也是没有一点,可以继续待下去的那个劲头了,在山寨里面有不少的人,都是非常的贪恋她的美色的,以前张沙他爹还活着的时候,他们多少只是只能敢在,自己的心里面琢磨琢磨和想想,现在张沙他爹都已经死了,他们有一些人的心,又开始变得非常躁动不安起来,因为那些人都是无时无刻不想霸占她,好好的尽情的享用她的美色和身体。

    也就是大概20年后的时间吧,张沙在哪个时候,也就早都已经长大成人了,以前发生的各种事情,他也都是全部都知道的,还有杀父之仇,这都是在他的心里面不断徘徊的,他娘则是希望张沙以后长大了,要做一个好人,最好只是做一个小老百姓,并且千万不要得罪一些人,因为仇人多了,对自己根本就没有,丝毫一丁点的好处,倒不如只做一个只吃五谷杂粮的一个小老百姓,因为这样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张沙并没有遵守他娘的愿望,即使是在他娘在临终的时候,也没有丝毫答应过她,并没有那么一丁点的动摇,不知道张沙到底,是不是长着一副铁石心肠,而且还是丝毫顽固不化的哪一种,就像是茅坑的石头,那是又臭又硬的,他最后还是加入了土匪的队伍,最后他也是找到了对的地方,终于在一个人的大力帮助下,才能够完全顺利的,把那一个当年杀害他爹的军阀头子,给杀死了并且大卸八块了,终于杀父之仇已经报了,张沙天上的爹娘也可以在黄泉之下,好好的安息了。

    张沙他可是生着一副钢筋铁骨,并且身子骨还是十分的硬朗,虽然现在不能和二三十岁的壮小伙,进行着相提并论了,可是他也是能好不费力气的,轻易的放到两个小伙子,从这一点来说的话,就可以看出张沙,当年也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一个好汉,也是绿林之中,一号响当当的人物了,可以用宝刀未老这个词,来仔细的形容张沙的英勇之躯了。

    就是在这个时候,张沙就慢慢的抬起了自己的头,在他把他的那张脸,慢慢的面向他们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还不说别的了,每个人的心里面,都已经开始慢慢的发毛了,而且还是哪一种,毛绒绒扎起人的那样的发毛,张沙的那一张脸,已经都变得是七窍流血了,很是阴森的恐怖,而且还咧嘴冲着他们在场的,所有的人慢慢的,而且还是十分得意的笑了笑,在场的所有人,就是除了茅一清以为,都他妈的已经全部都炸了。

    而且大家的腿都已经给吓软了,就差会等着会抽筋了,听着就是很可怕的,更不用说这可是,他们几个人的亲身经历了呢,看来真的是那个样子,那句话也是说的一点都不假,都全部是真的,而且也都是正确的。

    他们几个人也都是在原地的地方,站了足足有半天的时间,都是和张沙在一旁,不停止的一直在互相之间对峙着,他们几个都看着张沙这个人,而变得开始发愣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大家看着张沙的那一副,非常是凶神恶煞的模样,也都是丝毫也不敢轻易的上前。

    生怕转身就是一个不注意的话,他就有可能一下子扑到了他的身边,到那个时候想要赶快马上的逃脱,也都是已经丝毫的无济于事了,要是在说的明白一些,就是只有等死的那个份上了,说什么话都已经没有用了,就算是请大罗金仙来的话,也将是会造成无济于事的。

    茅一清也感到了,有着很大很大的压力,不过还是要时刻保持着,一颗非常冷静的头脑,先不论别的,保持着一颗冷静的头脑,那可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因为到危机的关头,很是有可能马上的救你一命的,让你不会轻易地死于非命之中,这样的话也是最好的了,茅一清的后脖颈和额头已经开始出汗了,看起来的话应该就是因为紧张所导致的,他也应该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了。

    就在这个时候,茅一清好像是打算说一些什么事情,之后便慢慢的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家注意了,这个神仙墓之中果然是非常的邪门啊,自从咱们刚才进墓以来,发生的怪事已经都很不少了,咱们面前的肯定已经不是张军爷本人了,不知道应该是什么妖魔鬼怪,竟然在刚才的时候,趁机就马上上了他的身体,咱们如果一直和他僵持下去的话,肯定对咱们非常的不利了,它的道行不算太高,不如咱们就应该是先发制人,从而达到有效的对付对付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