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张沙变得如蛇一样
    茅灵一听到自己的师傅茅一清这么说话,自己也是知道了,在张沙的身上,一定以及肯定是会有脏东西的,而且这个脏东西的动机目前不明,而现在就还是知道了,这个张沙的身上面,肯定应该是附着什么东西。

    而且那些东西,也都不是一些什么好的东西,因为如果要是好东西的话,那么他怎么会残害别人呢,说不定应该是这古墓之中所残留的冤魂,就是因为自己的心生冤死的不满,从而选择附身在了张沙的身上了。

    要是我说的话,他还真的是比较奇怪的,而且张沙现在是那么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一副模样,而且那副模样也是很让人感到害怕的样子,而且他好像对血液比较感兴趣的,他的脸上有着鲜血,他就用手蘸了蘸脸上的鲜血。

    然后就是用自己的右手扶着自己的左手,贪婪的舔食着鲜红的鲜血,而且还是在他们的一边,慢慢的看着他的样子,就别提到底是,有着多么的恐怖了,而且这个时候的张沙,还是慢慢的回过头来。

    慢慢的看着他们,对着他们几个人,诡异的那么笑了一笑,更加透露出诡异阴森的气氛,他的那诡异的一笑,是更加让人难以寻味的,就不要提他们几个了,就是你敢说他们几个,谁都还不是吓得一个面目难看的表情,而且谁又是能够保证自己的双腿,都还没有剧烈的颤抖呢。

    就是在这个时候,茅灵对着他的师傅茅一清,也是慢慢的轻声说道:“师傅!我看这个张军爷,好像还真的是有那么一些不对劲了,可真的是把我给吓坏了,就是真的没有想到,他还用舌头大口大口的,舔着那令人作呕的鲜血。

    而且还对着咱们笑,我再仔细的想想,那真的是比较细思极恐了,任谁要是见到这个场面,不得吓他一个心惊肉跳啊。

    师傅,你现在先好好的想一个好办法,问题是现在他还没有对咱们进行攻击,不过越是这样啊,你一定要好好的想出一个好办法来,然后好带着我们马上就可以脱身,最起码不用死在这里了,要是真的死在了这里,如果当鬼的话,当得肯定也得是一个孤魂野鬼了。”

    茅一清听到他的这个徒弟,这么半天的工夫,就说了一大堆狗屁的屁话,就是什么正题也都没有说上,真的是把他给气的气不打一处来,不过谁也都是不能怪的了,谁让自己倒了八辈子血霉呢,遇到了这样一个,傻了吧唧的白痴徒弟。

    不过自己的心里面,又仔细的琢磨了琢磨,这个徒弟吧,其实有他还是自己的累赘,如果要是没有的话,也会慢慢的开始想要收一个徒弟,不过仔换一句话说了,这个徒弟虽然不太好,师傅教给他的东西。

    他也都是很是不爱听的,虽然即便是这样了,但是这个茅灵还是比较善解人意的,总而言之说,他的这一点也是让茅一清很是满意的,而且满意程度也是相当的高了。

    说来说去的,而且还说了这么半天,共同只是阐述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有总比没有好,当然了看似像是一句玩笑话,但是他说的可还真的是认真的,也是没有一点的虚假成分,也可以是相比,他对自己的这一个,很是不争气的徒弟了吧。

    虽然这个徒弟可能是非常的不争气,但是好歹最最基本的茅山术,茅灵还是给学会了的,就算是说破了大天,他也就是先天的天赋不算太高,但是后天仔细努力的好好的学,也是可以做的非常好的。

    茅一清说:“你小子!真的是很不争气的,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

    茅灵说:“师傅!你先别再继续说我了,你看看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呢,张军爷真的好古怪。”

    茅一清顺着茅灵手指指向的地方,就慢慢的看了过去,这一看可真的是,有那么一些的奇怪,就看到了那个张沙,好像是手舞足蹈的样子,就好像是疯了那样,就和一个大疯子,其实是没有一点什么区别的。

    而且他还是从自己的身上,拔出了一把锋利的刀子,举起刀子就把自己的胳膊给划破了,拿把刀子可是很锋利的,就轻轻的一划的,他的那个里面就马上流出来了,比较殷红的鲜血。

    如果要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平常人的话,如果要是这么轻轻的,划到了一个什么地方,早就应该疼的呲牙咧嘴了,而且你看看张沙的那个样子,这那里是疼的模样,根本就是很享受这样的乐趣,而且还是呲着两个大板牙。

    就是那么慢慢的呲着牙,慢慢的那么笑着,这要是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事情的人,可以活生生的都给吓疯了,一开始谁敢说自己能接受自己,遇到的这样的事情。

    茅一清就自己径直的走了过去,茅灵因为害怕,就没有跟着师傅走过去,就在一旁慢慢的等待着他,走到了过去茅一清然后就看到了,这个时候的张沙,情绪也是十分的异常,用自己的鲜血在自己的地上。

    用自己的手指头,慢慢的划着大大的圈子,不一小会的工夫,那个血红色的大红圈,就已经开始,把他自己整整的给圈了起来,看似是十分的诡异,但是他还只是哪一个样子,看似他很疯癫的模样。

    但是他还是在偶尔的时候,就突然露出自己,那十分狡猾的模样,而且更加奇怪的样子就是,那就是他会时不时的吐出自己的舌头,然后就发出嘶嘶的声音,看哪个样子,就应该是一个活脱脱的一条蛇的样子。

    茅一清是越发的,越来越觉得奇怪,他的心里卖弄也是知道的,这件事情并没有他所想的有那么的简单,只不过是自己想的比较太过于片面了,才会变成了这样的模样,茅一清身上的每一根神经。

    都是并没有轻易放松起来的,他就想着赶快好好的观察观察,这周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详细情况,他就慢慢的走了过去,然后就吐出了自己的舌头,他们两个一直在不停地对视着。

    张沙的眼神就开始不断的,一直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然后就开始面露凶相了,露出了很大的凶相,那不得是内个什么,活脱脱的一个长虫(蛇),他仔细的就检查检查了,看到张沙的红圈就是在,比较阴暗潮湿的地方。

    而且那个地方还是一个角落,旁边好像还是有着一个皮状的东西,难道这真的是一张区区的蛇皮吗?要蛇皮的话,这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难道这山洞之间,有一个蛇出没,然后就在这个地方开始蜕了一层皮。

    所以这也就非常的凑巧,就让他给看到了这个模样,然后茅一清就开始,又是慢慢的走了过去,看看周围的事物和环境,然后就开始慢慢的看他的举动,茅一清他似乎还是,有什么地方都没有想通。

    茅一清也看出了,好像是有着什么样的事情,就开始想着马上就,赶快趁热打铁的说到,然后就问到他道:“张军爷!不不,到底应该是怎么回事了,你怎么会突然,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了,你能稍微的和我说一说,你到底是看到了什么东西吗?ot

    这时候的张沙,突然就听到了,他说到这句话的时候,他从刚才从头到尾的,一直在盯着他们一直在看,张沙也是变得越来越可怕的样子,开始就已经非常的紧张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着,一些什么样的事情。

    才会变成了这么一个样子的,过了还没有多长时间,只看到张沙他也是,突然慢慢的点了点头,说道:“哈哈!你们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啊,这里根本就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你们都是不应该来到这里的。

    你们就在那个时候进入墓中,就已经打扰到了我的安宁,就在你们刚刚经过这个通道的时候,我就偷偷的附身到了,这个人的身上,在你们这一路。

    已经算的上是十分坎坷的经历之中,你就已经感到了,那肯定是,已经都很是奇怪的了,有一个很大很大的事情,不知道你现在到底有没有发现,已经是非常非常的不对劲了。”

    茅一清听到张沙,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感觉很是不对劲的,然后便开始了,满怀心中疑惑的,一直在盯着张沙看到,其实他也觉得,刚才张沙口里面所说的,根本就和张沙不是一个人,那分明就是两个人的样子了。

    这就是那有一点不对劲的地方,但是经过了这么半天的折腾,茅一清的脑袋里面,现在是真的想不到,别的任何的东西了,脑海中的事物也都是一直忽隐忽现的,他又想不到是怎么回事。

    张沙说:“我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总是在这个地方的,一直以来也都是,并没有走出过去,无论世间再次发生什么事情,也都与我没有什么变化了,你终于回来了,身上带有血玉的男孩,我看到他这个模样,还和以前的时候一样的,并没有一些什么变化呢?o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