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霎那间头发变得雪白
    茅一清听到张沙这么一说,就更加的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什么了,不会是刚才的时候跌倒了,然后把脑袋给摔倒了吧,摔成了这个样子的。

    要不然怎么会突然的就变成这个样子呢,他心里正在不断地在纳闷着,身上有血玉的男孩,到底会是谁呢,如果要是他的脑袋并没有摔坏的话。

    他应该说的是真的,因为他现在已经被什么东西给附身了,如果要是没有附身的话,根本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不要想那么多了。

    如果事情一定要发生的话,你要是想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呢,当然了肯定是无济于事,而且会是一点都没有。

    如果要是这么说的话,倒是这字里行间的,全部都是能够互相对应上的,茅一清的心里面,就一开始没有了主意,在他自己的心里面。

    丝毫的没有一点的思绪,就是已经开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自己又琢磨了一会,这个时候的张沙,确实待得非常的安静。

    就是已经开始不知道怎么了,但是现在能够确定的就是,现在他的面前的这个人,已经不是张沙了,他就好像是马上的。

    就突然之间就马上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了,就在这个时候,茅一清的心里面,就马上开始稍微的一颤,他的心里一琢磨。

    好像就和真的似的了,自己所想的当然想必也是这样,茅一清又开始继续说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在这个古墓中,到底是谁带着一块玉佩,我这样问你大概是太过于唐突了,所以说应该不能够这么说的,但是还是请你指点指点迷津,好让我们都知道你到底是何方来的圣人啊,你说我说的对否?”

    俗话是这样说的,但是按照道理来说的话,这个脏东西要是,如果附身在张沙身上的,到底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呢,都还是说不一定的,而且还很有可能,是一个孤魂野鬼。

    这么来说的话,也是说不一定的,但是他附身张沙的身上,肯定也是另有它自己目的的,所以说应该就是,他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也是会说的。”

    过了有那么一会的时间,只见那个张沙的头发突然就变得雪白雪白的,而且还是白的发麻了哪一种,看的别人的尴尬症,就马上已经是快要犯了。

    可就别说有多么的恐怖了,一个正常的人,而且还是长着满头乌黑的头发,就在刚才不久之前的时候,他的头发还都是,黑黢黢的一片呢。

    可是就让人非常的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会突然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就马上的变成了,这个鬼样子了呢,真的是够诡异的,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候,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而且还是马上就变化了,而且他的容貌也开始,慢慢的发生了,很大很大的改变了,就像一个活脱脱的一个,已经年老的老头的,那个衰老的模样似的。

    当然总而言之了,这肯定就不是张沙,他本来的那一个模样了,现在的模样和以前的模样,有着天壤之别的改变。

    看到了他的那个模样之后,茅一清的冷汗,可真的是越来越,加剧的越来越厉害了,可以看的出来,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东西。

    他的道行并没有,他所想的那样的简单了,肯定也是一个道行是比较深厚的了,要不然说实话,也是不能够,直到现在才开始,逐渐慢慢变成这个样子的了。

    茅一清也觉得这里,现在的这个地方,可是一直在透露着,阴暗和隐晦的煞气,这种煞气恨不得能够把人,给慢慢的逼迫着,一直以来都是出不来气的。

    哪一种压迫感觉,真的是非常的难受,那种感觉就如生不如死的,那样的感觉很是差不多了,如果谁要是真的遭遇到了。

    这种感觉的话,活着比死了还有,再加着一百分的煎熬,哪一种感觉是很难受的,要是这么一说的话,他们在现场的每一个人。

    都是如果要是难受的话,就把自己的牙齿,默默的打碎了牙齿,然后就往自己的,肚子里面咽了下去。

    可能会有人会产生疑问了,那到底是,因为着什么事情呢,让他们忍受着如此巨大的疼痛。

    也是要默默的继续坚持下去,如果不知道的话,也是丝毫不会说什么,可是如果知道这里面,事情的缘由之中人。

    可就是肯定会是,知道这其中之间的缘由的,就肯定是知道的了,但是他们也不会,傻到这样的一个份上吧,当然了也不能,全部的一切都是那样说的。

    因为人人,全部都是爹生妈养的,到底会有谁会,傻成了那个样子呢,不说别的了。

    应该没有人会拍着,自己的胸脯子来保证这个,还有会是保证那个的,当然了他说的是很对的,而且也根本就是,一丁点都不假的了。

    从头说到尾的话,也是不能够这样说的,他们这几个人,毕竟他们几个,都是一个张沙带的兵,虽然他们几个的出身,一个个的出身也都不算是,有多么的好。

    所以军人还都是以,服从命令为最高的天职,所以既然张沙,是这么样分配的,他也是不能够随便的,说一写别的乱七八糟的话语。

    也就是只能够这个样子了,要不然的话,要是以张沙的,这个气急败坏的倔驴脾气的话,能把他们一个个的,拉出去的话,给他们一个个都给崩了。

    而且也是能够,半天的话连一下眉头,都是一点都没有,稍微的动了一下下。

    要是这么一说的话,也就是能够知道,他们到底会不会是,因为张沙的这个火爆脾气,才会慢慢的就变成了,这样的一个样子了。

    而且还是有着一种的可能,那就是他们根本就是,一点也都是不敢,这样做的,那是因为他们几个,根本就是不敢从这个古墓之中给跑了,因为还是怕会被杀害的。

    要是倘若说的稍微好一点的话,就应该是那么一码子事情了,如果他们这几个大兵,都是从这里跑了,有着很大的可能,会遇到非常险恶的机关。

    而且那些机关,还是十分的歹毒和毒辣,这种机关其实是专门用来,防止盗墓贼给混进来的,盗墓贼也算是无孔不入的,就和那些个苍蝇似的。

    毕竟还有那么一句话,就是叫做,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句话如果要是放到了,平常的任何时候说,都会有他的一定的道理。

    毕竟他也总是不会,轻易地的就那么容易的,过时了导致了跟不上,现在日益发展的这个,突飞猛进的一个非常高级的时代。

    所以要是我说,如果要是明知可怕的话,是哪一个样子的,还就真的是会急流勇退的,不过我说的这些。

    就会是比较片面的了,他们如果要是真的那样的话,也许就离着他们的死期,也是为时不远的了。

    那就是因为他们几个,如果要是前进的话也得死,往后退的话,逃跑的话就也是会死的,这就是他们的宿命了吧,这就认证了那样的一句话。

    也就是进一步也得死,退一步也得死,反正总而言之的话,就是也不会让他们好过了的,这个肯定是肯定的。

    张沙的心里面也是知道的,他的这些兵的综合素质,还有着各项指标的战斗力,也都是和别人都是,无法相提并论和,继续进行比较的了。

    所以张沙头脑还是清醒的时候,也是会十分的提防着任何人,看着手下的这几个人,他对很多的人,其实都是会有着戒心的,而且戒心还是会很大的。

    也就是可以说,张沙的戒心是非常非常的重地,在他的心里面,其实他其实是不相信别人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因为以前受到了。

    什么比较严重的刺激了,而且每一次他这样的时候,他的手下就全部都已经以为,他好像是有一些,什么比较奇怪的疑心病呢,而且有的时候,就经常是疑神疑鬼的。

    张沙现在开始变得,非常神经兮兮的了,他也是感到心里面非常矛盾的,而且这种矛盾也是非常大的。

    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是,又开始闹了哪一出了,就好像是赶大集唱大戏那样似的。

    不过还是不要,继续再说别的了,现在苗林根本也就是,不把自己的重心,放到了那个张沙的身上去,他所想的就是,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办呢?

    这在他的眼里面,还都只不过全部都是,未知数罢了而已,现在小徐已经都死了,自己回到老家的村子里面,应该怎么对,小徐的这个盲人母亲,讲述这件事情的整个经过。

    虽然小徐现在已经死了,但是自己也是不能做一个,非常背信弃义的人了,如果要是,以后真的变成了那样的人,可就真的是,比较算得上是,比较一点点良心都没有了。

    所以说不管怎么样,自己这次也不能死在这个地方,因为家里还有健在的父母,况且还是会有小徐的母亲,就算不是为了自己而活,也是必须要为小徐,而继续活下去的。

    苗林自己也是什么都不为,为的就是自己的承诺,当初一开始,刚刚出村子的时候,苗林向小徐的老母亲,就向着他老人家保证好了。

    完完整整的把他给带了出去,然后再继续,把他给完完整整的带回来。可是他最后万万都,没有想到的就是,有那么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没把小徐给好好完整的给带了回来,所以自己也都是很对不起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