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苗林开始回忆老家的山神庙
    其实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任凭苗林要是在继续的说一些什么,其实那都是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任凭自己在怎么,如何如何的想不开的话,但是这些也就已经是,根本就是无济于事,根本就是一点作用都是起不到的,自己还是本来就开始打算,这次要是跟着张沙,顺利的完成了,他们所需要完成的任务之后,就可以马上回到他的,那个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穷乡僻壤的山沟子,哪里虽然很穷,但是那个地方很注重落叶归根的,尘归尘土归土,即使要是如果真的那样了。

    其实也有很多人的,都为了能混到一口饱饭,这一口饱饭是很不容易的,那些人很少很少,有能够可以风风光光的,回到老家的人,因为回到老家山沟子的人,是很少更是都几乎没有的,如果有的话,那也应该是屈指可数的,其实可能会有人这么说的,苗林由此又开始回忆到了,以前曾经真正发生过的往事,他们的那个小村子,就是在哪个大山的里面,那个大山里面肯定是,有着一群群的,各种的奇珍野兽,更加会有别人,从来都没有看见过的东西。

    其实要是仔细的那么想想的话,还真的是有很大的不一样,他们的那个小山村,也是比较古老的村子,说好像是在明朝的时候,他们这个村子就开始有人在这里居住了,而且他们的行踪也是很诡异的,常常的琢磨不定,每次苗林都是会问他的母亲,他们为什么要世世代代的,都住在这一个荒无人烟,没有任何村落的大山之中啊,每次在苗林问他母亲的时候,他的母亲都是开始故作回避的,好像是在刻意的隐瞒着一些什么事情,为的好像就是不想让苗林知道似的。

    而且每次苗林的母亲,在苗林问起他这些事情的时候,就开始把自己的脸,给绷得紧紧的,苗林一看自己的母亲的举动竟然是这样,自己也是不好再继续问下去了,苗林虽然是不在继续问下去了,那其实都是因为,他是怕自己的母亲会因为这件事情,会感到很生气,才是不会继续问的。

    村子里面的人,生活的都是十分的艰苦,他们吃的喝的都非常艰苦,一开始他们刚来到这个村子的时候,比现在还要艰苦很多倍,现在虽然都已经,有了很大很大的起色,但是这里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特别大的帮助了,村子里面的人,生活得都是非常的艰苦困难,一开始还可以打一些山里面的野猪,还会有一些活蹦乱跳的山跳,以前的时候那些东西还特别的多,而且还特别容易能够打到。

    反正不管怎么说,那个时候的人们,生活的还是特别的比较富足了,因为毕竟那个时候的人们,天天都能吃上野猪肉,就已经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了,那个时候县城里面的有钱人,有钱都还说不一定,能够吃到那样肥美的野猪肉,村子里面还有一个山神庙,这个山神庙非常的灵验,据说是可以好好保护,他们村子的安全,可以确切的说,这个山神就可以说,是这个村子里面的,一个护法神了。

    村子里面的人,可是都是非常的尊崇这个山神爷,因为大家知道,他们能在这个村子里面,好好的生活了好几百年,代代能够薪火相传,把这些人的血脉给慢慢的延续下去,村子里面的族人都是对这个山神爷,非常的感恩戴德的,山神爷也开始受到了,这个村子里面的人,可以说是长达这有,足足好几百年时间的香火了,可是就是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也不知道近些年,那些山跳和野猪是越来越少,村子里面能打到的机会,可是更加的越来越少了。

    出现了这样本来就是,应该不会发生的事情,我想谁都会知道的,那是因为大家伙,都已经感受到了不对劲,那就是因为这件事情,都是很不对劲的,大家都觉得是不是,因为山神庙出了很大很大的问题,所以近年来越来越开始不景气了,难道是山神爷近年来,就已经开始不再继续保佑他们这个村子里面的人了吗?

    村长汤林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开始就传的越来越邪乎了,说什么的都有,村子里面的人都是,比较七嘴八舌的,还有说是因为这个深山之中,就曾经镇压过一个恶鬼,现在这个恶鬼已经被放出来了,这次事情马上就快要发生了,而且发生的还,特别特别的奇怪,这山里面有很多很多的,小动物之类的东西,那些东西是有着很多的,怎么就会在这突然之间,都直接就会消失的这样一干二净的呢,简直是越来越奇怪的。

    可是这话还不能直接说的太早了,那是因为还有这一件,非常奇怪的一种现象,一开始的时候,大家还以为是谁,会这么的讨厌啊,而且还故意整的这一场恶作剧,事情的原委其实是这样的,那是一天早上的凌晨,他们村子里面也有一个,特别是一个非常无所事事的人,那就是这个村子里面一个光棍了,这个光棍每天都是吃一顿没下顿的主,而且他还是特别的喜欢喝酒,而且他的酒量还不少。

    不说虚的了,他肯定也就是有多少酒,都是不够他喝的了,他就算豁出自己的这条命,看到酒也是会,非常的情不自禁,就算是死的话,也要非得大口大口的,多多的喝上几口,村子里面的人,没有一个人不会膈应他的,每一个人看到他,都是巴不得急忙绕道走,那就是因为看到了他,感到了非常的恶心和害怕,那就是因为他特别的邋遢,一点都不注重自己的仪容仪表,哎!这话又说回来的话,一个光棍门也没有媳妇,自己邋遢不邋遢的,有谁会管他啊,这个人的名字就叫做冯刚,这个名字要我说,也是十分的比较普通的。

    冯刚在他们村子里面的名声是特别臭的,名声都快要抽的,都已经要是已经没办法要了,那是因为冯刚,在它们的村子里面,根本就不少干哪一些,只会偷鸡摸狗的一些个事情了,所以只要村子里面,一丢点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大家都准会怪罪到他的身上,就在一天的早晨,他这一天起的是特别的早,也没有继续履行他的,那种非常懒汉的那些行为了,昨天就是因为喝酒喝的太晚了,他怎么喝酒呢,你们绝对是想不到的。

    冯刚在昨天喝酒的时候,不知道是从哪里搞到了,一瓶挺好的烧酒,那烧酒的味道就可别提,味有着多么多么的好了,因为家里穷啊,没有什么一些,很好的下酒菜,那他能怎么办呢,还记得上次村长的儿子,成亲所办的喜宴,村长家的生活条件那还算好的,那新娘子其实是很漂亮的,长的很水灵的一个人,而且到现在一直都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呢。

    就算是一个黄花大闺女的话,又能有什么用呢,还不是一个被人压在胯下的玩物而已了,村长的儿子是一个傻儿子,就连说话的时候还是结结巴巴的,村子里面的人,也都是很不明白,为啥这样水灵漂亮的闺女,为啥就要嫁给,村长的哪一个傻儿子呢那可真的是,一朵鲜花就插进了一堆牛粪之中,要说的就是,这句话说的根本就是一点都不假的。

    村长儿子娶媳妇的时候,喜宴上有着煮熟煮好了的鸡蛋,冯刚在哪个地方吃了两个,有临走的时候,便偷着又是继续装了一个鸡蛋,然后就开始回家了,自己的家里面就剩下了这一个鸡蛋,然后这就成了冯刚唯一的一个下酒菜了,他就就这这一个鸡蛋,整整的就喝了七天的酒,一直到了现在的这个工夫,那个鸡蛋也没有被吃完,那个鸡蛋可是真的被冯刚视如珍宝了,然后就一直把那个鸡蛋,藏到了一个别的地方。

    这不就在昨天晚上,冯刚又把自己的那个鸡蛋给拿了出来,又开了一瓶未开瓶的新烧酒,然后慢慢的倒满了一碗酒,美美滋滋的便开始喝了起来,然后又吃了一丁点的鸡蛋,那个鸡蛋还剩不少呢,他家的门一直都是大敞四开的,所以他在出门的时候,根本就不用再惦记着,用不用给自己家的门上锁,那是因为自己家,本来就是家徒四壁的,哪里还会有人,上他的家里面来偷东西。

    如果要是这么说的话,那个贼也是很可怜的,大概他在临走的时候,都应该是含着眼泪走的,冯刚他们家简直就是太穷了,就是家徒四壁什么都没有,有什么家的大姑娘小媳妇,会选择和这么一个懒汉过日子呢,如果要是有的话,估计是听他的脑子肯定是被烧坏了,而且还有可能是被烧短路了,和这样的一个人在一起生活的话,非得被活生生的给饿死不可了,如果要是稍微的有那么一点的心眼子,都是不会这么干的,我这句话说的肯定是非常对的,不知有没有人会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那一天早晨的时候,即便冯刚喝了那么多的就,但是他还是坚持着,早早的从大炕上起了来,然后就准备这去村子里的,各各角落里,慢慢的转悠转悠,四下里好好的看看,说不定他还能好好的寻觅寻觅别的东西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