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冯刚以前的生活
    这样就可以顺利的好好理解理解,冯刚这个比贼还懒得人,为什么能大早晨起来的这么早呢,如果不是去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怎么会起来的这么早,冯刚起来的时候,这天才是刚蒙蒙亮的,这也就是不对劲的,其实平常的冯刚,都是要日晒三杆,太阳都已经照屁股了,才开始起来的,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要到了开始吃午饭的时候了,他才起来的,准备看看能不能在自己的家里面,可以找到一点粮食,就看看能不能可以找到粮食,能帮自己充充饥啊。

    冯刚也知道,自己家里面现在穷的那叫一个叮当响了,又怎么会可以,在他的家里面找到一点粮食,哎!还是不要继续说了吧,冯刚的家里现在可算是,就连一粒米都没有的,他仔细的在家里东翻来西翻去的,就是找不到一丁点可以吃的东西,本来冯刚他爹和他娘还活着的时候,他的家里面还算是生活的比较富裕的,虽然不算是有钱的,只不过是一个十足的农民罢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在每次逢年过节的时候,家里面还会有很多的余粮,反正不至于和冯刚这样,每天都要遭遇挨饿的。

    他的家里面也有着,好几块上好的水田,每次地里面秋收的时候,收获的粮食也是十分的不少,一家三口都是不能被饿到的,冯刚也算是跟着他爹他娘,过了挺长时间这样的好日子,不过人有旦夕祸福月有阴晴圆缺,如果要不是因为那样的一件事情,说不定他的父母,直到现在也是有可能活着的,不过既然已经发生了,就已经开始证明了无法改变了,也是直接证明了,应该就是天命所致了。

    那个时候,他爹除了种田,也会上山打猎,他爹的箭法是十分高超的,虽然是没有打到过特别大的猎物,但是他也是可以打到,一些小野兔之类野味的,这对于他爹冯永福来说,也就是一个小菜一碟的,冯刚那个时候也是会上山,去山上砍伐一些木柴,就是以便留着以后,可以用作生火的用途了,这一天他也可以砍上一个两担半的木柴。

    他们父子二人,那个时候是一个负责上山打猎,一个负责在山上砍柴,还有一个就是留在家里面,为这父子二人生起火来,为了他们几个人一起做饭,做好了香喷喷的饭菜,就是在等着他们,全部完成任务,辛苦了有着一天的工夫,也该好好的洗一洗身体,然后再好好的歇息一下,然后都可以吃上一口,香喷喷比较可口的饭菜了。

    这一天冯刚的母亲段初翠,早就已经做好了一桌子的饭菜,就是在等着他们开始了,回来就可以吃饭了,他们父子二人经常是一个前脚回来,另一个可以后脚跟回来的,这一天冯刚回来的也算特别的早,天而且还没黑呢,他就已经到家了,冯刚洗了洗脸,身上脏的不行,然后就开始洗了一个澡,等到他已经洗完澡出来了以后,他爹冯永福也应该回来了啊,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现在外面的天已经变得开始黢黑黢黑的了,已经开始入夜了,他爹竟然也是还没有回来的。

    在以往的时候,冯永福也是应该早就回来了,这次也就是太过于,超越了他们母子二人的想象了,他爹冯永福虽然,也是会有贪黑的时候回来,但是也没有这么晚回来的时候,段初翠让儿子冯刚先吃饭,她确实没有吃饭,说是等着冯永福回来,再和他一起吃饭,就这样,母子二人就已经开始等着他了,儿子已经开始打哈欠了,段初翠看到冯刚肯定是困了,更何况现在又是在山上砍了一天的柴火,肯定是非常腰酸背痛的。

    段初翠就已经开始让他儿子冯刚,先去睡了自己在这里等着就可以了,冯刚就回到了自己的那个屋子里面,就开始倒头呼呼大睡起来了,一开始的时候,那个段初翠竟然是,没有那么一丁点的睡意,她自己现在也就是,根本就一点都睡不着觉,毕竟是现在,冯永福他直到了现在,都已经还是没有回来呢。

    他一直是在自己的心里面不断的,告诫着自己,冯永福他也算是一个好猎手的,箭法也是特别特别的高超,就算是遇到了,一些什么比较难缠的东西,相比也是不会遭到,那些畜生的伤害吧,段初翠一直在自己的心里面想着,自己每每一想到这里,都是会感到心惊肉跳的,因为全村的人都知道,老冯大哥也都是比较诚实的大老实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就回家晚了的,肯定是说不定,半路上遇到了一些什么事情,所以就已经开始当误了。

    行啊,段初翠知道老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也是一个十分稳重的人,他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这个想必大家,也都是知道的了,不知道现在已经到了一个什么时辰了,段初翠就已经开始变得迷迷糊糊的了,如果再继续看着那个样子,明显就已经是困了的样子了,毕竟现在的时辰也都已经不早了,早就是应该到了睡觉的时辰了。

    段初翠迷迷糊糊的,就已经开始慢慢的,打了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盹,也没有听到家里面门的响声,又足足的过了有那么一阵子的时间,他们家的门开始响了,肯定是有人已经开始进来了,这个人还就真的不是别人呢,他就是那个冯永福他本人,他走道的声音很轻的,不知道是怎么了,他只是默默地走到了屋子里面,一屁股就坐到了炕上的。

    他的身上在煤油灯的灯光的照应下,应该就已经是看到了,冯永福的身上都是鲜血的样子,他的衣服已经被鲜血给彻底的染红了,因为想必所有人,一开始的时候都有可能是这么想的,如果要一开始是真的这么想的,但是他还是想的还是比较,太过于比较想的十分片面了。

    冯永福的眼神,一开始是有着那样的一些呆滞,看起来好像是有那么一种傻傻的感觉,说真的了,如果要是稍微仔细的看一看,果真还是真的那样的,因为你不信的话,这还是非常不行的,因为有一话叫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冯永福他看到了大炕上,摆放着有着那么一桌子的饭菜,就已经开始咽了咽口水,看来是已经开始,对着一桌子的美味的酒菜,早就已经开始对着那些美味的菜肴,就已经开始垂涎已久了。

    这整整一桌子的菜上面,还有这一个已经烧好的烧鸡,光看看那个样子,就已经让人感到很好吃的,看起来要是如果轻轻的咬上一口的话,一定会一咬一流油的,而且桌子上还有这,很多很多的肉菜,大多数都是他,以前上山打来的山跳,因为经常吃这些东西的话,就也是丝毫,都一点不觉得有多么多么的稀奇了,因为如果要是经常吃的话,肯定是会越吃越感到恶心的,因为如果要是任凭谁的话,总吃这些东西的话,也是会感到非常恶心的了,因为长时间这样的话,任凭谁也都是受不了的。

    可是这个鸡肉可也是一个好东西,很好吃的,也是十分的好吃,而且那个鸡肉还没动,看来就是给他特意留下来似的,冯永福就已经开始了,把那个烧鸡用两个手抱了起来,然后大口的开始啃食着,啃食了有足足的半天,他吃烧鸡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然后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然后就开始把刚才,正在打盹的段初翠给吵醒了,段初翠打了一个吨,然后就开始楞不楞眼的醒了,看到了正坐在炕上,正在吃着烧鸡的冯永福。

    虽然他现在已经苏醒了,但是已经看到了,冯永福就连一眼都不来看他,就看着好像是,把段初翠当作是一个空气一样似的,这也让段初翠有一点生气的,他这也算是等了他半天的工夫啊,他这回来倒是挺利索的,就连一个招呼都不开始和她打,而且就连为什么这么晚回来,也不会和他继续说下去,这肯定是会让他继续心生怀疑的,他也不好好的解释解释情况,就只会一个大屁股,就坐在了炕上,他吃喝的倒是比较怡然自得的。

    段初翠说:“冯永福!你他娘的,倒是好好的和老娘说说,你到底是为什么,会当误了这么长的时间呢,你和我好好的解释解释,如果你能顺利的好好解释通了,老娘肯定就是会相信你的,你说话啊!难道你现在是哑巴了不会说话了?”

    段初翠看到他,有着这样一个爱答不理的样子,就一开始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就大步走向到了他的面前,用大力使劲的推了他一下,推了他一下之后,之间这个时候的冯永福,嘴里面正是含着鸡肉呢,眼睛里全是通红的,根本就看不出眼白和黑眼球了,看着那真的叫一个阴森恐怖了,就已经可以顺利的用,恐怖如斯来好好的形容形容了,这个是真的真凭实据,根本也就不是自己正在瞎说,虽然大家会把这当作不是真的看作,不过事实的真相,本身就复杂变化,甚至是已经开始渍渍称奇了。

    段初翠看到了他这个样子的,也是感到十分的恐怖,也就是一屁股蹲就坐在了地上,嘴巴里面大喊着救命,就急忙跑出这个屋子,然后想着跑向儿子的屋子,然后就马上可以,把儿子招呼出来,从这里大家都,应该可以好好的猜想猜想,段初翠看到了这样一个恐怖的样子,难免会心里面变得异常恐怖,这个如果要是换做是任何一个人,也都是可以稍微做理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