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冯永福被脏东西给缠上了
    段初翠看到冯永福这番摸样,吓得急忙从屋子里面跑了出来,还没有等跑到儿子的房门呢,儿子的房门就从里面缓缓的打开了,段初翠定睛一瞧,开门的还真的不是别人,开门的正是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冯刚,正在赶巧之间,醒来之后便是打开了房门,那个时候正好是半夜时分,冯刚因为内急的关系,所以才打开自己的房门,就是要准备去上厕所呢,冯刚一边是半睁着自己的眼睛,那双眼睛可算是格外的惺忪了。

    可以从他的眼睛里面能看出来,导致冯刚会这么困的原因,其实就只是因为,白天上山砍柴所劳累了一天,才会导致了自己的胳膊疼和腰疼了,这样就可以完全的说通,他为什么劳累的这么困了吧,那是因为是很辛苦的,还好冯刚他是一个壮年男子,是一个很棒的棒小伙,所以可以勉强坚持下来的,毕竟要是如果总是这么干,就算是体力非常充足的壮年男子,时间要是短的话,那就还是另说,如果时间要是不算短的话,那时间长久下去,也肯定是会出什么事情的。

    冯刚看到正在地上躺着的母亲,也是突然就感到了大惊失色,急忙赶快就揉了揉自己的双眼,霎时间就突然可以,惊讶的立马就没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困意,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他也是没有想到,自己就是这么醒来了,然后就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就那样的躺在地上面,而且还是那样冰凉的地板之上,冯刚反应的倒还算是比较快的,然后就马上,把他的母亲段初翠,给慢慢的扶了起来,他的母亲都被吓得,有那么一些打颤了。

    事情其实也正是如,冯刚所想的那样似的,被吓成了这个样子,肯定当然是看到了一些什么,颇为非常可怕的东西,要不然的话,能看到啥啊,还能吓成这个样子的,总而言之的话,肯定是会看到了一些什么可怕的东西,要不然的话不能吓成这个样子的。

    冯刚就连忙把他的,母亲给马上扶了起来,然后就对着段初翠,说:“娘!你这是到底怎么了,我就是在屋子里面睡了一会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您倒是快点睁开眼睛,来张口好告诉我啊,你要是不快点睁开眼睛的话,我可就是会,一直就这么担心下去的,你可是不要这么的吓我,我爹到现在可是还没有回来呢。”

    就在这个时候,刚才受到了惊吓过度的段初翠,好像就是已经开始慢慢的醒了过来,她醒了之后就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左右打量了四周左右的地方,刚开始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就是突然看到了他的儿子,冯刚的那个大脸盘子,就感觉到了非常非常的害怕了,那种害怕可就是从心里面,心的最深处里面而来的。

    段初翠因为太害怕了,就立马大声的大叫了一声,然后不知道是怎么了,就随手一巴掌就挥了过去,那巴掌可就是很清脆的便是,很是容易的就打在了冯刚的脸上,手掌和脸蛋就在刚才的一瞬间,马上就顺利的马上就结合在了一起,就当段初翠的手掌迅速的,从冯刚的脸蛋上,就立刻马上迅速的拿开了。

    虽然段初翠的手马上就离开了,但是在冯刚的脸上很快就,留下来了一个大红色的红手印,其实就是光这么看看的话,就能感觉到是十分的痛,刚才的段初翠一直都沉浸在,刚才的哪一段恐怖的惊吓之中,其实也是根本就不应该要怪她的,因为她刚才根本,就没有彻底的马上从这里面走出来的。

    她现在再是仔细的看了一看,那个人竟然是她的儿子冯刚,他就赶快摸了摸冯刚脸蛋上的红印,就赶快给自己的儿子,一个劲的总是在不断的和他道着歉,她的儿子冯刚,也是知道母亲肯定是不会,无缘无故的就扇他耳光的,这里面相比肯定是会,另有别的隐情的,所以冯刚根本就不怪自己的母亲,因为她根本就不是有意的,也是不能随便就怪她的。

    根本就是因为,段初翠自己的原因,才造成了自己的失误紧张,既然他的儿子冯刚,也都不再继续怪罪他了,也就是应该没有,那么老多的事情了,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让两个人的气氛开始变得缓和,毕竟冯刚刚刚才睡醒,睁开眼睛还没有睡醒呢,就被平白无故的,突然就上来了一个巴掌,而且这一巴掌的,力道还真的是不轻。

    扇嘴巴子扇的冯刚那半拉嘴巴子,都一直是忽闪忽闪的,也是有点酥麻酥麻的疼痛感觉,冯刚望了望外面,看来现在应该是凌晨后半夜了,难道自己的父亲冯永福,在今天的时候,竟然都是一夜未归的,这可真的是让人感到了非常的担心。

    冯刚说:“娘!难道我爹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吗?他这么晚都还没有回来,那他到底会去那个地方呢?我现在就算是去找他的话,这外面黑灯瞎火的,现在进山是最最危险的,就怕是去救他的话,就是会有可能是,造成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情况发生的,娘,你就赶快帮我一起在想想主意吧!”

    冯刚看他娘一开始的时候,一句话都没有说下去,只是用手指慢慢的指向了,他娘和他爹所在的哪一个房间,冯刚看了看他娘的脸,就只是看到了,他娘的面部表情那可是十分的僵硬,而且那两个无神似有神的眼睛,直勾勾的看向那个房门了,段初翠的眼睛里面,透露着无限的恐怖和恐惧,好像房间的里面,有着什么可怕的东西,冯刚用手在他娘的眼睛,旁边在是不断地在晃悠着,他娘段初翠却是,没有那么一丝的反应。

    就好像是一点都没有看到过似的,冯刚见到竟然是这样,也都是感到了非常非常的害怕,根本也就是接受不了的,甚至是更加的细思极恐起来,就好像是里面真的有什么脏东西似的,他肯定是会感到非常害怕的,要是如果真的是仔细想想的话,肯定是会真的这样的。

    段初翠:“刚儿,你也不要用手在娘的,眼睛周围总是那样的,继续晃悠起来了,娘的眼睛又没瞎,你真的当我瞎了啊?”

    冯刚说:“原来是这样啊,我还是以为娘你到底怎么了,眼睛就那样直勾勾的看向哪里,我还是以为到底会,是出现了什么事情呢?我爹到底回来了没回来啊。”

    段初翠说“你爹就在里面呢,他早就在刚才的时候,就已经回来了。”

    冯刚听到之后,也是非常的高兴,更何况自己的父亲,终于算是脱离了危险的可能性,最起码他就没有死在,那个大山的里面啊,这句话可是真的,最起码冯永福根本就是,一点性命都是没有给搭进去的,这也就是冯刚,突然就感到了,十分高兴的原因之一了,他刚想走进去那个屋子里面,就一把被段初翠抓住了胳膊,他想进去看看,段初翠不愿意他进去看,就死活的拦住他不让他进去。

    这可就是让冯刚,感到了很是奇怪,自己要是想进来,看看自己的爹爹,为什么娘拦着不让看呢,难道是爹受伤了吗?段初翠要是这样整的话,就真的是很有猫腻,冯刚的心思也是发生着,非常跌宕起伏的想法,就是感到了非常的,难受罢了而已,心里面也是在胡乱的猜想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要是如果想让他,就那样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肯定就不用想了,根本也就是丝毫的不可能了。

    冯刚说:“娘,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你今天真的是很不对劲的,我爹既然回来了,我就应该去看看他,他今天没事回来,真的是非常太好了,我其实就早就已经去看看他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和我说明白,别人我总在胡乱的随便猜了,到底我睡觉的这段时间,他到底是发生了一些什么样的事情啊?”

    段初翠说:“我们到你的屋子先去说,这里说的话,难免会突然就走漏风声的。”

    冯刚也是丝毫都不知道,到底是会发生了,一些什么比较离奇恐怖的事情,反正冯刚也是知道的,知道他娘是不会没有什么事情,而且会故意的哄骗他的,这个也应该是真的了,他也就只好先顺从他娘的命令,就先是这样的了,因为本身也是,没有什么方法的,冯刚就和自己的娘,一起进了自己的房间,而且段初翠非常的紧张,生怕自己说的一些什么东西,被别人听到似的,毕竟是隔墙有耳,直到把门给锁上了之后,她还算是比较安心了,他就是生怕什么,怪东西会突然,马上就来到这里似的。

    段初翠说:“刚儿啊,你爹这次回来就是非常的不对劲,而且回来的时候,就突然搭理我都不来搭理的,我就是觉得,你爹走夜间的山路回来,是不是突然被什么,脏东西给突然就缠上了,如果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事情可就是,越来越是很难处理的,这个你应该肯定是知道的,而且还是有一个怪事情,那就是今天啊,我做了很多的好菜,虽然今天也是不过年不过节的,但是我还是那样做的,就是为了你们父子二人,劳累了一天了。

    可以马上就回到家里面,就能立刻吃上非常可口的饭菜,可是他上桌子的时候,就根本不吃别的菜,就只是抱着那个烧鸡一直啃来啃去的,你爹这个人我还不知道吗?毕竟也是和他生活了大半辈子了,他即使是再饿也是并不会抱着一整只鸡,啃食来啃食去的,这就让我觉得是非常的奇怪了,我就感觉他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而且这个东西它还是,非常比较难缠的。”

    冯刚说:“难缠的东西,而且还特别的喜欢吃鸡,哪能是什么呢?要是我猜的不错的话,难不成就是黄鼠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