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突如其来的惊吓
    冯刚这么一说,也感觉到了很是不对劲,虽然这只是自己的随口一说,可是要是真的会这样,也真的是说不定,会是一些那样的东西了,冯刚和段初翠他们母子二人的脸色,变得面如死灰一般的难看了,因为他们都是农村山沟子里面的人,如过要是真的被黄鼠狼那样的东西,要是给缠上了,那可真的是,非常非常的难以摆脱了。

    因为农村人都知道,只要是在农村的大街小巷,或者是在各种地方的犄角旮旯中,那东西也就可以说是无孔不入的,有可能只是看了看那么一眼,也就是有可能是会被看到的,那东西可以说是无脊椎动物了,身体是非常非常柔软的,远远的看去的话,其实就只不过是一团,看似是黄绒绒的东西,那就不用说了,那个东西就肯定就是黄鼠狼了。

    冯刚他们的这个村子,大约是多久就建好的,就连村长也都是说不清的,这个村子都历经了,很多很多的村长,也都是一代一代的,继续着一代一代的,继续薪火相传下去,他们的这个地方,正好正处于是在一个,山腰的中间的一个地方,如果要是没有上山的人来的话,根本就是发现不了,原来这里还是有一个村子的呢,不过这个村子隐秘的还算是,挺好的呢,要是登山采药的人,他如果要是眼睛不再继续,眼睛变得再继续眼尖一些,也是肯定是发现不了的。

    一开始的时候,这个村子从很久以前的时候,就颁发出来了一条祖训出来,这条祖训大概说的就是,不要随便的下山,和外界进行严格的来往,违者必定是会受到,比较非常非常严酷的处罚,反正肯定是会让违抗者,会感到非常生不如死的,其实还有很多没有进行着,非常仔细的进行说明呢,那就是因为,他们这个村子名叫狼傲山,这个狼傲山的地势非常的险恶,这里的地域湿气渗透的比较严重。

    也是不知道这里的村民,到底是如何能抵御那些湿气的侵扰的,这个肯定是会让人绞尽脑汁的话,都会感到非常非常的匪夷所思,这个根本就是不用说的,当然是会这个样子的了,他们狼傲山虽然是有着这么多的村民,还有这很多杂七杂八之类的姓氏,总而言之就是姓什么姓的都有,大家也都是不会把他们,全部都联系到一起的。

    肯定是会有人觉得,他们就是一起生活在这里的居民而已了,但是有没有好好的动动自己的脑袋,充分发挥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好好的想象一下,为什么他们不在空阔开阔的,地方进行这居住,而是选择在这样一个深山老林,当中来进行居住呢?是不是仔细的琢磨琢磨,就感到了很是不对劲的地方。

    那就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个族群的人,他们都是本族的人,一开始也是一个大家族的,从明朝的时候,就是因为要躲避着别人的追杀,所以才会继续这样的,如果要是不这样的话,他们的种族也就保护不下来了,所以才会躲在了,这么一个深山蔽日的地方居住,并且他们氏族的人,还全部改变了自己的姓氏,就这样和外界毫无沟通,然后就这么生活了,好几百年的时间了。

    改变了自己的姓氏,和自己族人所特有的习性,要不然的话,他们就是在害怕着什么,就是在害怕着被自己的仇家给发现,而且还是,有可能造成灭族的危险,他们这个村子里面的人,按理说应该就是同族人,他们害怕着,仇家会最终等多久找上门来,所以也就打造的不是一家人似的样子。

    而且他们也根本,就不是一次山都是不来下的,他们也是来下山的,就只不过是下山的次数会比较少的,因为他们会怕,有什么人会知道,他们现在正在居住的地方,这要是被人给知道的话,那可就是糟糕了,虽然他们的氏族,在这样的一个山沟之中,就那样窝窝囊囊和畏手畏脚的,在这个山沟的小村子里面,愣是这样子窝了好几百年的年头。

    冯刚的脸色变得,也是和他娘段初翠一样,如死灰似的那样的惨白,就是不知道,应该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要是冯永福真的是被黄鼠狼给缠上了的话,那就是应该怎么办呢,母子两个人,现在都是表示非常深感头痛的,因为谁都知道,只要是被黄鼠狼给缠上的话,就已经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给迅速的治好的,娘俩现在都是在较劲脑汁的,在不断的仔细琢磨着,一些什么样的事情下去了,过了有足足一柱香的工夫,冯刚好像是已经想到了什么好的办法似的,段初翠也是突然从冯刚的脸上面,看到了很大很大的希望了。

    冯刚说:“娘,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行了,但是也是可以试试的。”

    段初翠说:“你想到了什么样的好办法?快点好讲给我来听听吧,看看你会有一些什么好的主意。”

    冯刚说:“我觉得我们两个,还是不能够先惊动它的,要不它的情绪要是,突然一激动的话,那就是非常的糟糕了,咱们的村子里面,不是有一个比较神通广大的王半仙吗?我就先去求求他来,然后让他来咱们家,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我爹的身上那样胡乱的作祟,然后可以帮我爹,好好的驱驱身上各处的邪气。”

    段初翠说:“事到如今了,就只能这样了,可是咱们村子里面的人,谁都知道王半仙的脾气,如果要是咱们,空手什么东西都没拿的话,就去求人家,人家肯定是也不会来的。”

    冯刚说:“这个山上,就只有着咱们一个村子,他王半仙为啥就不能,为咱们乡里乡亲的,多做一些贡献呢,而且每一次都是这样的,娘!那接下来应该要怎么办呢,总不能就这样放置着,而不管我爹,就让那个黄鼠狼在我爹的身上,不停地放肆和作祟吧。”

    段初翠说:“你看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我又没有说不救你爹,不过,王大仙哪里最少也得抱一只鸡过去,这还算是最基本的呢,这样吧,你先慢慢的走,然后去鸡圈里面,抓一只比较肥的鸡,记着要抓一只肥的!”

    冯刚说:“好!我已经知道了,那么你要去干什么呢?”

    段初翠说:你就先别管我了,你先去抓鸡,我一会就会来的。”

    冯刚嗯了一声,就立马赶快蹑手蹑脚的,就那样走了出去,然后直接奔向了鸡圈的方向,然后眼疾手快地,直接就抓上来,一只又肥又大的一只鸡,然后就拎着那两个鸡的两个鸡翅膀,在一边等着段初翠,从屋子里面慢慢的走出来,过了有那么一会的工夫了,就看到了段初翠从屋子里面,就那样慢慢的走了出来。

    冯刚就看到了段初翠的手里面,提着一个大的竹篮子,篮子里面有着满满的一篮子鸡蛋,拿鸡蛋都是自己家的母鸡下的蛋,冯刚也是知道,这些鸡蛋是他娘,辛辛苦苦的攒了很长的时间,也都是在家里面都是,连一个恨不得都是,一个都舍不得吃的,那是因为鸡蛋实在是太珍贵了,而且还是很是有着丰富的营养的。

    冯刚说:“娘,你拿着一篮子鸡蛋是在干什么啊?这可是你辛辛苦苦攒了,好几个月都没有吃过一次,才这样慢慢的给攒出来的,这得是多么的不容易啊,难道你是要把这一篮子鸡蛋,都拿给那个给人,专门看事算卦的王半仙吗?”

    段初翠说:“当然了!这一篮子的鸡蛋,就是专门为了和那个老母鸡,一起给他拿回去的,我们求他为咱们出力气做事情,当然是要多少,都要拿出一些诚意的,如果我们要是没有拿出诚意来,人家王半仙他能安心的好好给咱们办事吗?”

    冯刚说:“娘!你说的很对,但是这一篮子的鸡蛋,他也是未免太多了吧,有着这么多的鸡蛋,我们家里都能吃上好长一段时间呢。”

    段初翠说:“哎呀!你这孩子怎么总是一副死脑筋呢?你爹的这个要是治不好的话,咱们就算是有那么的鸡蛋,又会是有什么用呢?况且咱们家里,还有着很多很多的母鸡呢,以后肯定再也不愁吃鸡蛋的,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先去找王半仙帮忙,话就不总是在继续多说了,咱们就现在开始出发吧!”

    冯刚听着段初翠说的也是很有道理的,就点了点头便表示了同意,然后他们两个就轻手轻脚的出门了,就是要去往王半仙的家里面,他们家离着王半仙的家里,有着一段说长不长,还就说短不短的一段距离,不过也用不了多大的时常,也就会到了的,还要走一段崎岖不平,和很是凶险的一段山路,那段山路是很陡峭的。

    曾经在上面摔下去过野兽,还摔下去过人,而且据称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的,下面就可以说是一个万丈深渊了,是异常凶险的一个地方,如果要是有别的道路,就算是绕远的话,也是不会有人选择去走这条路的,凶险的程度也是可见一般的了,冯刚和他的母亲,也许马上就要经过这个,让人感到荡气回肠的地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