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难闻的烧纸味道
    公山化这个人,其实也是一个做事,处处都非常,小心行事的这么一个人,长长会怕突然之间,就出了什么天大的闪失。

    因为如果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自己的小心脏肯定是,不能受得了这么大的惊吓了,就觉得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很有古怪,其中也必定是,不断的透露着猫腻罢了。

    不过要是仔细琢磨琢磨,和仔细好好的想想的话,哪可就真的是不对劲了,公山化知道这其中。

    一定有见不得人,和见不得光的一些勾当,如若不然的话,他怎么会在这个男主人的家里面,闻到了这么古怪扑鼻的气味呢?

    事情要是这么捋一捋的话,也就可以是多半,都已经是比较通顺的了,这个男主人的家里面,也没有人在烧纸钱,那这一阵一阵的烧纸味道,到底会是从那个地方传过来的呢?

    这个男主人咱们都已经说了半天了,都还是已经不知道,他到底应该是姓甚名谁,不过这也就是全都不知道了,也就是都看着。

    在这字里行间之中,透露的其实更应该是,这个家里的男主人,肯定是一个和富有的人,这个当然是一点都没有错的,也都是知道的。

    都已经说的这么的明显了,那就是更能体现出,这个公山化,所遇到的那个男主人,肯定也想必是一个很富有的人,虽然很富有。

    但是最能让人看到的,实则是有一颗孝心了,因为中国有着,那么一句古话,一直都被人在继续的传颂这,这句话就是百善孝为先!

    如果你要是真的,想做一个大善人的话,那么你就要保证,你是一个对长辈非常非常孝顺的人,如果要是你连这些。

    你都全部都做不到的话,那么,你还能称的上什么大善人,因为大善人,才不是这个样子的呢。

    这个男主人的名字就叫做何才茂,他就是因为,被公山化无意之间,才说出来他的老父亲,已经就要很快的时日不多了。

    他一听到公山化这样说,首先想到的就不是非常的气氛,而是急忙的询问了,公山化他到底有没有,一些什么特别好的办法了。

    而且他还和公山化说了,自己现在有钱,现在只是想要自己的父亲,还可以继续再多活几年,让自己好再继续好好的,尽尽自己应该尽的孝道。

    从这一点上来看的话,这个何才茂肯定也是一个,有情有义还极其孝顺的人了,要不然他也是不能为了自己的,这个阳寿就要尽的老爹,还那样的心急如焚了。

    这个何才茂大家多了解的,肯定是并不多的,他是一个商人,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唯利是图的人,只要是有着一点的小便宜。

    自己就是想让自己多占一点的便宜,虽然会被人骂的狗血淋头,甚至是还会骂出,一个就只会唯利是图的真小人,但是他也一样是毫不理会。

    也就是根本一丁点都不会在意的,那就是因为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商人,就只是会为了钱财而拼搏的,而且也并不是。

    为了什么别的目的,但是他也和其他的商人,都存在着一个共同的特性,那就是为了纯粹的商人利益罢了!

    上文之中也说了,这个公山化他也不是一个心里面,能藏住任何事情的一个人,他就是一个可以说是,一个非常非常大大咧咧的一个人。

    不过话又重新说回来了,如果他要是不这样的话,也是不会就落得,双眼全瞎的这个下场,所以这一切都可以说成,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报应了,这也就是他所谓的宿命罢了。

    公山化这个大大咧咧的人,在今天这样的一个日子,不知道到底是抽了什么疯了,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心里想说的话,再次从新从他自己的嘴巴里面,慢慢的说出来。

    以往也全都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在以往的时候都只是,把自己心里面想说的话,就如汽车一样,一下子就突然踩的,那真叫一个高。

    然后就再也刹不住车了,所以公山化心里面的话,有很多的时候,和现在不同,就是直接马上就会突然的,刹不住车的立马就给说了出来。

    要是再次往通俗的说一下,就应该是嘴巴上,他也是根本就没有,一个把门的了,杂七杂八的都会被他说出来的,他给人算命算的是很准。

    别人也是对他所说的非常的信服,而且他每次说的都是,一直以来都是头头是道的。

    要说他这一点的话,要是如果不服的话,还就真的是不行,那是因为之所以人家这个样子。

    那就是说明了,人家可就真的是有真本事的人,人家有着真材实料的,他当然有他这样的招摇了。

    当然了,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公山化当然也是这样的了,他就是因为给人起卦算命,也是显得是格外的招摇。

    所以才会被人给马上就盯上了,这也就是这个样子的了,这当然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公山化在这个时候看了看,这屋子之间犄角旮旯的空隙,这个屋子里面,就只有何才茂和他,他们两个人呢。

    他的老婆在头两天的时候,就已经回娘家探亲了,直到现在都还是没有回来。

    这个何才茂的父亲叫做何福,就是在这个屋子,对面的那个房间之中待着呢,何福本来在下午的时候,还和他们在一起待着是挺好的。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过了有一阵子的时间,他就是突然就这样,开始自己的脑袋就开始,发晕然后就开始犯了很大的恶心。

    而且有的时候还特别的爱恶心,而且还吐了有很多的东西,乌漆麻黑杂七杂八的都,就连什么东西他都是有的,这个就是让人,根本就一点都是接受不了的。

    这也就是暗暗的对应着,慢慢的就已经开始了,对应着公山化曾经已经说过的话,那就是他爹的寿命就快到了,也就是快要到达寿命了,就是快要时日不多了。

    虽然是这么一说的,但是也还是全不能特别在意的,因为在意了,就已经说明你开始认真了,要是认真的话也就是,已经都要快要糟糕了。

    在这样一个说大不大,还说小不小的屋子里面,就只有这两个人,公山化他也是,比较非常喜欢抽烟的了。

    而且要是不抽烟的话就还好,要是如果抽上一口的话那烟雾就吸入进入到,他的肺里面了。

    他不喝酒,而且还是一滴酒,都不会沾的,但是他爱抽烟啊,而且抽烟还非常的没有丝毫的节制,一抽起来就开始变得,非常无法收拾的。

    公山化的哪一种抽烟方式,其实就和自杀作死的那样,在本质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的了。

    但是他那样抽的话,肯定是会对他自己不好的了,因为那样大量抽烟的话,肯定是会对他,自己很是不好的了。

    这个何才茂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竟然是一个劲的总在喝着酒,而且他的酒量,好像是真的不咋地啊。

    喝了这么半天的工夫了,现在是终于开始说起了胡话,说的他也是胡言乱语的了。

    公山化看见何才茂的这个样子,看他可真的是够熊的了,自己一个大男人,喝了半天酒,而且还是面红耳赤的,看着他的这个样子,可就真的是太丢人了。

    在一开始的时候,公山化是在直勾勾的盯着他,可是这个何才茂肯定是喝醉了,而且还真的不是装的,明显就是真的喝醉了。

    看他的这个样子,可就真的像一个活脱脱的,那一个醉鬼的模样了,哪里还会是一个,一直在耍着巧嘴的那个商人模样了。

    公山化也就是,不再继续盯着何才茂看了,而是拿着手里面的烟,慢慢的就是再不断的吸着烟,好像就是那支烟。

    有着什么样的魔性似的,要不然的话,也是不能够,总是这么吸引这他的了。

    就在一旁抽着烟的时候,公山化却是又再次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且这种感觉,却又是越来越强烈的了,这也是无法说明白的了。

    只是突然之间,就传出来了一股,非常难闻的气味,这种气味可是,真的比较难闻了,公山化直接就闻到了,他自己又是继续接着又闻了闻,这才就知道了。

    这种气味是真的真的很熟悉,就是之前所听到的烧纸味道,难怪会这么的味道大呢,这个气味一开始的时候,是能够闻到的,可是又是在这路,就这样的给闻到了。

    他听到了什么东西,在这个屋子里面,突然之间就响了一声,这个的声音,可就真的是,比较的响亮了。

    给他吓了那么的一大跳,真的是不知所措了,也就是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啊。

    就在这个时候,公山化就突然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身边嗖的一下,突然就飘了过去,就像是一个鬼魂的那样子了。

    自己用眼睛的余光,就是能够感应出来的,肯定是有个人影似的,东西,从他的眼睛旁边,飞快的就那么飘了过去。

    公山化也是,感觉到不可思议,这个东西到底会是什么呢?其实自己也是丝毫。

    都是一点不敢想的了,一开始本想接过去的,可是自己脑海中还是,有那么一个身影的。

    自己是怎么也,都是猜想不到的,怎么会突然,就这个样子的了呢,难道是自己的,睡眠质量最近,都已经完全不行了。

    他就已经开始用手,好好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就发现了自己的眼睛,应该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自从揉完了眼睛,他发现那个黑色的人影,都已经开始消失不见了。

    他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发现那个黑色的人影,都已经完全的消失不见了,公山化也是觉得不对劲了,真的是奇了怪了。

    公山化还是,当自己看错了呢,可是自己再次,回想回想的话,真的有那么一种,比较细思极恐的感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