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行为奇怪的黄皮子
    公山化就立马赶紧就掐灭掉了,在自己手里面的烟头,他也都是感觉到了,这一种让人感到了,非常窒息的气味了,不过自己也没有,立即的进行声张。

    因为他是怕,自己的这一大声声张的话,肯定是会造成,引起现在已经喝醉了的何才茂。

    如果要是告诉他,他的这个屋子里面,要是有着什么一些东西,而且这个东西,它的煞气是非常的重了,这个公山化自己,也是能够完全的感应到的。

    这个就算他们是不知道的话,公山化也还是能够,完全的知道什么的,他虽然是能完全的,都是在感应到了,可是这个何才茂。

    他真的是一丁点的,都没有丝毫察觉到,他的这个屋子里面,存在着什么不可见,什么样的异样了。

    而且还真的是,比较困难的了,你让一个已经喝醉的人,注意到这些,常人根本就是,无法全部给分析出来的东西,未免是有一些,太过于比较小题大做了。

    这个应该也就是略有耳闻的,公山化现在所比较庆幸的是,还好他没有和这个何才茂一样,喝酒酒量还不行,还喝了这样一个,伶仃大醉的模样子了。

    他的这个样子,不知道这何才茂的媳妇,如果要是看到的话,就是应该怎么办呢,还是本来这何才茂,怎么会是这样一个样子呢?

    是不是因为这个公山化,今天说的那句话,本来就是不应该说的,说不准就是因为他说什么,说错了什么地方,所以才会导致他,变成了这个样子的。

    应该就是因为,公山化说过何才茂的寿命,都已经是时日无多的了,现在也就是这个样子的呢,准是他的心里面有着,很大很大的火气,而且还是一股子邪火。

    何才茂他也算是,有气没处撒的,这么一个人,要是我说的话,他也是比较非常可怜的了,家里面虽然有钱,钱也是敞开了花,都是不会花完的了。

    可是他爹被算命,算出来了一个时日不多,这对于他来说的话,也得是一个多么大的打击啊,所以他才想出来了一个主意,这个主意就是,然后可以多恳求恳求公山化。

    让他可以好好的救救自己的父亲,甚至是也敢于,花钱给他爹买命,好让他爹不用这么快就死,那是因为,自己现在从商有好多年了,到真正发家致富,还得从这几年,开始慢慢的算起了。

    何福本来他的好日子还没有,多过那么几天呢,现在就是在总闹病的,而且在闹病的时候,就好像是和一个疯子似的,突然就能够进入到,非常难以零容忍的癫狂状态了。

    他的那个样子,甚至是可以说,可以把一旁的何才茂,可以给他彻底,都吓傻了的,这次他的媳妇带着两个孩子,回娘家也是出于有什么原因的。

    公山化就听着他慢慢的讲述着,他说这次他媳妇,带着两个孩子回娘家住,并不是因为,夫妻二人打架才造成的,这个样子的。

    而是因为这个何才茂,他也并不是一个,什么都是四六不懂的大傻子,不然的话,他也是当不上商人的了,所以他的脑筋也还是,足够的使用了。

    何才茂的媳妇和那两个孩子,正所谓是,现在都还不会来,那是有着很大的原因的,那就是何才茂,根本就不想让他们回来,那是因为怕他们。

    回来的话,要是再被什么不好的,东西给缠上了,所以就告诉她们,带好足够的衣服,在娘家再常住一段时间,这一段时间是很长很长的了。

    何才茂倒是没有担心别的,担心的就是,怕他们娘仨就这么走了,然后又是这么的回来了,那可就真的是,太引人瞩目了。

    就好像让村子里面的人,看到这番景象,还会以为何才茂,把他们给怎么样了似的,这样反而不好,也是更会让村子里面的人,全部都在看他家的热闹。

    这是令何才茂最最不想看到的,而且他一看到,都是会感觉到眼晕的,还是不如等家里面的事情,处理的都比较好了之后,之后再次将他们娘仨三人,给接回到家里面来。

    其实何才茂说的也倒对,现在自己的这个家里面,变得那叫一个,乌烟瘴气的了,其实说实话,何才茂的家里面,现在这里根本就不能,再继续住人了。

    可是他的这个家,也算是一个家业了,不说是非常偌大的样子了,但是他也是一个,何才茂这么多年慢慢,就积攒下来的。

    当然了!也是不能够,说扔就给轻易扔下来的,虽然何才茂他自己也知道,在这个房子里面,就只有他爹和他在这里住着,何才茂现在已经,不再继续担心别的了。

    那就是因为着,在以前的时候,他总要时刻顾忌着老婆孩子,现在老婆孩子不在家,除了自己的老爹,现在的他就只不过是,时刻在担心着自己呢。

    现在他也不用担心,孩子和老婆的安危了,只需要担心自己,和自己的老父亲何福了,何才茂自己到是不担心的,只要是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没有什么事情的,就是挺好的了。

    要是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可就是真的遭了,别看这个何才茂,嘴上不会说,到底是出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让他,把这个公山化,特意的给请到家里面来了。

    差一点就已经忘了说了,这个公山化他也是在这,方圆百里之中,是一个数一数二的一号人物,就以占卜算卦算的奇准。

    所以有很多人,也包括着很多的富商,会大量的花大价钱,然后就是请他,去自己的家里面。

    给自己的家里面,好好的看看风水,那是因为公山化,能看出来哪里的风水好与坏,要是以一般的江湖骗子的话,也根本就学不出来,公山化他的这个样子。

    公山化就可以说是一个非常直言不讳的人了,他经常是大大咧咧这样的人,而且说活的时候,也还是经常的不避讳人,而且他也是一点都,不会反对别人的质疑声。

    又过了那么一小会的时候,公山化都已经抽了好几袋的烟了,然后已经都抽够了,就是那么一转头,然后就开始看到了。

    那个何才茂他,还是继续的喝着酒,一看那个样子,明显就是已经喝醉的样子了。

    公山化除了已经看到他喝醉的模样,而且还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他看到了,一个黄绒绒的黄鼠狼。

    这个黄鼠狼他长得,可就真的是吓了他一大跳,但是他并没有敢大声的,给全部都嚷嚷出来。

    那个全身都是黄色的黄鼠狼,他已经和公山化在一起,眼神都开始互相,之间对视了起来,那种对视感,是异常的紧张的,那个感觉怎么也说不出来。

    看来那个黄鼠狼,已经在窗户旁边,待了很长的时间了,就是大概从公山化抽烟,还有何才茂喝酒的时候,都已经在窗外了。

    而且它还是特别的灵巧的,因为他可是一种,根本就没有脊椎的动物了,当然了!民间他也是称作黄大仙的,传说他是有神力的,而且还是有着很大的,报复行为的。

    所以还是尽可能的少招惹,这样的东西,要不然当被这种东西,给彻底缠上的话,就会越来越是难以摆脱的了,因为到那个时候,就怕这个黄仙不肯走了。

    何才茂他们家里面的这只黄鼠狼,他是两只前爪趴扶着窗户,两只后爪则是,紧紧的在抓牢着地面,就和一个平常的人站立似的,他好像是知道,公山化这个人,现在都已经开始注意到他了。

    因为还是在不断的看着它,它在窗户外面,直勾勾的望着里面,就好像是在外面,一直在盯着他们一样似的,就好像是特意监视他们一样。

    这个黄鼠狼好像是知道了,他现在都已经发现到他了,也就慢慢的从窗台,上面直接就跳了下去,公山化也是眼睁睁的看到了,然后叫了叫那个已经都是,喝的伶仃大醉的那个何才茂。

    何才茂和公山化他们两个人,就是急忙都赶到了,在哪个窗户的旁边,他们还没有晚,还真的是看到了,那个黄毛的黄鼠狼。

    那个黄鼠狼离开了,它就是顺着那个耗子洞,钻出了那个耗子洞,然后就顺着耗子洞,就马上给跑了,而且他还是没有骨头的,一下子就非常轻轻松松的,给慢慢的钻了出去。

    这可给喝醉酒了的何才茂,给吓了一个激灵,因为他是对这个东西,是非常非常敏感的,甚至在有的时候,根本就是受不了的了,那是因为他们家里还和,黄鼠狼有很大的渊源呢。

    公山化说:“何才茂,刚才你在喝酒的时候,有没有在这个屋子里面,看到了什么,人的黑影之类的东西呢?”

    何才茂说:“没有!刚才我只顾着总是喝酒,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些东西,不过刚才我看到了,那一只黄鼠狼,他的那个个头,是真的是一点都不小呢。”

    公山化说:“你这不是说废话吗?你睁大自己的眼睛,好好的仔细看一看自己,你到现在喝酒已经喝醉了,而且到现在还是,喝了个这么样的熊样子了,

    然后到了现在你就已经自己,在这里慢慢吞吞嘟嘟囔囔的了,你也应该是知道的,外面的那一个黄皮子,说不定就是奔着你们来的,你信不信啊?

    我刚才看了那么一眼,就开始一点都不敢相信了,可是我又是,做不得不相信的了,那是因为黄皮子,那可真是是具有灵性的,要不然的话,这怎么可能是,会对人们进行报复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