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岳父是一个大地主!
    何才茂和他的媳妇,他们两个谁都没有睡着,都是这样默默的睁着眼睛,不断的听着那外面发生的各种动静,只听到了狗吠声和叽叽喳喳的鸡叫声,外面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开始沸腾起来了。

    而且也都是不敢确定,外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事情都是不能否定的,夫妻两个人,还是彼此之间都不说话,即使是不说话,而且也是不搭理他的了。

    何才茂就已经开始坐了起来,看他的那个样子,好像就是想着,去外面要看一个究竟,因为他也是总觉得,外面院子里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西似的。

    虽然何才茂的心里面,是有些许都是发惊,而且还是一直的都打突突,可是他自己也还是知道的,心里面也是非常清澈明亮的,那就是因为,他是这个家里面的顶梁柱,同时他也还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汉。

    就是因为自己是一个男子汉,所以才是应该担当起,顶天立地的责任了,而且这件事情,还是值得反思的,就是为什么这条大黑狗。

    他早上不叫晚上不叫的,非得赶到碰上这样的事情一起,这可就是让人感到诧异的了,并且就在刚才的时候,他爹还是轻易的打死了,一只肯定是成年的黄鼠狼。

    难道是那个被打死的黄鼠狼,死后是一个冤魂不散的样子,就是要来他们这里来复仇的了,不过何才茂也还不是一个,等着人糊弄的傻子,他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了,也还是不能太小看他的了。

    何才茂这就刚要下炕,他的媳妇根本就没有睡着,也还是睁着,两个明亮的大眼睛,当然了明亮总归是明亮的,现在也是一直都看不出来的。

    她的脸虽然没有面向何才茂,而且还是那样的背对这他,不过他在下炕的时候,她也是知道的了,他的媳妇名字叫做姚问兰,虽说只是一个非常,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了,但是据说姚问兰的家里面也还是有钱人家的,不过是最后落魄了,也就是像是地主那样的人了。

    可惜的是,最后他爹被奸人所害,损失了很多的家财,一夜之间就变得一贫如洗,从大地主就变身成了,一个小小的农民,要知道,这个姚大地主,以前可是真的有钱,而且自己家里的田地,就是非常多的了。

    也不用再做什么别的买卖了,也就是每天在家里待着,没什么事情乘着轿子,去田地里看看就行了,而且最起码吃的也都不会,是那些农民多吃的东西了。

    而且农民能吃什么东西啊,说不定能吃的上,玉米面的渣子粥,就已经算是好的了,而地主家每次,不是七个碟八个碟的,而且顿顿都会,有白面满头可以吃。

    地主家里面的小姐和少爷,都被喂的水灵水灵的,他的那个脸蛋上,就好像是轻轻的掐上一下,就可以一下子,掐出来水似的呢。

    不过,据说姚问兰的父亲姚大富,别看是一个大地主,他也还是一个十足的大赌棍,而且一赌起来的话,就好像是已经不要命似的了,他们家的那些家业,也都是被这个姚大富,都给败火光了。

    不过据说也还是在赌场,被赌场的人给下了套了,一个大地主也来下赌场了,那赌场的人肯定是会,格外的注重他了。

    一开始的时候,是让他先赢了几把,他赢了这么几把,就感觉还是自己的手气和运气好,也没有感觉那是,赌场的人会故意这么干的了,这个姚大富因为,尝到了这么多的甜头。

    难免是会变得越来,越狂妄自大的了,而且还非常目中无人呢,还真的以为,自己是一个赌神了,而且还是那么的狂傲,还没有赢了多少把呢,就开始变得越来越目中无人。

    不过,殊不知他现在已经,被深深的套进了,一个大大的圈套之中了,只是他根本就一点也,都是没有感觉到了罢了。

    又是接着玩了好几把之后,他就是开始一个劲的输钱了,而且那是输了不少的钱,姚大富这就开始纳闷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是风势都,已经开始发生改变了。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三十年河东和三十年河西吗?那么这三十年,真的是过的快呢,他就是这样子,然后就是四下五除二的,全部把身上的钱都给输了出去,而且就差把自己,身上的这一身衣服,也就这样给押上了,还就真的和押宝差不多了。

    就是让人感到非常气愤的就是,这个姚大富居然还想继续来,当然了!人家赌场肯定是来着不拒了,你给人家来送买卖来了,人家就连高兴,说不定就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拒绝他呢。

    要是如果正常的人,用自己的大脑好好的想一想,也好好的仔细琢磨琢磨,是不是肯定就马上想到,这个是他们给下的套,就是专门等着来一场瓮中捉鳖呢。

    姚大富还是想着要赌一赌,说不定自己这一赌,就有可能再多得一点了,这个就是肯定的了,他在自己心里面,无限幻想着自己怎么样怎么样,还以为自己这次,能够可以赚的盆满钵满的了。

    其实他没有想到的是,是他在琢磨着事情这方面,真的还是特别的欠考虑,他也就属于哪一种,一点脑子都没有的,就是那样的一个人,而且还是蛮适合他的了。

    不过他越是这样,老天爷肯定是,越不能轻易的放过他了,因为这样的话,对于他来说真的是,太过于异想天开了,赌场的老板也已经,开始注意到了这个,比较人傻钱多的地主老爷。

    又是赌了好几次,硬生生的把,身上的最后一点钱,继续也给那样赌输了,这个姚大富也算是一个,比较败家的老爷了,这个老爷也是非常的奇葩了,而且他也是与众不同的。

    别以为自己身上的钱,都被他给输没了,就能彻底打消他赌博的信心了,他可是没有那么,轻松就马上给打倒的,要我说的话,这种人的这种坚持不怕死的那个劲头,要是如果能,放到了打仗的战场上,就应该是挺好的了。

    不过这种事情也是想都不要想的,他要是能干的话怎么着都是行的,怕就怕是他不会这么做的了,真要到了战场的那样地方,估计要是被吓到,还是比较有可能的,还有可能是被吓尿裤子的人了。

    人要是在最困难的时候,也肯定是在最危机的时候,都是会做出一些,非常非常不理智的事情来的,而且还都是比较激动的事情来。

    姚大富做出了一个让很多人,让别人都是为其大跌眼镜,那就是他把自己家里面的田契给带来了,他是要拿那个田契来赌,看来他是想要,和他们最后较量较量了。

    可是你要完全的知道,这件事情也远远,都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了,毕竟有过那样一句话,那句话就叫做,胳膊它再有劲他始终,也还是拧不过大腿的。

    也有人觉得,这句话说的不是很对,但是要是以我来认为的话,这句话说的很对,也是很有道理的,本来在现实之中,胳膊都始终是拧不过大腿的,那就是因为大腿比胳膊,是要有劲的多了。

    姚大富别看是一个土地主,他也还是仗着家里面,有那么多的田地,变得十分穷横起来了,但是他要知道,他总是以为是他一个人,全部都养活了那么多的农民。

    可是他真的是太狂傲了,如果要是他没有,把那些田地都分给农民种,然后就是把那些田地租给了农民,那些农民到了秋收之后,就会给地主老爷交粮。

    而且姚大富这个老地主,可还真的是比较老奸巨猾的呢,他每每到了秋收的日子之后,都是会变得非常的高兴了,因为在这一天,他是可以收到租子的,也可以受到粮食的。

    他收租子的税,都是极其的不合理的,那就是因为,他总是在胡乱的收税,而且一开始的时候,那还是算比较好的呢,等到现在的时候,然后就开始变得越来越变本加厉了,而且也还是修无止境的那种,他就是比较充满着,很大野心的这么一个人。

    他从来也是不会考虑着,农民们各自的感受,他也是懒得去管这些东西的,而且每一次都是,感到非常非常厌恶的,而且每次这些农民为他做的,好像都是应该为他做的,他就像是一个上帝似的,永远的那么高高在上的。

    看着也非常像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哪一种,其实姚大富这样的人,要是一个女的,绝对是像圣母婊,哪一种类型的人了。

    家里面的田契,而且也被他给输光了,而且在赌场里面输了个精光,甚至是倾家荡产了,这对于他来说的话,应该得是多么痛的领悟啊,那种痛苦的感觉,也不是只能用文字的只言片语,可以能够完全解释清楚的了。

    他一分钱也没有了,人家赌场也是不愿意,继续让他在赌场里面待着了,然后就立马把他给赶了出去,而且现在还是分文没有了,慢慢的自己,也可能会成为一个可怜的孤家老人,哪一种心酸,也还是能够可想而知的了。

    当他发现自己已经被骗的时候,已经都是非常迟的了,他现在连自己家里面的,田契全都给输没了,以后就有可能什么都不是了,以后可能连租子都收不上来了,他这样好好仔细想想,真的是被自己想的,感觉到那是十分的懊悔,自己也许不应该变得那样的冲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