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黄皮子,鸡全死了!
    何才茂急忙跑进来了,自己和媳妇所在的那一个房间,告诉了姚问兰,自己的父亲和两个孩子,全部都已经不见了,不知道是去什么地方了。

    姚问兰说:“何才茂,你这个畜生!你和你爹是一个德行的人,你爹到底能带着,那两个孩子去哪里呢?”

    何才茂说:“说的就是呢,你现在抓紧和我,去村子的各个角落去找找看看,说不定我爹,正带着那两个孩子玩呢。”

    姚问兰急忙从大炕上,直接就跳了下来,身手也算是比较敏捷的了,也就是这个女人身子骨比较皮实,要是细皮嫩肉的话。

    要是如果在农村的话,根本就干不了什么活,也就只能是当做,是一个花瓶一样,只能远远的看着罢了!

    姚问兰说:“对了!昨天你爹打死的,那一个黄鼠狼,现在的那个死黄鼠狼,还在不在原地啊?”

    何才茂听她这么一说的,才慢慢的想了起来,自己刚才是那样的着急,根本就直接忽略了,昨天晚上院子里,那一个黄鼠狼的尸体了。

    何才茂就立马赶快,从屋子里面跑了出去,他就是仔细的寻找,昨天他爹拿起木棒,打死那个黄鼠狼的地方。

    何才茂用自己的眼睛,然后便好好的,偷偷瞄了那么一下子,那一下子就看到了那个地方,那个地方还是有着,一大块的红色血迹区域。

    就是在那个红色的地方,何才茂他也是知道,那片血红色的地方,他就是那个浸透了黄鼠狼,鲜血的地方了。

    不过何才茂总也是,丝毫也都是想不清楚的了,那个黄皮子的尸体,到底是去到哪里了,这个根本也就是,让他想不明白的了。

    难道那个黄皮子,还能够长了腿跑了不成?不过这也都是,何才茂自己心里面,正在胡乱的瞎想。

    还说不定这个黄皮子,早就应该让自己的父亲,给扔到了臭水沟之中了。

    他的媳妇姚问兰走了出来,看到自己的爷们儿,正是站在院子里面呆着,说:“才茂啊!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还在院子里面,愣着干嘛呢?还不快抓紧找孩子去!”

    何才茂说:“媳妇,我感觉我爹应该就是在田地里呢,大宝和二宝肯定都和爹在一起,我们快去看看吧!”

    何才茂说完之后,就和媳妇姚问兰,把自己的大门给锁了起来,锁好了之后,就是往自家田地的,那个方向快速走去了。

    可是他们两个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家的东屋里面,有一个很大很黄的黄皮子,而且现在正在他家里的,东屋里面四脚朝天的躺着呢?

    那个黄皮子也是一个呲牙咧嘴的模样,而且在它的身上,有着红色的东西,看起来应该是血迹,他身上有的部分皮毛,也是被突然染红了。

    就和让别人打了似的,打的劲头有一些太大了,打的它浑身上下,那么都是很痛的了,之后便是被打的血肉模糊。

    他也许知道这家里面的人,现在都已经出去了,现在家里面没有一个人的,所以这个黄皮子,他也是才会敢这么的为所欲为,非常明目张胆的。

    这个黄皮子的样子,看起来应该差不多是受伤了,而且还是伤的非常不轻呢,他现在好像是变得很虚弱了,所以一直正在喘着粗气,而且也还是,在越喘气喘的时候,变得越来越大,起伏不定也变得越来越大。

    夫妻二人都去田地里寻找了,还真的没有被,何才茂给猜错了,他猜的可真的是,一点毛病都没有的了!

    何福正是带着他的孙子孙女,在这田间之中慢悠悠的走着,说:“你们两个也来了啊,我们爷仨在这里玩的挺好的了,你们两个这次来,可不要随意胡乱的打搅我们,就算是我在求他们两个了,你说到底行吗?”

    何才茂说:“爹,今天的你到底是怎么样了,怎么会突然,说了这么多非常,是稀奇古怪的话语,我根本也就是听不懂。”

    何福说:“儿啊,爹说那话的意思,就是我也能够有着,非常非常足够的时间,来和我的孙子孙女一起玩,就是希望你们两口子,也是不要随意的管了,我虽然现在都已经是老头了,而且老头的样子,会非常的不好看,我在怎么样,其实也是不会对我,自己的亲孙子和亲孙女下手的,这一点你们放心就好!”

    何才茂看到他爹,今天稀了糊涂的样子,就感觉有一些奇怪,而且他还是说了那么多的东西,也都没有全部掌握好。

    何才茂说:“爹,我不是内个意思,甚至一点的那个意思,都是丝毫都没有的了,可是你也不能,突然大早起就把,大宝和二宝带到了,田地里面去玩啊。”

    何福说:“怎么了?去田地里面玩,一点都不会理解我的了,去田地里面玩的话,还不是想和两个孩子,也可以好好的,培养培养之间相互的感情了。”

    何才茂看到自己,根本就一点说不过何福,也就不再继续坚持下去了,何福见状也开始,变得慢慢的收敛起来点了。

    姚问兰看到这个场景,也是感到非常的震惊了,立马把自己的两个孩子,马上就拥抱到了,自己的怀抱之中,姚问兰看了看,顺便又是仔细的,好好打量打量了何福好几眼。

    何福也不是一个特别坏的人,不过据说在以前的时候,也是当地有名的土匪了,不过他这个土匪,也还是挺讲江湖信义的,不会为难穷人老百姓,而且只会杀富济贫的。

    在当地也有着很好的声望,可是自从那一段,非常不堪回首的往事发生之后,就彻底改变了他,他就离开了以前的那一个地方。

    来到了另外的一个地方,找了一个女人,然后就和她在一起了,之后便是结婚生子了,这个孩子也就是,现在的何才茂了。

    姚问兰说:“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连和我们说一声,都不和我们说一声,就把两个孩子给带了出来,孩子突然就不见了,你知道我们两个有多担心吗?”

    他们一家人也就,全部回到了家里面,也还算是比较相安无事的,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也是都围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谁也都没有多说一些别的。

    他们吃饭的时候,姚问兰觉得家里的鸡,也得有整整一天没有人喂了,觉得先是给那些鸡泡一点料,然后它们先吃着,反正是不至于被饿死的了。

    就在姚问兰给鸡泡料的期间,饭桌上是有大宝和二宝,还有何福和何才茂,这两个孩子现在还是小呢,再说和他们说了,他们也是不能懂得了。

    何才茂给他爹夹了一个大鸡腿,他爹每次看到儿子给他夹鸡腿,都是会感到十分的高兴了,而且哪一种感觉也是说不出来的。

    可是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何福竟然还是一副,非常不屑一顾的样子了,这如果要是被姚问兰看到的话,又是会感到一阵子的不愉快。

    何才茂说:“爹,我想问你一个事情,你能不能如实的告诉我,现在问兰没有在这里,你就可以放心大胆的说下去了,你说我说的对不?”

    在这个时候,何福拿起了铁烟杆子,就开始卷起来了一袋烟,慢慢的抽着,抽的那可是一个有滋有味的,大烟杆子抽的烟,会是更加的爽快了,那种滋味可谓是,非常非常美滋滋的。

    何福说:“才茂啊!你想问什么的话,现在就立马赶快问吧,我有知道的话,也肯定是会,句句如实的全部告诉你。”

    何才茂说:“你昨天用木棒,打死的那个黄皮子,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如果要是没有人处理过的话,根本也就不是这个样子的,按理说的话,应该是还在原地的,是不是你提前给掩埋好了?”

    何福敲了敲自己的烟杆子,之后的表情变得,那是越来越是坚硬的了,看来这里面肯定是,会有什么隐情的了。

    何福慢慢的张嘴,说:“现在说还不太方便,晚上让那两个孩子,去你们两口子,那个屋子里面睡觉,别让孩子们单独睡一个屋子,如果那样的话,会变得越来越危险的了。

    然后你就看着差不多的时候,就来到我的屋子里面,我好跟你好好絮叨絮叨,这些个事情,还有这很多年前,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一些个事情来。”

    过了那是有一小会的时候,突然从鸡圈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尖叫声音,这声音很是明显,明显的听出来,就是姚问兰的声音。

    何才茂听到了声音,就赶忙一个箭步奔向鸡圈里了,可是他到了鸡圈之后,也是对眼前的这一翻景象,那要是彻底的都傻了眼。

    鸡圈的里面都是鸡毛和鸡骨头,而且都已经发出来了,恶臭的一阵令人作呕的气息,真的还是很难闻的了,那些鸡已经被咬死了。

    这也不用想了,肯定是被黄皮子给咬死的,黄皮子可真的够狠的了,竟然把何才茂,他们家里面辛辛苦苦,养活的一些鸡,甚至还有小鸡,都已经给咬死或者是,已经给马上吃掉了。

    这个可是真的,给何才茂吓坏了,他的媳妇姚问兰,也还是被吓到了,被吓得已经手舞足蹈的了,而且还是口口声声,说已经亲眼看到了,黄鼠狼正在咬着鸡脖子,那个凶残的样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