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一只黄皮子
    姚问兰现在,就是正在坐在鸡圈的地上,看她的这个样子,一定是看到了什么,相当是比较可怕的东西了。

    何才茂又是看了看,地上已经被打翻的鸡料,而且肯定是,就在刚才正处于混乱的时候。

    姚问兰有可能,是在刚才一激动的时候,才会把那一大碗鸡料,才是继而打翻在地的。

    何才茂赶忙将,正坐在地上的姚问兰,一把就给她扶了起来,因为大家都知道,鸡圈里面乱糟糟的,又是有鸡屎什么东西的,那些个东西也还是,十分的恶心的了。

    而且地上很凉,并且也是十分的潮湿,要是那一股湿气,进入身体里面的话,那可真的不是闹着玩的了,那就是因为,湿气进入体内,会造成各个环节的疼痛感,并且也是会,加速引发身体中的疾病。

    何才茂让自己的父亲,先帮着自己看着一点孩子,这两个孩子,可还真的是何才茂夫妻二人的,一个掌中宝和心头肉,因为这两个孩子,对于他们来说的话,简直是太过于重要了。

    何才茂把姚问兰扶到了房间,让她现在炕上躺着,然后再好好的休息一会,也什么样的事情,也还是不要继续多想,即使是真的看到了,那个黄鼠狼在吃鸡,也不能随便的,就立马说出来的。

    何才茂在把什么事情,全部都已经处理完了之后,就是在准备着出来,收拾一下碗筷,可是早就在他之前的时候,何福早就已经收拾好了碗筷,并且也将全部,使用过的碗筷,全都进行了清洗,而且也还是洗的干干净净的。

    何才茂就来到了,他父亲何福所住的屋子里面,他父亲何福在里屋,慢慢的抽着烟,好像他抽的也并不是烟,抽的更像是,生活中点点滴滴的苦涩了。

    何才茂说:“爹,那两个孩子呢?”

    何福说:“他们两个也都玩了,有足足小半天了,因为玩累了,所以现在已经睡着了,对了!问兰现在怎么样了?”

    何才茂看到两个孩子,睡的很熟很可爱的样子,心里面就已经感受到了,非常莫大的满足了。

    何才茂说:“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只不过是喂鸡的时候,看到了有什么东西,她就被惊吓到了,不过在休息一会的话,就应该会好了。”

    何福说:“看到的到底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东西?”

    何才茂在他爹问他,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也就是立马突然愣住了,显现更对的,也就是全然不知该怎么办,自己又是该,怎么对自己的父亲说,甚至是该用什么样的,语气来和他说。

    何才茂说:“是一只黄鼠狼!”

    何福说:“该来的还是要来的,终究还是不可能逃过去的。”

    何才茂也是,不能够彻底能理解的,何福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又是指的什么东西,难道这事情,从昨天晚上,在这之前还是,有这什么事情会发生?

    不过这只是,只有着何才茂他自己,在心里面直接,可以思考和想象出来的,他也是觉得何福,就是从这两天,开始变得非常的奇怪。

    还有在家里面,本来就待得好好的,为什么会突然就去了田里,而且还是带着两个,还没有多大的两个小孩子,一起去地里面的。

    这也是根本就,不能怪何才茂夫妇他们两个,给那样想歪了的,是因为何福做出来的事情,实在是太让人感到,非常的匪夷所思了。

    何福在他所居住的村子里面,就连一点的人脉都是没有的了,他的人脉可以说,甚至是非常少的了,因为大家根本就不会了解到,何福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他虽然也在这个,村子里面生活了,有足足好几十年了,但是村子里面的人,都是和他不太熟悉的,甚至他是从哪里来的,还都已经说不准了。

    要不是他的媳妇,也就是何才茂的娘,他娘是在这个村子里面,都是土生土长的,他们两个也就成亲了,在这个村子里面,就长久居住下去了,这个村子的名字叫做兰泉村。

    何才茂说:“爹,你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有着什么事情,还没有和我说过吗?”

    何福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刚才抽烟,所残留下来的烟灰,然后脸色上,略带了很多的疲倦感觉,好像是因为劳累所造成的疲倦。

    何福说:“你怎么了?你就这么想知道吗?”

    何才茂看到他的脸色,现在是很难看的样子了,也就开始立马,装作一番故作镇静的模样,就是不想激怒何福,因为如果要是,把他给彻底激怒了的话,可就会是非常不好收场的了。

    何才茂说:“爹!我也根本不是那个意思,你也是不要多想了,我先会屋去看看问兰,这两个孩子今天晚上,就先在你这里睡吧!”

    何才茂说完了这句话,他感觉气氛有那么一丝的不对头,不过,具体是哪里不对劲,也还是说不上来的,就想着先出去再说吧!

    何福说:“你先别走!我是可以告诉你的,你就别站着了,先赶快坐下来把。”

    何才茂有那么一些,感到不知所措,反正既然父亲愿意说了,听听也就是听听了,更何况何才茂的心里面也还是,仔仔细细的盘算过的了。

    何才茂说:“你说的是真的吗?”

    何福说:“可不!当然是真的了,你想问我什么,都是可以问的,只要我知道的话,我也是全部都会告诉你的了,不过你要先坐下来。”

    何才茂现在已经坐在了,那个板凳的上面,有一点感到了,非常受宠若惊了,因为这一次,是他和自己的父亲。

    他第一次坐在了,小板凳的上面,然后这样的一起促膝长谈了,这可还是何才茂长这么大的时候,和何福一起这样的,正式的进行一次谈话了。

    何才茂说:“是不是随便问,问什么都可以吗?”

    何福点了点头,说:“当然了,你想知道什么,你就问我,我要是如果知道的话,也是绝对不会再次,那样支支吾吾的了,一定是会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何才茂看到,现在自己的父亲,他的脸色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僵硬了,反而到现在变得越来越是柔和了。

    他也就逐渐慢慢的开始,装起来了自己的胆子,准备这可以试一试的,既然他都已经这么说了,自己还在这里,和一个大姑娘似的,变得扭扭捏捏的,干什么呢。

    既然都已经是这样开始了,那就有这么想问的,就都是问了就好了,也不用总是,一个劲的总是担心着别人了。

    何才茂清了清嗓子,然后就对何才茂,说:“爹,我想问的就是,昨天你为什么不听我们的阻拦,非得要一棒子打死,那一个黄鼠狼呢,你能不能解释解释为什么?”

    何才茂问的也就,还真的是比较一针见血的,一下子直接,就切入了正题之中,然后就是陷入了一阵,非常尴尬的时候了。

    就在这一阵尴尬之中,说不定他们两个的尴尬癌,可还是都已经要犯了似的,那可真的是比较尴尬的了。

    好在后来是何福,又是紧接着又开始了,率先开口说了话,他也就先打破了这个,非常尴尬的一个局面了。

    这父子两个人,就在这个屋子里面,便是支了那么一个小酒桌子,这个小舅桌子,也是很精致的,然后有了一点下酒菜,还有好几瓶的烧酒。

    那些瓶子里面的烧酒,据说曾经就是,那个何福在何才茂,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把这烧酒给埋进了土里面,没想到今天,居然把这个烧酒给取了出来。

    这个烧酒的酒劲很烈,就和现在的高度酒精是差不多的了,一般的人喝不了,甚至说是一滴这样的酒,也还是沾不了地了。

    酒桌上面还是放着一只,特别肥大的烧鸡,这个烧鸡一看就是,烧的已经是很鲜嫩的了,这样的烧鸡让谁看到了,想必也都是会喜欢吃的了吧。

    那个烧鸡只要是,那么一嘴咬下去,肯定是肥油直流,只这么远远的看上去,就肯定是会有一种冲动的感觉了,哪一种感觉也是说不出来的。

    不过你要是用心,仔细的猜想一下子,之后就是可以知道,这个也是非常又用的了,可以把这个烧鸡,想象成是一个绝色的美女,肯定会是无不让人,会感到垂涎三尺的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的话,这只香喷喷的烧鸡,也还是逃不过,已经要被吃的命运了,只能是任人宰割的了。

    他们两个人,都是已经,大口大口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好像都是不会怕醉的人,都喝的也还是很高兴的。

    这里的尴尬局面,也是开始慢慢的打破了,两个人也是慢慢的碰杯,慢慢的喝酒,也都感到了很爽快一样,父子二人好像在这一瞬间,就马上立马给变了似的。

    就好像是一对忘年交似的,也是很像是一个,非常非常投缘的知己,也还像是一个酒桌上的酒友。

    何福说:“其实当年的事情,我也是有必要,要和你说说了,当年的时候,你爹我可是一个土匪,当年也是啸聚山林,有很多的小弟,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那些生活真的是,好不快活的了。

    何福一边说着,一边就看向了,正坐在小板凳上的何才茂,他看到何才茂,竟然露出来了那样的表情,也感到何才茂,分明是在,故意的应付着他,让这个何才茂也是感到了,非常生气的了。

    何才茂说:“怎么了,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吹牛吗?

    也是正在喝酒,喝的小脸是红扑扑的何才茂,也是被他这一喊,给吓得够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