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黄皮子附身
    何福把自己的视线,已经马上就落到了那个上面,一开始自己是,很忐忑不安的,自己今天又是喝了很多的酒,这酒后乱性可怎么办啊。

    自己还是看了一眼,到底是什么,把自己的衣服给抓了起来,这一看还好,一看就不得了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是他!

    何福看到的,这个抓着自己的人,其实就是,他的儿子何才茂了,何才茂不是已经会醉了,然后就睡着了么,怎么又是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了。

    何福也是有一点懵了,喝了点酒难道就给自己喝的懵逼了,这也应该不至于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难道是自己在做梦,然后出现了幻觉?

    何福一开始的时候,是这么想的,可是自己又是仔细的琢磨了琢磨,这件事情并没有他所想的那么简单。

    他就是自己掐了,自己的脸蛋一下,就是为了看看到底会不会痛,如果要是不痛的话,那就是在做梦,也不能全部给当真,就当做是一场游戏就好了。

    要是特别痛的话,那还用说吗?当然肯定是非常痛的了,那种痛苦也是非常刻苦铭心的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己也开始犹豫自己,到底是要不要动手掐自己呢。

    自己马上就好好的想了想,自己还是掐自己一下吧,因为这样也是,非常方便验证的了。

    这句话可也算是一句大实话了,因为如果你不服的话,也还是根本就不行的。

    何福自己用劲掐了自己一下,一阵疼痛感,马上就开始扑面而来了,这个也是知道的了,虽然是很疼痛的了,但是自己还是比较,可以慢慢的忍受下来。

    何福现在也就知道了,自己的刚才根本就不是幻觉,这个时候,就连胆子很大的何福,都已经开始有,那么一些瑟瑟发抖了。

    那是因为他根本就是,没有想到过事情,真的有一丝丝的诡异感。

    何福看到的其实不是别的东西,就是自己的儿子何才茂了,儿子何才茂现在正是睁着眼睛,一直都是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别说何福自己了,就算是把他,随便给换成任何一个人,都是会给突然吓到的吧,因为这也不是随便闹着玩的了,这人吓人的话,是可以吓死人的了。

    何福被吓得好像,一丝丝的醉意都已经全然消散了,也是呆呆的看着何才茂,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想要干什么了,如果要是他真的是有,一些什么目的的话。

    应该是早就应该说了,不然的话,也是不会坚持到现在的了,可是今天喝酒的时候,也都是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什么样的异样了。

    不过这个屋子里面,除了自己的孙子孙女,还有的就是这个直勾勾,一直看着自己的儿子,当然了还有他自己。

    现在单位这个气氛很奇怪,也还是很诡异的样子,周围的空气好像是,突然就静止了一个样子,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何福是特别想,立刻马上打破这种感觉似的了。

    因为这样的感觉,那是真的不好受,相信谁也是不想一直这样的,这个也是一句实话,所以现在都是保持沉默,就好像是偷东西,突然被人抓住了一样。

    这个样子的话,那是非常狼狈不堪的,就好像是一个过街老鼠似的,得遭到人的喊打,这样的话,相必是很多人都不想遇到的。

    何福说:“你这是怎么了?”

    何才茂这个时候,还是一直在死死的盯着他,他就是更加毛骨悚然了,可真的是给他吓坏了,就是已经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过了有一小会的工夫,何才茂先是闭上了眼睛,然后又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然后何福就开始发现了,他的眼睛不是在直勾勾的盯着他了,而是已经开始了,和刚刚睡醒了的人,在现在来说,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区别了。

    何才茂说:“爹,你怎么了,怎么在这里站着呢?”

    何福一听到何才茂这么一说,也就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到底应该,是怎么一回事了。

    然后就开始准备了,他就是觉得何才茂,和一个已经精神失常的疯子,在本质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个举动真的有些骇人,死死的盯着自己,而且还是用着那么怨毒的眼神,死死的看着自己。

    这普通人哪里受的了这样啊,这么一整的话,还是以为他是要吃人似的呢,也就不要说,有着多么的可怕了。

    那一种感觉真的一点也,丝毫都说不出来,也是一点也道不出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原因,总而言之来说,肯定也就是很困难的了。

    而且还是有着一件事情,也还是非常引人深思的,那就是那个黄皮子,那个黄皮子,来到他家里来了,并且还在窗子边上,一直往屋子里面望去。

    这可真的是,让人能感到,非常非常的奇怪了,在昨天的时候,何福还曾经是,手里拿着一根粗壮的木棒,然后就一下子,十分丝毫不留情面的,打死了那个黄皮子。

    那个黄皮子的皮毛呈桔黄色的样子,看它的那个样子,看来岁数也是不小的了,不知道是什么年子色东西,到了现在都是已经成了气候了。

    而且它也还是,非常爱好报复的了,报复行为是很强烈的,它也就是有仇必报的人似的,就是如果有人伤害了它,他就会睚眦必报。

    何福也曾经想过,自己不应该二话不说,就立刻打死了,这个大黄皮子的,他虽然是来他家偷吃鸡的,但是他也是非常的明白,自己还是把它给打死了。

    并且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直接就是一棒子给打死了,死装是非常的惨烈了,如果要是人的话,要是如果那样的死相,可真的是非常痛苦了。

    简直就是可以说成,是很痛不欲生了,他也都是,非常不愿意这样的了,可是既然已经发生的事情,也是无法轻易改变的了。

    何福自己也明白了,既然还是怎么都,一点也改变不了的话,那就还是这样吧,自己坦然心扉的面对,即将要面对的事情。

    何福说:“你还有脸问,还是在这里给我装,你就接着装吧,你可以适合去演戏的,戏份这么的好,这么的逼真,难道你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了吗?”

    何才茂听到了之后,起身做了起来,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头,就好像是并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似的了,多少都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尴尬了。

    何才茂把手,伸向了何福的面前,何福看到了之后,就是好像以为出了,什么样的事情,也好像要对自己,干什么似的了。

    何福就立马进行了躲闪,好像就是怕,他碰到自己似的了,而且也是一个劲的躲闪,就像是老鼠遇到了猫咪一样,感觉到非常焦虑不安,还有着些许的抵触感。

    何福说:“你把手给我放下来,不要离我那么的近,你到底是想干什么啊?”

    何才茂说:“我能够干什么,就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是会做一些什么事情,我也是没有恶意的,我是可以告诉你,我看到了有那么一些东西。”

    何福说:“什么东西?”

    何才茂说:“那应该是你,现在并不想继续再看到的了,那就是黄皮子(黄鼠狼),我也看到了,就在窗台上面。

    何福说:“这些也是不用说的了,难道你根本一直没喝醉,而且也没有睡着,而是在一直盯着我?”

    何才茂说:“我现在是已经喝醉了,也是都已经睡着了,在现在的时候,也就是知道了,我敢肯定的是,再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的眼睛就是,向着窗户那边的了。”

    何福说:“然后怎么样了?你就是接着继续说吧。”

    何才茂说:“然后我就是已经看到了,那个黄鼠狼,他是真的在,直勾勾的看着我,我们两个也是在这里,也就是在这里互相的对视。

    然后你就打算马上就冲出去,手里面拿着木棒,我就一把抓住了你的衣角,然后就是感觉到了,有一阵一阵的模糊感觉,然后我就不知道。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是不能够完全确定的了,虽然是这样的了,可是我感觉还是黄皮子,捣乱的那个,可能性比较大了。”

    何福说:“还真的是这样呢,那你肯定是被黄鼠狼,给突然附身了,要不然的话,也是不可能,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了,所以听你这么一说,我还是会选择,继续相信你的了。”

    何才茂说:“我也是感觉到了不对劲,才抓到了你的衣角,就是怕你突然跟出去,要是跟出去的话,那可就要是遭了。

    何福说:“跟出去又能是怎么样,我也是打死过黄皮子的,还会惧怕它们这些东西吗?你未免太小看你爹了。”

    何才茂说:爹!你误会了,其实我根本就没有,丝毫小看你的意思,是不完全的给理解错误了。”

    何福说:“那你说说,我看你会怎么解释清楚!”

    何才茂说:“黄皮子曾经是害过人的,爹你知道吗?而且这种事情,也是一直层出不穷的了,这个也是都知道的了,有很多很多的故事,村子里面的人,也都是会讲过,尤其是在我小的时候,也是还听过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