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突然就中了邪!
    可是不知道究竟是因为怎么回事,王启和就是还没出大门口呢,就扑面迎来了一阵,是非常非常恶心的感觉,那种感觉是非常难受的,就好像是吃了什么,非常血腥的东西了,才是会突然就变成了那个样子的。

    而且看看他的那个样子,真的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做作,可是这件事情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情可真的是真的,没有一丝一毫欺骗的意思,甚至也没有代入到这些之中,那种难受的感觉,也真的还是可想而知的了,因为那个感觉,肯定是非常不好受的了。

    王启和就捂着自己的肚子,然后慢慢的蹲了下来,蹲在了地上也就有那么一种,好像是马上就要憋不住尿了似的,好像就是在刻意的憋着,其实并不是这样的,中午吃完饭的时候,还是没有见到他怎么样的,而且在吃饭的时候,王启和没有一点不对劲,吃饭的时候,都是一直在大口大口的吃着,就好像是很久没有吃过饭了似的。

    而且这几天家里面的伙食,一直都是很不错的,他们这些农民是非常感谢老天爷的,因为今年并是没有,闹一些什么天灾之类的灾祸,要是这样一直坚持下去,而且在这其中,并是不会出现一些,究竟是一些什么样的差错了,到了马上快要秋收的时候,肯定就是会落得一个大丰收了,到了那个时候,想必村子里面的每家每户,都是可以过上一个很好的生活了,可以过一个朗朗呼呼的富裕年了。

    王启和的儿子名叫王锦奉,他的儿子媳妇叫做杨笑萍,他们两个人是拿着锄头之类的工具,走在了王启和的前面,一开始的时候,也是并没有发现的,他的儿子甚至上根本就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这个老爹,都已经是跪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不停喘着粗气,而且呼吸根本就是,明显的不均匀,因为他的胸口起伏是很大的。

    还是自己的儿媳回头看了看,才是发现了他已经都是,双腿都跪在了地上,而且脸色变得阴暗发白,就好像是没有了一点血色似的,而且他额头上也是,变得突然青筋暴起,王启和当时的时候也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自己是一个怎么回事,突然就是变成了这个样子,也是都感觉到了很大的不对劲,因为自己以前从来没有什么疾病,况且自己也是练武出身的,自己的身体素质要强壮的很多,这个他们也都是知道的了。

    杨笑萍一看这个场景肯定是不对劲,就立马拽了拽王锦奉的衣角,王锦奉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的媳妇又是要和自己开一个玩笑,因为杨笑萍以前的时候,也是这么的一直琢磨着他,他也是上过好多次当的人了,而且每次都是上当了之后,一点的记性也都是不长的,而且在每次的时候,都是会变成这样的了。

    虽然王锦奉也是很讨厌杨笑萍的,不过再怎么说,她也是自己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女人,为了娶到她,王锦奉也可算是费了有九牛二虎之力的,虽然这句话是这么说的,但是自己媳妇有时候干的事情,自己是真的受不了的了。

    在每次这样的时候,他都是会突然马上就转过头去,之后就是会被无故戏弄一番,自己有点时候,真的是非常觉得很惨,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丝毫都招惹到他什么,可是最后的结果都是这样,这次杨笑萍又是叫着自己转过头去,自己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肯定是会有这,什么样的猫腻正在等着自己呢,这个也是不用说的,也是非常非常肯定的了。

    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世界之中,有的人会说这个世界非常大,而有的人则是会说这个世界很小,任何人都是不一样的,甚至于说每个人的手指,都拿出来比一比,都是不会一样大的,人的手指都是不一般的粗细,这也就是更加何况是任何的事情了,任何的事情发展,都是会有着他本来,就是该有的定性,有的人说世界大,有的人说世界小,那就是仅仅取决他的世界观了。

    所以就这件事情而言的话,世界观的大小也是,非常非常有着必要的,而且也都是不能够随便进行忽视的,因为这件事情可是不是闹着玩的。

    杨笑萍就是在这个时候,就是已经突然就马上,就把自己的手牢牢的,死死的就抓在了他的手上,王锦奉还以为她,这又是要干什么呢,然后就对她说道:“别闹了!咱们去下地干活,你要是想怎么样的话,到了晚上也就是全部依你了,现在爹还在咱们的后面跟着咱们,和咱们一起去地里面干活,再说了,孩子不是还有我姐照看这呢吗,你担心什么啊,咱们快走吧,这点活不管拖到了什么时候,都是会要继续干下去的了。”

    王锦奉也是牵着她的手,就是想着牵着她的手一起走,可是他往前面拉了杨笑萍一把,可是连丝毫都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是一点都不动,也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才是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他也是一惊,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有一点不对头啊,真的是非常的奇怪了,王锦奉也是察觉到了,又不对劲的地方了,只不过是现在一直都,没有再继续说出来的。

    王锦奉说:“笑萍,今天你到底是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如果要是哪里不舒服,还有什么地方不方便的话,那怎么就先开始休息休息,等好了咱们再去田地里面干活,反正那些活也还是不能,越变变得越来越多了,这个又不是钱,要是钱的话,变得再多的话,咱们也是不会嫌弃扎手的,对吗笑萍?”

    “”

    杨笑萍这次竟然是没有回他的话,不过他也是感觉到除了什么,杨笑萍握着她的那双手一直在发抖,好像是看见了什么样,非常非常可怕的东西似的,才是会变成了那个样子的,不过要是想想的话,也还是有点道理的,还有值得一提的就是,杨笑萍的手里面手心之中,那可真的是都是有着汗水。

    那汗水的感觉还真的是非常湿漉漉的,而且还是有一些非常粘稠似的,看来她是非常的爱出汗,而且一旦出汗,出汗分泌的汗水,就好像是自来水一样,总也是流不完的一样。

    王锦奉一见到这样就是,感觉到了非常的不对劲,说道:“笑萍你到底是怎么了?快回答我说的话啊。”

    “”

    又是一阵沉默的声音,这一下子他也就是感觉到糟糕了,这次发生的事情,可真的不是要玩弄自己啊,自己就马上回了头,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带给他的可真的就是,非常非常恐怖的了,这个也就是非常不敢想的了,这个谁又是能够说的清楚,到底是会怎么回事的呢?

    根本也就是丝毫也是,一直都说不清楚的了,这个肯定就是真的了,而且也是绝对没有这,一点半点的虚言,顺势就直接掺杂在了,这个的里面了,这个也都是一点也都不敢想的了。

    映入眼帘的就是很恶心的画面了,自己牵着自己媳妇的手,杨笑萍也是被吓的满头大汗的了,然后她就好像是要开口说话了,说:“锦奉!刚在我看到了院子里面,有着一个很大很大的黄鼠狼,搜的一下就立刻不见了踪影,不知道到底是跑到哪里去了,反正总而言之,都是觉得非常的奇怪了,而且还很不正常,爹已经昏倒了!

    王锦奉看来看,地上他爹王启和吐了满地都是,而且中午吃的东西,也基本就是全部都吐出来了,据说这件事情之后,杨笑萍偷偷的和王锦奉讲的,那就是吐出了很多的鸡肉,而且在哪一堆恶心的东西之中,还有这母鸡的鸡毛。

    难不成王启和是把母鸡直接抓了起来,给二话都不说,直接就是把整只鸡,给活生生的就给吞下了肚子,要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也是未免有一些,太是过于血腥残忍一些了吧。

    他们两口子都反应了过来,就是以为他爹肯定,是已经都是中邪了,要是不然的话,也是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王锦奉刚刚要去上前碰王启和,可是王启和的反应那可是比较激烈的,就和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似的,就是想着把他给抬去村子里面,专门给别人看事情的,姚瞎子的家里面去看看,姚瞎子在这一方面,是有着很大很大的经验的,而且也算是一个老手子了。

    虽然是发生在了自己家里的院子里面,可是王锦奉的大姐王兰,竟然是连院子里面发生的所有事情,也都是一丁点也都没有听到的,王兰在这个时候,正是在家里面收拾完碗筷,就准备哄着自己的,那个大侄子睡一个回笼觉。

    王兰也是准备了有着好几根的洋火,可是都烧灭了还是点不着,就是想着点着了,能自己烧一点火,王兰她也是犯了嘀咕了,但是想想自己没做啥缺德事,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就不害怕,念叨:“哪个小鬼儿想整老娘,我可没空跟你逗闷子,我一会还要做饭呢,赶着做饭给地里干活的人送去呢。家里就这几根洋火,没了还得等有集市才能买。”王兰念叨完了之后,就是顺着手,又是划了一根,这下自可是挺好的,终于是已经点着了。王兰也挺高兴,就说:“一会蒸好白面大馒头,给你多留两个。”

    又往锅里放了几个大大的红薯,一道蒸好了白面馒头。中午终于到了,馒头也还是终于蒸好了,王兰就是又去了,菜园子里面摘了一点黄瓜,又是摘了一些辣椒和小葱,用大碗盛上大酱,就是准备留着吃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