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险些就被掐死!
    奇怪的事情就是这个,他们在外面所说的话,还那个就是,这个王启和都是已经吐了,而且还是吐了一地的,鸡骨头还有鸡毛。

    而且在这一堆的东西里面,还是会掺杂着有着,一些血了呼啦的东西,看上去那是十分的恶心。

    而且还是从哪里传出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恶心气味了,那气味真的是血腥的不得了,血腥的气味大的很,而且也是传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院子里面的血腥味道也是极大的,就是在这个时候,家里面的窗户正在大敞四开的,看那个样子的话,那也就是窗户根本就没有关闭。

    这一阵的血腥味道,也就慢慢的传到了屋子里面,那一阵恶心的气味,可真的是让他感觉到了恶心,就和谁们家里面,正在宰牛杀羊似的。

    血腥味是铺天盖地的袭了过来,不管用什么方法好像都是拦不住的,而且王兰也是非常的肯定。

    整不好的话,这阵恶心的味道,应该就是从自己家里面的院子里面,慢慢的给传进来的。

    这个到底是应该怎么办呢,自己又是不能走太远,因为自己的大侄子,现在是在炕上面,一直是呼呼的大睡。

    总不能带着自己的侄子,和自己一起去外面看一个究竟吧,毕竟自己的侄子,现在也是睡的愣不楞眼的,万一如果要是出了什么事情。

    而且还是着凉和感冒的,那种感觉还是很难受的,严重的话可能是会高烧的,高烧的感觉是火烧火燎的。

    会立刻让人感觉到了,非常非常的寒冷的,哪一种感觉想必也是,可想而知的了。

    自己要是擅自,带着自己的大侄出去了,被他爹和他娘要是知道了,就该又是一阵不停的埋怨了,这里是正赶到了农忙的时节。

    谁让赶得是这么的巧呢,既然赶上了农忙的时节,那自己也没有神力的,不是自己说可以错过去,就可以马上错过去的。

    要是如果这样的话,未免是显得有一些,太是过于片面的了,你真的以为自己是一个,会变魔术的魔术师吗?

    魔术其实说好听一些是变魔术的,就和掌控了一些魔法似的,可是要是如果这么想的人们,可就真的是比较天真无邪了,就像是很傻很可爱的人了。

    魔术掌握的只不过是一种障眼法,要是说白了就是骗人的,可是就是因为这一种,名字叫做魔术的东西。

    的的确确是能够骗过人的双眼,不管怎么说的话这一点是很正确的。

    不过你以为这种障眼法,也是不需要技术的吗?

    不不不!

    想的比较太片面了,别是以为变魔术就一点也不需要技术,变魔术也是需要技术的,而且技术还是要到位,如果要是一点也不到位的话,那可就真的是比较天真了。

    每到那个技术的话,就是连小孩子的眼睛也都骗不过去,那就是又凭借着什么来哄骗大人呢,能骗过去的方法,这也就是几乎为零的了。

    王兰现在也就是立马,耐不住自己天生就好奇的这个性子,而且还都是一点,也都是就忍受不住的,所以先放下了手中的东西。

    然后就是已经开始了,看了一眼自己的大侄,还有没有正在睡觉,王兰就是轻手轻脚的来到了,大侄子正在睡觉的那个屋子里面。

    看到了自己那个脸蛋胖乎乎的大侄子,正在自己已经是烧的,热热乎乎的火炕上睡着觉,而且还是在熟睡着呢。

    自己也是不会去多远的地方,只不过是去,自己的家院子里面看看,到底这个血腥气味。

    到底是从哪个地方给传出来的,因为自己是根本不知道,这到底应该是怎么回事的了。

    所以她也是感觉到了,很是奇怪的了,也就慢慢的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然后就是立马二话不说的,就马上立刻打开了门。

    打开了门也就打开了门,可是眼前发生的一切,也是让她感觉到了浑身发抖,她以为自己的老爹,早就是和自己的兄弟还有弟媳妇,早就应该是地里面干活去了。

    更是何况已经过了这个时候,怎么这三个人,还是在这个院子里面呢,而且那一股血腥恶心的气味,就是从他们哪里传过来的,别提是有多恶心了。

    这一股恶心味要是一上劲的话,那可就是非常的难受了,王兰刚才就是在做白面大馒头,刚出锅的时候自己已经捏了一个。

    非常大的大馒头,然后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而且吃的也是津津有味的了。

    而且现在听到了这么难闻的味道,勾的他的胃现在,都已经是开始,那样的连连作呕了,差一点险些把吃的大馒头,给一下子就直接干呕出来。

    不过还好自己没有干呕出来,被自己给忍住了,忍住了之后也就没大事了,王兰的脸也是被憋的通红,而且还是会有着一件事情,是特别特别值得说的了。

    那就是自己分老爹,正是偏着腿坐在地上,用自己的两条胳膊加着两只手,一只掐着弟弟王锦奉的脖子,另一只是掐着弟媳杨笑萍的脖子。

    两个人的脖子已经都是,被掐的都要淤血了,而且两个脸都是给憋红了,掐着脖子肯定是出不来气的,这个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自己老爹王启和的两条胳膊,还有着那个自己额头的地方,都是青筋暴起的样子,看着就是很狰狞的样子。

    会是让人都是会,感觉到那一阵害怕了,哪一种害怕的感觉,也就是可想而知的了。

    王兰现在也是乱了阵脚,一时间也是不知道,到底是应该怎么办了,现在的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难道是自己的老爹,突然就是这么的中邪了?王兰的第一反应,其实也是应该这样的了。

    就在这个时候,自己的弟弟王锦奉也是开始了,把自己的手慢慢的抬了起来,此时的老爹可能就是彻底中邪了。

    两个眼睛现在是一点也看不到,黑色单位眼珠了,只是能看到全是白白的眼白了,看着就是很瘆人的了。

    跟别提就是连带着看,并且是直接给说出来的了,那种感觉其实想必,也是非常可想而知的了。

    王锦奉慢慢的把自己的手,给搭在了王启和的胳膊上,搭在了之后,王锦奉也就是感觉到了什么,那就是他的胳膊真的是非常的坚硬,而且没有了一丝一毫的韧性。

    就感觉是一具,冰冷僵硬的死尸一般了,而且身上好像是散发着阵阵的寒气,身体上也还想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温暖感觉了,不过这些也是知道的了。

    毕竟王启和是现在已经是中邪了,既然是中邪了,那么他还是有可能是自己吗?

    要是仔细好好琢磨和品味一番,就觉得是很有道理的了,既然是这样的了,他就肯定已经不是自己了,因为变成了中邪的模样,那么他也是肯定,是这个样子的了。

    王锦奉的手已经是放好了,就想着立马挣脱开他的胳膊,要是不然的话,他和自己的媳妇,早晚就会因为窒息而死。

    这个你说要是死在别人的手里面,那也就是也就算了,可是怕就是怕,自己是有可能死在了,自己的老爹的手里面了。

    那可就是真的惨上加惨了,那种感觉想必,也是非常的可想而知了。

    自己现在就要坚持不住了,看到了旁边站着的大姐,你好像是马上看到了,一颗是无比珍贵的救命稻草了。

    因为得到了它,也就是可能救自己的,这个虽然不是很值钱的,这样一个的身家性命了。

    王锦奉说:“姐、快,拿那个…打晕他!”

    王兰也是看到了和听到了,自己弟弟王锦奉吩咐的话了,而且还是非常的重要了,自己也是必须要遵守的了。

    因为眼看着这两个大活人,就是要被自己的老爹,给这样死死的掐死了。

    王兰也就明白了,看向了一旁的那个木头棒子,那是一个农村,那是专门用来打枣的一个工具,在农村那可是比较常见的了。

    因为要是用那个东西打枣的话,也会是更加的方便省事了,要是如果不然的话,这个枣树上的大枣,那都是应该怎么处理的。

    没了工具就是一点都没有,办法打下来树上的,那些个大大的枣子了,那可就是专门看着光着急了,哪一种感觉可真的是,很不好的了而且也,还是非常的难受了。

    王兰也不管那么多的了,即使眼前的这个老人,是自己唯一的父亲,可是现在的他,马上就是已经要,把自己的儿子和儿媳给活活的掐死了。

    不管怎么样,虎毒他还是不会食子的呢,更何况是具有很多很多,人情味的人了,可是这些话也是不要对着,现在的王启和继续说下去了。

    因为现在的他,好像是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变得已经不是自己的模样了,就活脱脱的像是一个,没有毛发的畜生一样,而且也还是嗜血如命的了。

    王兰拿起了那一把棍子,直接向着他们跑了过来,王兰的身体,到还是算比较丰满的了,不过到了现在的这个年龄,还是没有嫁人的。

    不过据说是有很多很多的原因,不过事情还真的是比较不少的了,就是因为还没有遇到自己的心上人,所以还是不想嫁人的,因为如果要是强迫自己。

    就这么嫁给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那么这个辈子,她也是不会再继续幸福的了,还有一个原因那就应该是,他舍不得自己的老父亲,所以才是舍不得嫁人的。

    就在这个时候,趁着王启和现在还没反应过来,直接就是轮圆了自己的胳膊,直接就是开始了,一棒子搭在了王启和的后脖子上面,王启和直接就是应声倒地了。

    并且刚才长时间抓着,儿子和儿媳两个人脖子的两只手,也开始慢慢的松了下来,好像是暂时的晕死了过去。

    王锦奉和杨笑萍他们两个,好像就是已经全部都是,跪在了地上然后,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好像是要憋死了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