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王启和晕死过去了
    可是把王锦奉和自己的媳妇杨笑萍,差一点就是可被掐死了,哪一种感觉真的是非常的难受了,他们两个反应了有着好一会,才是会逐渐慢慢的反应过来了。

    要不是自己的大姐,马上拿着木棒,把王启和给打昏了,现在躺在地上断气的,那可就真的是,也不可能是别人的了,就应该只能是王锦奉和杨笑萍了。

    所以他们肯定是会感到了,非常非常的庆幸了,毕竟自己没有死在,自己老爹的这个手下,他肯定就是非常的落魄了,和自己的媳妇,就是成为了两个冤魂了。

    王兰说:“锦奉!爹这到底是怎么了,你好好想想主意,接下来到底是应该怎么办呢?”

    “”

    王锦奉的呼吸开始平稳了一些,不过现在心里面,还是依然没有稳定下来,不过这个也是非常非常,能够理解的了。

    毕竟是刚才受到了那样血腥场面的熏染,惊吓的程度肯定是不会少的了,这个也是能够理解的了。

    王锦奉:“姐,要不咱们先把爹,给抬进屋子里面去吧,然后让笑萍她去拾一些土,把这里给处理一下吧。

    要不村子里的人要是看到了,还以为咱们家出了什么大事情呢。”

    王兰也是点了点头,不过随机又开始摇头了,说:“这个倒是可以的,可是要我说,还是找咱们村子东头的,那个能掐会算的姚瞎子来看看,他肯定是能看出爹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王锦奉说:“那如果要是这么一整的话,整个村子里面的人,差不多是都应该知道了,咱们家发生的事情了,村子里面的人肯定就是,会看咱们家里的笑话地。”

    王兰说:“锦奉啊,你怎么还是这么的倔犟呢,你想你儿子还有你的媳妇,要是如果爹现在身上,真的是被什么东西给附身了,咱们要是不找人来看一看,那你认为这样的话,他还是有好的吗?”

    “”

    王锦奉又是一阵的沉默了,他也是丝毫不知道,到底是应该怎么办了,他姐这么一说的,他的心脏也是,逐渐慢慢的开始了。

    扑通扑通的像心里面,有着一只小鹿似的,扑通扑通的在这里乱撞了。

    王锦奉说:“那要不我去找?”

    王兰说:“先别着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也都是要保持一颗平常心的了,就算天要是塌了下来,也是必须有人在顶着的。”

    王锦奉说:“那应该怎么办呢?”

    杨笑萍说:“你们两个别再继续争论了,要我说的话,还是我去吧!那是因为我走的比较快,就是自己的脚程是比较快的,应该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就是可以立马回来的了。”

    “不行!”

    王锦奉和王兰这一对姐弟两人,都是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而且说的也是比较真的了,就是他们两个还是觉得。

    她要是去还是不行的,好像是因为是有什么考虑的,所以就是不想让他去的了。

    当然了这一点还是,能够可以好好理解的,那就是因为这个,孩子还是没有人带着的,这次下地干活是一个例外,可是就是因为出了这么一码事情。

    所以肯定也还是,一点也都是没有,这次下地干活,也是一点的也没有实现了,这个也是肯定的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来了。

    还是会去琢磨着一些,什么样的事情来了,反正要是最保险的方式,还是应该尽快一些,来请一个先生来的了。

    因为先生会看这方面之类的事情,他这明显不是患了什么病的样子,要是说的通俗一些的话。

    像是王启和现在的这个病症,肯定是无法可以用药物来,进行着多次的康复治疗的了。

    而且这个病症来看的话,他所患有的就是有可能是,一种什么癔病了,这个名字就是叫做癔病,应该就是患有什么。

    这类那些精神疾病的人了,因为只有他们这些人,才肯定会是癔病的发病体了。

    而且癔病要是再说白一些,那就应该是一个精神病了,而且精神病患的还不知道是怎么患的了。

    这个你说让人急不急啊,这个肯定是会非常着急的了,也是不用去多说一些什么了的。

    所谓何为癔病,就是一种常见的心理疾病了,多在精神刺激或不良暗示后发病,可呈现精神、神经和躯体方面的种种症状,症状有鲜明的情感色彩。

    这个就应该是对于,所谓什么为癔病的解释了,而且在字里行间之中,多少也都是肯定会,表现的有多么多么,内个是什么的了。

    杨笑萍看他们两个,姐弟两人居然是,回答的有那么的相同了,也就是非常的觉得,有一些非常的不可思议了。

    姐弟两个人,难道是有着什么心里感应似的,所以才是会回答的,那么样的如此神似了。

    要是如果这么想想的话,那还就是真的差不离了,也就是有着,**不离十单位那个意思了,就算是现在还没有达到,不过也还是要快的了。

    杨笑萍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既然是找人来,咱们三个人还是谁都去,不是谁都行吗?难道还有什么别的了。”

    王兰说:“弟媳妇,大姐是没有别的意思的,就是这孩子就和你亲,现在还没有醒呢,还在大火炕上面,就是一直的正在熟睡这了。

    杨笑萍说:“那么,大姐的意思是什么呢?”

    王锦奉说:“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呢,大姐的意思肯定就是,想是要她去然后你就在家里面看着孩子,地里面的活,那现在也还是没有办法干的了。

    那是因为现在又是,突然出来了这么一档子事情,现在是肯定没有办法的了,再说了也没有了那么一段非常宽裕的时间了。”

    杨笑萍说:“我当以为是什么呢,原来就是因为这个事情啊,那也就是没事的了,这样也就是这样吧,我正好可以在家看孩子,我同意!”

    杨笑萍答应了这一件事情,王兰也就是点了点自己的头,然后就是已经开始了准备。

    不过他们三个把王启和,给抬进了屋子里面,不过他们也是都明白的,他现在是没有发疯,那就是因为还没有苏醒过来。

    如果要是等着他苏醒过来的话,那么他就是应该要,会去干一些什么比较是,非常出格的事情来。

    直到现在还是没有发生呢,也就是还算是好一些,如果要是真的发生了的话。

    之后要是会怎么样的话,那么还要是怎么说的呢,这样的事情也是,丝毫没有办法说的了,倘若要是真的出了一些差错,那么到底是应该怎么办呢。

    要是等着真的发生了,也是将会感到,非常非常的追悔莫及了,如果要是真的演变成,那样似的情况,那可就是真的会感到,已经是鞭长莫及的了。

    到那个时候也就,远远不是他们能够去完全控制的了,所以这些还都是,想的实在是太多了,本来就是不能够,去思考和这么想的了。

    他们几个商量了一下,用粗布绳子把老爷子先给捆住,要不然他如果要是,再次发疯的还,也就是不会有人,受到他发发疯似的伤害了。

    哪一种伤害可就真的是致命的了,一般的人可真的是受不了,所以也就是心里面这样想想罢了,哪一种伤害得是有,多么多么的残忍,才会变成一个那样的样子。

    刚才苏醒着的王启和,就是活脱脱一个,刚刚从地狱跑出来的恶鬼一样,就是一直在好像,寻找自己的猎物一样。

    不过让王启和儿子,王锦奉想不到的就是,自己的家里面这个老头子,到底是怎么会惹上邪魔外祟的,老头子当年参加过太平军起义。

    况且也是练了一辈子的武术了,怎么会变成这样一个样子呢,这就是让他们所都是,一直以来都是想不通的了。

    王启和的身体也是非常非常的棒了,不是为了别的,就是觉得有一点很不可思议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一个样子,如果要是真的是这个样子的话,那可就真的是,是太过于奇怪了,并且还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了。

    王兰也就开始操持和准备,毕竟自己无去姚瞎子家里面,恳求他来办事,是不能空手拉脚的去哪里的,因为这样一看,就是非常的没有诚意。

    并且也是一点的理解都是不懂的,这个应该是叫人们怎么说呢,反正人吗也就是那么一会事情了,人的一辈子不常去,但是对于人类的生命,也就是算上可以了。

    一个非常长寿的人,他能给活到一百岁也就不少了,但是超出一百岁的人,可真的是非常的少了,人们也都是知道的,要是如果能多活一天,那也是好的了。

    有那个人不想多活一点是一点呢,当然了,那些恶意自杀的就是除外了,他们只不过是能算一个意外了。

    而且这个意外还是不小的,虽然算不上是很大的,但是也是不算小的了。

    王兰也是正在琢磨着要去,拿一些什么东西,去姚瞎子的家里面看看的,他就在一个大大的篮子里面,装上了刚刚出锅的,香喷喷的白面大馒头。

    毕竟那个时候的白面大馒头,可是真的不会轻易吃到的,他要是现在能吃到的话,准也是睡觉的时候。

    那都是能够噗嗤一声,给一下子就能,突然就是这么笑出声音来的,可想而知这白面大馒头,是多么多么的非常来处不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