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小鬼吃食!
    这个白面大馒头,可全都是农民们好不容易,就是被这么慢慢的,给积攒出来的了。

    还不是因为今年的收成比较好了,要不然的话,哪能吃上这个热气腾腾的白面大馒头。

    说不定是到了那个时候,就连一碗非常普普通通的一碗渣子粥,都是已经会喝不到的了,这个还真的不是胡说八道了,在收成不好的时候,那可真的是比较困难了。

    这个虽然也是不可逆的,但是哪里还是会,没有一个人是想要改变的了,要是问问别人单位话。

    那是任凭是谁,也都是不会愿意,去吃哪一个谁也不爱吃的,那个玉米面渣子粥的。

    都是会连犹豫也不会犹豫的,去选择吃那个白面馒头,毕竟白面大馒头,可真的是纯手工和纯白面,就是这样子才制作而成的了。

    渣子粥和白面馒头,两者会二选一,你们是会选择那一个,不是我想的太过于片面了,那是因为已经都是猜中了,他们是肯定会猜想到的。

    还是大多数人,会连犹豫也是不犹豫的,直接就是去吃馒头,而且是对一旁的那些渣子粥,却是浑然的都一点,不感兴趣的了。

    物以类聚这句话,要是如果用在这里的话,那可就真的是,一点也都是不过分的,再说也不是什么特定的,褒义词和贬义词了,反正也就是表达了一些东西的。

    你说农村小伙子,虽然这些小伙子他们是,非常非常年轻的,而且也是根本就是,一点也不缺少干活的力气,再说了他们也是非常的愿意出力气。

    也就是脏活累活,全部都干的哪一种了,而且也是很负苦的,这样的好小伙子,应该就是打着灯笼都是,非常难找的了吧!

    可是就是找的媳妇根本,就是可以说是很不咋滴的了,她们这一些人,可都应该是非常不怎么样了。

    而且面对着这样的小伙子,还满脑子和嘴上也是不闲着的,说什么就是因为爱情,才是会和他在一起的,而且还要房子和天价的彩礼。

    这要是让别人都给听到了,也是未免会让人感到唏嘘了,明显心口不一的一种表现啊,而且这一种表现,还真的不是有着,一点半点的敷衍了。

    而且敷衍的感觉是会,让别人感到非常非常单位不舒服了,因为是会让别人,以为是在有意的戏弄他了,所以说影响也是非常的不好了。

    王兰也就是知道的,虽然这乡里乡亲的在这个地方住着,即使是没有多熟悉,但是也都是都明白的了。

    乡里乡亲的在一起住着,他也是不能和你说,就是不要去给你看看的了,要是如果明目张胆的要是,这样式的说了话,那可就真的是,太是过于明目张胆的了。

    就整的好像是在要是的,不过事情的发展也还是,真的是这样了,事情的发展都是没准的,也就是非常说不好的了。

    不过做人也是得要识趣的,如果要是连一些趣都不识的话,那可就是相当于,自己在给自己挖坟墓了,如果要是这样的话,无异于是在找死。

    王兰这些事情也还是知道的,毕竟你是去找别人办事情的,你是必须保持住一颗,是非常非常平静的心,也就应该是所谓的一颗平常心了。

    而且如果要是拥有着,一颗平常心的话,那也就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了,因为这样的人,肯定也就是从来都是,一直不争不抢的人了。

    这样的人也不会因为,一些琐碎的小事情,或者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甚至是对别人,那是立即就开始破口大骂了。

    因为他们是有着那样的心态,一直是恪守着自己的了,没有自己胡乱不安的,然后就是独自乱了自己的阵脚,这一点还是比较,能够让人感到非常非常敬佩的了。

    王兰是在自己的家里面也还是,只是养活着,一些牲畜还有着各类家禽的了,不是养活的太多,但是也是肯定一点也都,不会是很少的了。

    这一点当然是能够,从而来说就是百分百的肯定了,也是没有什么别的,可以继续说下去的了。

    那个孩子也就是王启和的,那个是白白胖胖的大孙子,现在已经都是睡了,那么半天的工夫了,现在也就是开始慢慢苏醒了。

    现在的王启和还是,依然是处于一个昏死的状态了,而且还是一直都是那样的了,而且呼吸现在还是比较正常的,胸口也依然是一阵起伏的了。

    杨笑萍抱着自己的孩子,就是想着好好的哄着孩子,因为现在也都是,已经都到了中午了,而且别人的家里面,家里人现在正在歇晌呢。

    现在要是去的话,恐怕是多有不便的,毕竟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可就是会打扰别人吃饭了,别人要是被打扰到了吃饭。

    自己要是好好的想想,还是不要随意的,就这么的去打扰别人吧,因为这样子的话,总归也是非常不好的了。

    如果要是这样的话,是不是会给别人家里,带来那么一丝的困扰,还是非常的有可能,让人家中午吃一个晌午饭,都肯定是吃不了的了。

    因为在这个里面也大多数,肯定也都是农村人的,农村人吃饭可都是,吃饭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而且也是在夏天的时候,把一大家子的人,都是会叫起来,围坐在院子里面的阴凉处吃饭。

    一个放着东西的篮子,也就是放在了院子的,一个屋子里面的窗台上了,这个还是打算放在,留着给他们去地里面送东西用的呢。

    也就是打算一开始,准备下地的时候在准备,给他们三个去送饭的,可是现在连地都没下成,也就是不用再说,去什么别的地方了。

    不过这个王兰,她倒是也没有食言,怎么说的话,他也是都怎么做的了,就是她在之前所说过的话了。

    她然后就是从篮子里面,拿出来了两个白面馒头,放在了这个院子的里面。

    有着一块特别脏兮兮的,然后就是随手,一下子就摆在了一块,那个大石板子上面了,接着之后又是,又摆上了一条蒸好了的茄子。

    这个在旁边看了半天的,兄弟媳妇杨笑萍就是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说的了,然后也是感到了非常的不明白。

    杨笑萍然后就顺势问:“大姐,你这到底是干啥呢,你把这白白净净的馒头,就放在了这个脏乱不堪的石头上面,这都是已经弄脏了,这个馒头到底是应该咋吃啊。”

    王兰一开始的时候,也是没有立即,就是马上回应这件事情,而是自己的手里的活,根本就没有继续停下来的人,然后就是准备了,开始准备开口对他说话了。

    王兰就说:“你就不用管那么多了,剩下里面的东西还是,比较足够你们吃的了,这个你大可放心,根本就是一点也不用担心的,这是一些要帐鬼儿的食儿,你们别胡乱惦记,要不然的话是会,突然出现什么差错的了。”

    他们一家五口人,现在是一个还是昏迷不醒的样子,看那个样子的话,也就更像是在熟睡似的了,他们家里的人包括小孩子,也都是已经全部吃完了。

    王兰也就是吃完饭之后,就是准备去姚瞎子,他们家里面去的了,然后又是顺带着拿了点自家,用高粱酿制的高粱酒,这个酒也是很香的了。

    再说了姚瞎子也是很喜欢喝酒的,这农村人买不起什么,比较高档的酒喝,但是你放宽心就好,这个高粱酒可就是敞开了喝。

    自己能喝多少就可以喝多少的,因为姚瞎子他们家没有高粱,再说也是没有种,就是打算谁要是找他去看事,带上两瓶高粱酒,这个姚瞎子,也是会非常乐意之至的。

    这个王兰还把自己家里母鸡下的鸡蛋,拿过去了一篮子,就是希望这个姚瞎子,能给自己的老爹,好好的看看并且也是好好的拾到拾到。

    到底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如果要是没有被附身的话,哪里是会变成这个样子的,要是仔细的好好想想,也就应该不会是,像现在这个样子的了。

    反正大家也都是知道,这次王启和肯定不会是,被什么好东西给缠上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的了,因为如果要是仔细的思考一下,也都是会知道的了。

    有的时候甚至上,就是可以说是,根本就是不用进行任何的思考了,因为如果要是思考的多了,就会变得非常的,很是伤脑筋的样子了。

    王兰走了之后,就是剩下来了他们三口子,再是加上了还有着,王锦奉杨笑萍和他们两个人的孩子,还有王启和也算着。

    院子里面的地,也还是在前几天刨了一点,因为要好好的翻翻土,然后是准备种菜的,因为要是在院子里面种上了菜。

    因为如果要是,就是这样吃起来的话,是会变得越来越方便,也不用跑那么老远的,然后就是会去那个集市上去买菜。

    如果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可真的是很麻烦的了,就是有那个工夫的话,还是不会费那么大的事呢。

    然后王锦奉让他们母子二人,在另一个屋子里面待着,好是等着有什么事情的话,是可以大声的呼喊,自己也就是能很快马上就听见的了。

    然后他就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来到了院子里面,拿起了那个大锄头,就马上开始了继续锄地。

    王锦奉刚刚拿起那个锄头的时候,是干的很带劲的了,自己看孩子的时候,还是一直就可以,一边看孩子顺捎着歇一会儿。

    王锦奉干了一阵子,扛上锄头就不断的挥动自己的胳膊,也还是都用足了自己的力气,也就是差一点吃奶的力气,也就是顺捎给带了出来的。

    不过值得一提的就已经是,王锦奉还没锄两根垄呢,就觉得自己困的不行,就好像是瞌睡虫,又是开始作祟了,所以才是会变成了这个样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