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幻声!
    就是今天王锦奉不知道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精神状态是不太好的,所以才是会突然就是。

    变成了这样的一个样子,不过也是十分的奇怪,王锦奉当然是觉得奇怪了。

    自己是明明的在昨天,就是已经早早的上炕然后就睡觉了,而且睡的也是非常的香甜,好像是还做了一个美梦呢。

    弄不好的话,是在做梦的时候,口水就有可能是,不知道到底是已经,流出来过多少回了。

    这个也都是不知道的了,再说了也是全都,是不敢确定的了,不知道是为什么。

    才会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总是觉得自己的四肢无力,而且还不是从早起的时候开始的。

    好像就是在刚才,在不大离的时候,就是已经发觉和感觉出来的了,因为这样都是非常有感觉的了。

    而且也是比较知道的了,这个当然是非常正确的了,而且肯定是一点,也是不会有异同的了。

    手脚没力气也还是没办法,手脚没力气又是,能够有什么办法呢?

    这件事情也还是比较伤脑筋的,而且所需要锄地的地,现在也不是有着很多的了,只要是再努力的坚持坚持,肯定就是会很快的熬出头了。

    因为锄完地是除了地里面的田地,没有干完活了以外,也就是没有别的了,但是家里的活还是得干的,人每天活着都是那个样子的了。

    可是不过就是这个样子的了,但是可以努力的话,也是不会有人愿意,是现在这个样子的了,都是会想着努力奋进,奋发图进的好好努力一番。

    因为只有是这样的话,自己的这一天才是不会,那么随意的就荒唐度过了,就是心里面会有着很大很大的满足感。

    虽然每天都会是,过的是很累很累的感觉了,而且生活反而会是变得越来越充实,也是丝毫不会变得怎么样了。

    如果要是每天都是能够变成这个样子,而且还是丝毫也没有局限的了,如果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他到底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肯定也是不会有人知晓的了。

    反正不管是怎么说,自己也许不会变得是,越来越颓废下午了,如果一个人要是真的变成了,一个特别特别颓废的人,那么他也是非常都没有用的了。

    也还是会被世人所不容的,而且还是会遭受到很大很大的排挤了,一个人要是真的是收到了很大的排挤,那么这个人,也是离着被废掉也还是不太远的了。

    要是可以严格一点说的话,他也就有可能是一个,并且是没有一点,什么用处的人了,这个也是非常必然的了而且多少会是掺杂着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必然因素。

    这些个必然因素,虽然听起来根本就是没有什么,但是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因为必然因素,就可能是导致必然,是以后肯定就会发生的事情来了。

    这一点是非常非常的重要了,而且还是一点也不容置疑的了,必然也就是代表着肯定,然而也是会是,非常尤其的坚定了。

    本来杨笑萍也是感到非常累的了,就是已经开始是,想要哄哄自己的儿子睡觉了,然后看看有什么样的活,然后就是可以马上抓紧的干干了。

    可是让她也都是一丁点,也都没有想到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是会这样子的了,难道是今天睡觉睡多了,才是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不过这个孩子,可是非常非常贪睡的了,而且在有的时候,根本就是不用有人哄哄,就可以自己慢慢的睡着了,然后就是可以安静的进入梦乡了。

    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到底是遇到了怎么样的邪**情,才会是变成了这个样子,看来邪性还真的是比较大的了,这个也都是说的,肯定就是句句实话了。

    杨笑萍在平常的时候,也是早就把这个孩子,给哄的马上睡着了,而且每次睡觉的时候,这个孩子都是会睡的是比较比较沉的了。

    就算是有人,在他的面前出特别大的声响,都是非常不容易把他,给特别容易就给惊醒的了,所以说睡的沉,还是比较有好处的。

    毕竟是就着这一件事情来说,那就是肯定是会,不会轻易的就这么惊醒,如果要是遇上了,那些睡觉根本就是,一点也都是睡不沉的孩子那可就真的是厉害了。

    如果碰上了这样的孩子,那可就真的是比较难了,而且肯定就是被难上了,哪一种感觉也是非常不好受的了。

    有谁要是觉得带这样的孩子,是非常非常的好带,那可就真的,是比较那种傻傻的了,给人的哪一个第一种感觉,肯定也会是非常傻傻的。

    因为给人的哪一种感觉,就会是非常傻傻的了,睡觉睡的特别轻的孩子,那可就真的,不是那么容易伺候的了。

    因为如果要是,真的那样会怎么样,只要是有细微一点的声响,都肯定是会发生一些什么的了。

    但是杨笑萍不管是,怎么哄着自己的孩子,可是这个孩子好像就是,对着自己的母亲哄着他,也都是一点也不为所动的了。

    这个小孩子他也就是不睡,过了有那么一会的时间,就是这个刚刚五岁的小孩子,就是开始了指着外面说:“娘!咱们家院子里有着一个黄色的大老鼠。”

    这个杨笑萍也就是当真的了,还真的以为,在这个的外面,是有着什么所谓的黄色大老鼠呢。

    杨笑萍便是抱着,他的这个大儿子,然后就是立马顺着支起得窗户往外看。

    在过去东北的农村,以前的窗户不是左右两扇前后这么开关的,而是上下两扇,下面的是固定的,上面的则有活页,开启的时候用一根棍子顶住。

    等着杨笑萍往外面望去,可就真的是什么都没有的了。

    不过自己的儿子,现在岁数还太小了,可能是心智发展的太缓慢,而且也是不断的增长。

    但是一个刚刚是五岁的孩子,他的那个小小的心智,有是能够反正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呢。

    当然了这个也是十分都,一点也说准的了,哪里会有人,是敢百分之百打着包票保证的,想必要是没有的人,也还是会更加大有人在的了。

    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是丝毫的不足为奇了,甚至于说有的时候,也就是更加的不屑一顾了,因为这个小孩子,他也是对外面的世界,充满着无线的遐想。

    他就有可能是出于好玩,才是会这样说的,为的可能就是吸引杨笑萍的眼球了,这个有可能是他的目的,而且是他的最终目的,虽然是想的有一点太多了。

    但是谁都是有私心的,更何况是一个,刚刚五岁大的,一个心智还是没有彻底发展成熟的孩子,你能指望着他来干什么事情,你又是希望他能够干什么事情。

    这样的事情也都是说不好的,所以也是没有人会是,随意的就这么妄加评断了,有的人可能心里面。

    都是这么在想的了,而有的人可能心里面,不是在这么想的了,因为大家都是不尽相同的了。

    那是因为究其原因,肯定就有可能是,人和人根本就是一点也都不一样的了。

    杨笑萍也是丝毫也都没有当回事,哼哼着摇篮曲儿,就是接着继续哄小孩子,不过这次多少还是有点用了,因为现在的孩子,也是终于开始昏昏欲睡的了。

    等自己的孩子在睡着了以后,杨笑萍就开始下炕和面做苞米面的饽饽,农村农忙时全部都是吃干粮的。

    因为如果要是吃干粮,肚子里面还有食,所以这样式的干活才会有劲了。

    杨笑萍和完面就立马,去院子里面的大水缸里舀水,然后就开始用,自己家里面的大锅就开始蒸饽饽。

    她还是像往常一样,慢慢脚步的走到了水缸的面前,发现平时飘在缸里的水瓢竟然不见了,这可就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了,而且也是非常奇怪的了。

    杨笑萍在自己家里的厨房里面,左找右找东找西找的根本就是,也什么东西也根本是找不到的。

    而且在院子里面刨地的王锦奉,也不知道,是在刚才的那么屁大点的工夫,到底是应该跑到哪里去了。

    就是马上准备是出门看看,好可以是可以看一看究竟,因为如果要是这样看,看的比较应该是明白的了。

    可是非常不凑巧的就应该是,杨笑萍就是在,刚刚是在开始出门时候,就立马是被水瓢子,一下子就是打到了脑门子上打个正着。

    这杨笑萍还是以为,到底是谁家的倒霉孩子,顽皮的皮到上她家野来了,因为感觉是,非常非常的倒霉了。

    杨笑萍然后就是开始了,禁不住一点的怒气了,然后就是用力呸了一口说:“谁家的小崽子跟老娘,是在这里逗闷子呢?我这胳膊腿儿的,跟你们这群小屁孩也是,一点也都是玩不动了,都给我去上别的地方玩去都。”

    要是如果说来,也就是真的感觉非常奇怪了,就是出来了一阵子,一群和一阵子小孩子,正在欢快的笑声嘻嘻的飘了过去。

    但是感觉到非常奇怪和差异的就是,却根本也是见不到孩子的影子,杨笑萍拾起了家里面,水缸里面所放着的那一个水瓢。

    然后就是立马又去抱柴火了,这大夏天的柴火都是晒得干干的,一个火星就能点着的,可是那天也还是,真的是遇上鬼了好像。

    那也就是只有鬼怪,是会有那样的能力了,那天天气很干燥,而且火也还是非常的正常。

    可是非常奇怪的那就是,那天的火不管是怎么点,而且用了很多的方法了,可是就这样死活也都点不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