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野仙!
    这样一来的话,这个杨笑萍也就是,都已经开始起了很大的疑心了,而且他的疑心还是比较重的了。

    刚一开始的时候,她就是觉得哪里肯定是,有些许的不对劲和不对头,心里面也是一直在思考着,可是就是在一时间,也没有想到很多的事情来了。

    不过有一些多疑的她,还是把自己心里面的苗头,已经就是开始指向了,那些个所谓的鬼怪。

    他在一开始的时候,也是第一时间,就已经是想到了,可能就是有可能是鬼怪的了。

    再说了如果要真的不是鬼怪的话,这一件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的,要是如果仔细的想想,可能就是会有那个地方,是已经不太一样的了。

    总而言之来说的话,就是他的心里面根本就是想不通了,如果要是能够想的清楚,事情也不会是变成了这个样子的。

    现在自己的老公公,还是一直都处于,是一个昏迷的状态了,而且他的状态那可就真的是。

    一点情况也都是不好的了,不说别的了这个也是,非常能够肯定的了。

    先是不要管他到底是不是会,已经是那个样子的了,而且现在家里面的人,也都是已经知道了,王启和真的是很不对劲了。

    他就是有可能被什么东西,给那样的缠上了,而且还是有可能是,属于哪一种非常是,难以摆脱的一个种类了。

    王锦奉和杨笑萍他们两个,也是曾经在心里面都想过的,虽然这个姚瞎子,都已经是可以说是,这个村子里面看事看的特别准的。

    虽然也不能算是特别厉害,也是没有丝毫可以,立马是能飞天遁地的本事,但是他也是能够挺厉害的。

    而且不管怎么说,这个姚瞎子他也是,多少都是有那么一些个道行的了。

    这个也就是顺耳一听,反正也不是能够,让别人立马感到渍渍称奇的,但是也不是一点魅力也没有的了。

    要是一点魅力都没有的话,那么这样就和废人,说不定也是没有一点本事的了。

    虽然是没有多少的人说过,但是在心里面刻记的,应该也是能够差不离的了,也就是应该是能够想到的了。

    杨笑萍也知道自己儿子,口中说出来的那个黄色大老鼠,到底应该是个什么东西了。

    不过这个要是,仔细严格的说出来,那可就真的是,有那么一些害怕的了。

    那就是因为,她儿子口中的,哪一个大大的老鼠,要是如果是说白了的话,那么就应该是,一个非常大的黄鼠狼子了。

    不过毕竟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但是还是比较是,相信着自己的眼睛。

    毕竟还是得自己,是非得亲眼所见的才算呢,就凭自己儿子在这里的,一言一语的这样一说,那是因为事情的真伪性,还是等着有关辩论的呢。

    小孩子的眼睛虽然是,比较是很纯净的,但是谁也都是,不敢那样就随意保证的了,那也就是因为着,小孩子虽然有的时候,是不会说一些假话的。

    但是如果说假话的,哪一种可能性,肯定也是非常非常大的了,毕竟谁也都不是一个傻子,都是彼此有着,彼此心眼的人了。

    话虽然说是这么说的,但是杨笑萍已经都是,都要已经快要坚持不住的了,不管是要怎么说的,但是这句话,肯定是永远都是真话的了。

    而且也是不会有很多的虚言,因为这些在这里,也是包括着虚言,也都是一点也都不存在的了。

    家里面还有着好多包,以前上去集市赶集,所买回来的好多盒子的洋火,用洋火点火可真的是,比较的暖和了。

    哪一种非常是,暖和的哪一种感觉,可真的是有那么一点不好受的了。

    杨笑萍就又是,重新从那个火柴盒里面,拿出来了有着好几根洋火,然后一开始是摩擦的,已经都是划着了,都烧灭了还是依然一点也丝毫不着。

    杨笑萍看到了,现在居然是这样的一个景象,然后她也是立马,就已经犯了嘀咕了,但是想想自己没做啥缺德事。

    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就一点也都是不害怕的,要是如果是做了什么,非常见不得人的亏心事,才是会怕各种的,恶鬼是来找自己的了。

    杨笑萍说:“到底应该是哪个小鬼儿正在是,不断的戏弄这我,我可没空跟你逗这一种闷子了,现在的天黑的,也都是算蛮快的了,赶着可以多做一些饭,然后晚上就可以多省一点事了,要不然的话一直这样,也还是感觉是比较烦的了。

    现在的这种感觉,杨笑萍她是根本一点也都是不喜欢的,而且甚至说是有一些的厌恶了,家里就这几根洋火,没了还得等有集的时候才能够买。”

    杨笑萍是在念叨完了之后,又划了一根,这下可真的是已经点着了。杨笑萍也还是挺高兴的,就说:“一会蒸好饽饽,给你们留两个。”

    大锅底下面的火,还是正在不断的燃烧着,并且现在的火还是一点也没有熄灭的,之后杨笑萍又是往锅里面,放了几条嫩茄子。

    一起和大饽饽蒸好了当菜吃的,也就是快到了下午的三四点钟,饽饽也还是终于蒸好了。

    杨笑萍就是趁着这个空档时间,就是马上去菜园子里摘了点黄瓜和西红柿。

    还有红色的朝天椒和小青葱,用家里面的大碗盛上了,还有自己家里面,亲手亲自酿制的大酱,篮子里装上饽饽,抱着孩子就去地里送饭了。

    这么半天的工夫,也可是丝毫也都没有,看见过什么东西,甚至说就连王锦奉,这个人到底输跑到哪里去了。

    也是全然不知道的,就是和没有这个人,也就是没有着多大的区别了,不管怎么说,在目前来看的话,也就真的是这样了。

    区别最大的那就是,王锦奉现在人不在院子里面,他原来就是去,那个地方了,那个地方原来就是,在自己家里面的菜园子里面。

    王锦奉他就是家里面,院子里面的地还没有锄完,那个也就是菜园子里面的了,他又是跑到菜园子里面去了,去锄哪里的地了。

    王锦奉也就是感觉到了,非常非常的那样劳累了,但是还是那样,依然就是坚持锄到了地头,一把放下锄头倒地就睡上了。

    这一睡可就时间长了,一觉竟然直接是,睡到已经快要天黑了,直到他的媳妇杨笑萍过来推醒她说:“锦奉,你今天怎么样子是怪怪的了,你咋了,躺地下睡也不垫件衣裳,而且我还是,叫了你好几次都不醒。是累着了?”

    王锦奉看了看杨笑萍,王锦奉就是立马连忙摆手说:“我没事,就是做个一个稀了糊涂的梦,就跟真事似的。想想就觉得很是哭笑不得了。”

    说着就立马站起来了,然后就是拍了拍身上的土,两个人就是边往回走边听他说梦。

    王锦奉梦到了一个黄毛黄鼠狼,过来坐在他身边看着他。然后就用嘴拱起他来。王锦奉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他居然是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

    就去推那个黄鼠狼,结果那个黄鼠狼突然说话了:“你的家人蒸的饽饽真好吃,我弟弟妹妹都愿意吃,还说你人好。我们一家在那深山老林。

    ,也是早就在山里住腻歪了,所以就是想要上你家住去。也不祸害你们家里的人,还能保佑着你家平平安安的,你觉得这样怎么样啊?”

    王锦奉自己好像是,已经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就马上说:“行啊,我家现在也是,正好是缺一个看家护院的呢,你能干这个活不?再说我家还是养活着鸡呢,你去了不得都给我吃了哇?”

    那黄鼠狼听到王锦奉这么一说,就是立马对着他呲了呲尖锐的牙齿:“我可是一个上仙,怎么能给你家看门?哼!等我显点本事你就得请我回去了。”

    说着就是抖了抖自己的身子,就是立刻摇身一变的,变成了一个二三十多岁的壮小伙。

    长的到还算是挺周正的,然后就立马是往王锦奉跟前一坐,说:“一会你醒了,就马上回家看一看,你家里面的水缸已经是空了,今晚上有可能是做不了饭啦。除非你回家求求我,就能立马变得有水了。”

    这时候旁边又跑过来几条小黄鼠狼,围着小伙蹦来蹦去的。小伙就说:晌午是他们跟你闹着玩呢。你看她们长的好看吧?

    听小伙这么说,那几个黄鼠狼,现在也变成了人的样子,也就算是挺人模狗样的了,有个十七八的大姑娘还真好看。

    就是不会好好坐着,拧搭拧搭的扭着腰。其余几个都是十几岁的孩子样。王锦奉倒是挺稀罕的。

    还没等说完话,就被媳妇一把是给推醒了,王启和在现在的时候,也是已经苏醒了,可是到现在他也是,不再继续发疯了。

    看着那个样子,就是非常的有可能是,已经都是彻底的恢复了,而且恢复的也倒是还是算很快的了反正总而言之,这个也就不算慢的了。

    杨笑萍刚刚是听完,就立马说这个王锦奉是在故意的胡咧咧了。在这个的山上狼倒是不少的,平时黄鼠狼这种东西,可也是非常非常的难以见到了。

    再说哪有黄鼠狼会那样明目张胆的乱窜,除非也是一点都会不想,活命的那一个主了,没事就懒觉还瞎做梦。

    王锦奉也不言语,心里琢磨晌午水瓢和柴火的事。眼见着快要马上到家了。媳妇开始张罗着,开始马上准备做饭了。

    杨笑萍点灯去水缸的前面,就立马是开始了定睛一瞧了,一开始就便是不由得马上叫了起来:“水缸里真的没水了,干干净净一点水底子没剩,跟刚淘过水缸一样似的了。”

    王锦奉现在这下心里面,也就是已经开始有底了:中午蒸馍馍明明还有半缸水的呢。

    过了还没有半天的工夫呢,这平白无故的没了水,而且还是立马见了底,看来梦里的几个,就已经是真是修行的野仙儿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