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好色的黄鼠狼!
    今天最发愁的事情,还是真的已经来到了,那么这一件事情那就是,现在根本就是没有什么,非常好的办法进行做饭了,所以这也是很让他们苦恼的了,这时候天都是已经黑了,去村东头的那一口水井里面打水,根本就是不太方便的了,今天也就是还真不能够做饭的了。

    幸好杨笑萍是在,今天中午蒸的馒头比较多了,灶火上的锅里面还有剩的呢,几个人就着黄瓜蘸酱吃了几个饽饽,原来那天那次王锦奉所做的那场梦,其实那些话应该是,对着王启和所说的了,他们在一开始的时候,还是以为那个黄鼠狼,是来找王锦奉这个人的呢,不过也都是猜想错误了,其实他应该是来,寻找王锦奉他爹王启和的。

    这次既然让这个王锦奉,给这样式的误打误撞了,所以才是会这样的以为,这个王锦奉才是要找的人了,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事情的发展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了,王锦奉在知道是自己爹的时候,也是感到了非常的惊讶不已,虽然也是没有想到的事情了,不过这一件事情,发生的也是比较奇怪的了,而且让别人也是,非常非常的难理解了。

    可是现在的王启和也是,已经都恢复了以前的模样,和在以前的时候,也是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差别了,而是让人感到了和,在以前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差距,不过就是在院子里面发生的事情,现在如果要是再仔细的想想,还是在自己的心里面,有着那么一阵阵的惊吓感觉了。

    而且吐出来的那些东西,想必也是很少有人,不会感到有一阵一阵的恶心感觉了,那一阵感觉可就是,非常非常的难受了,地上都吐的也是,非常乱七八糟的,根本就是没有办法可以入眼的了,那可就真的是比较糟糕了,而且那一种的感觉,也是非常非常的糟糕了,不用是多说别的了,一想想的话就觉得,很是非常的恐怖。

    王锦奉也就是立刻,把他爹王启和身上的绳子给解开了,现在的王启和,也不是在乱闹了,不用再去担心着什么的了,要是如果还是再继续闹得话,那可就是根本不行的了,要是还会伤人的话,到底是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来,大家可都是非常非常的,一点也都是吃不准的了,要是如果吃准了的话,也就是不会有着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来了。

    儿子媳妇杨笑萍其实,还都是挺高兴的了。在农村人来看的话,那就是能够出马是比较受尊敬的,毕竟信的人多了,而且能有些外来收入了。王锦奉也问王启和:“那你同意供它们呐?”王启和听到了便是乐了说:“这几个仙儿看着面善,供起来也行,我就怕出马时候折腾我啊。”

    王锦奉听了之后也点头。愁着说:“要不明天去何家村哪里,专门去请那边的大神过来帮你看看?”

    王启和连忙就摆手道:“不用,看看今天晚上他们过不过来找我。”又呵呵笑起来说:“你说我虎不虎?我还让人家给我当看家狗呢。”

    父子两人一想起这件事情来,想着想着就开始乐了起来。照常铺被睡觉了。果然,这次是王启和在晚上的时候,又是突然就梦到这几个黄皮子了。小黄皮很高兴的问:“水没了吧?我们几个好一通喝才喝完的。你服不服?”王启和听见他们这么说,也就是一点也都没有紧张的,于是就开始跟它们逗了:“人家仙家都是用手一指,东西就变没了,你们还得自己喝啊?不撑的慌?”

    那黄皮子所幻化的小伙子说:”我弟弟妹妹是因为所修行的时间,实在是太过于短了,还没有几年的道行,不能用特别高深的法术,我倒是会掐算和点医术。再说我们去你那,也不用你供奉啥的,也不霍霍村里的的,我们和别的仙全部都是不一路的了。就是你家以后不能养狗。”

    王启和就立马是呵呵的乐,又问:”我这身子禁不起你们折腾啊,听人家说出马都得跟死一回似的。”小伙子却摇头说:“我们不上身的,你有事就心里招呼我们就行,我们能解得就帮你解,我们道行不行的就回山里找祖辈出来。不过你不能贪心,算事就只能收点鸡蛋啥的,不能帮不孝不忠的人了,我们出山算历练。就积功德呢。你平时收的鸡蛋供我们点。过节有好吃的也供我们点就行了,这样我们就挺是满足的了。”

    王启和也就是没再继续寻思,就答应了,又问问有啥说道没有,小伙子都说没有,也不需要请别的出马仙过来领,自己把名头报给王启和了。言语中对附近村子的两个出马弟子身上的仙家还多有不屑。说都是一些小野仙所上身的了,都是很不分轻重的,平时吹牛扯淡还行行,要是说到了真道行,可就还是真的没有了。

    这点王启和没敢附和,记下几个黄仙的名号,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第二天起来,心里竟然明镜似的记着昨天的事,赶紧就立马穿上衣服,把自己的被子,也是给马上叠上了。之后又把儿子和儿子媳妇叫过来一家商量。

    最后让儿媳妇去镇上买红布,让儿子去拉木头订了个神龛,请村里识字儿的将仙家名号,直接就是立马写在了,自己的这个红布上了,因为王启和这个人的出马并没有大张旗鼓的折腾。

    附近的一些村子,也都是刚开始都不知道。但这王启和说的话,也是开始变得非常灵验了起来,比如纳凉的时候说明天下雨,大伙都不信第二天照常下地干活,就他一家没去没挨浇。比如说谁家姑娘哪天就有人来相看,之前都没有任何音信儿的远亲就带着邻居过来相亲。

    这种种的事情一出,大伙才知道王启和这个人,现在真的是不一般了,而且是真的有神通了。说来也是感到了奇怪,自从王启和开始出马了,周围两个村子的两个出马仙儿都开始慢慢的不灵了。听说是那两个出马仙儿都是修炼的,很是非常普通的野仙,没有这些黄皮子本身的仙根好,又跟这黄仙认得,不敢冒犯,所以又进山去修炼去了。

    不过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没人知道,但是王启和的能力是大家都见的。很多的村子里面的人,还都是被救了一回。不过这黄仙认不认识小庙子的黄家仙儿呢?这个我就已经是不知道的了。出马,也是到此为止了。其实农村很多这种出马仙儿的,都是头几年很灵,随后随着名气的增加,仙家可能也会被世俗的赞扬或者金钱迷惑,毁了道行。或者出马者本身把持不住,仙家就会便是自行放弃了。

    一般出马弟子最后的结局都不是很好。但是王启和这个人一直都是心善的,也是从来没有,无缘无故随便的陷害过一个,非常无辜的人了,也是在出马之前,会有着太多的生活阅历,不会轻易的放弃自己做人的准则,所以安享晚年。他家的仙家我觉得介于保家仙和出马仙之间,不上身,不折腾。后来直到了王启和仙去,他家儿子接着是又供奉了几年,却没有任何一点的神通了,仅仅是家道稍好一点。后来他们全家搬走了,之后就不知道他们的故事了。做人真的要一心向善,不管怎么样,都是不能忘本的了!

    其实在有一天的晚上,这个何才茂就躺在炕上,怎么也睡不着,快到半夜的时候,一个黑影闪进来了,一下子就上炕了,他爹何福忽然就从柜子里跳出来,开了一杆子猎枪,那个人扑通就倒下了,结果一看,炕上躺着的是一个非常大的黄鼠狼。

    后来这事没告诉过别人,一年之后他的媳妇,就是生了一个小孩,一身黄毛的,獐头鼠目的,他定睛一看,心里这个难受啊,不过何福很高兴,他希望孙子以后能做个好人也是一个大善人,于是取了个名字叫何善仁。不过这小子还没有在长大了之后,还真的是非常的不行了,之后没有存活了多久时间,就是已经立马是夭折了。

    所以何才茂从刚一开始的时候,就是一直在向,公山化这个人,一直都是隐瞒着很多,已经都是发生过的事情了,不知道到底是不敢说,还是因为怎么回事了,他好像是非常,对着这个话题是很敏感的了,而且也是非常无法自拔的了,这个是他没办法,继续往下忍受下去的了,因为他对这个话题是很敏感的了。

    虽然他没有说,不过后来的时候,他也是会慢慢的听说了,据说是在那天晚上的时候,他在他爹的屋子里面喝酒,并且是已经呼呼大睡的,从而是已经睡着了,而且还是在后半夜的时候,才是会突然醒的了,醒了也就是醒了呗!

    可是没有想到的就是,那只在院子里的黄鼠狼,竟然趁着他的媳妇,正在屋子里面的大炕上熟睡,就是已经强行的和她shui在了一起,这个是没有想到的,不过要是再继续看看,刚刚出生的哪一个孩子,也就是感到了不同了吧。

    那就是因为那个孩子,,弄不好就已经会是,那个非常非常好色的黄鼠狼,它的那个种子也是说不定的了,那就是因为他,还是真的比较好色了,如果他要是一个人的话,那可就真的是,一个超级色的大色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