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南茅北马
    张沙也是觉得,非常的不知所然了,不知道这三具白骨,到底是有着,什么样子的身份还有着来历了,毕竟是可以说成,是非常非常的来历不明了。

    说这个三具白骨来历不明的,也是根本就没有什么的了,但是如果要是不是孟天这么一蹲的话。

    也许还真的是不会知道了,还是真的非常的感谢了,他的这么一顿,又是让他们发现了什么东西似的。

    茅一清说:“这里居然是突然出现了,这三个不明所以的白骨来了,事情说不定,会是发展的越来越复杂的了,毕竟事情这么一发生的,肯定是没办法说别的了。”

    张沙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是这个样子的,但是这三具白骨,说不定与那三个,已经是陈列中的棺材,有着很大很大联系也是说不定了。”

    孟天说:“真的是一点也都没想到啊,事情居然是会,我的一屁股一坐,突然变成了,那么一个样子的了,真的是多少都会,一点也都是说不明白了。”

    茅灵说:“孟天,还真的是这个样子的,真的会是能够,发展成这个样子的了,你这一坐完的话,还真的是发现了,很多很多的问题了。”

    张沙不知道是怎么了,变得好像又是有一些不对劲的样子,好像情绪多少,都是会有着那么一点一点的异常了,变得是非常的不一样了。

    眼睛都变得有一些红了吧唧的,就好像是一个,一晚上没有睡觉的人一样了,反正总而言之了说的话,就肯定是这个样子的了。

    眼睛就是突然充血的一个样子看着张沙的那个样子,他们三个人,肯定是多少都会有一些懵逼的了,都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反正都是一副不一样的样子了。

    要是如果评价的话,还真的是一点,也都是说不出来,一个所以然的了,别的全部是不敢确定的了。

    但是有的事情,这个方面的事情,也还都是可以理解的了,而且也是想到了一些什么事情的了,总而言之简而言之,都是这么个意思的了,都会是不难说的了。

    张沙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们都别拦着我!如果要是谁阻拦我的话,在这里的人都是会死在这里的,肯定是无一例外!”

    张沙突然之间,就从自己的嘴里面冒出来了这样的话,如果要是想必的话,任凭如果要是谁的话,都是不会有着可能,能够顺利的理解了。

    孟天说:“你要干什么?”

    张沙也没有回答他所问的问题,只是慢慢的开始了起身,起身之后也是非常的淡定和冷静,要是如果说的话,还真的会是非常的不正常了。

    张沙现在的样子,已经是中病毒了,变得也是病病怏怏的样子,虽然脸的上面,根本就是不会表现出来,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肯定也会是忐忑不安的。

    他不表现出来的原因有很多,很多很多都是会有可能不明所以,但是他也是怕自己,可能是会引起来。

    很大很大的恐慌了,毕竟这个罪名的话,如果扣在了自己的头顶上,肯定多少都是会不自在的了。

    张沙的身上也有着一把军刀,这把军刀从自己,在大山里面做响马头子的时候,就已经是跟着他的了,也是多少都是有点历史的了。

    毕竟那一把军刀,都已经是跟着张沙好几十年了,几十年这么长的时间,肯定会是不太短的了,多少都会说是,和他有了很长的感情。

    那是因为那一把军刀,见证了太多太多的东西,而且它的刀身上,肯定也会说是,继续残留着很多很多的故事,这个肯定是真的了。

    张沙在当响马的时候,那可真的是何等的风光,风光真的是无线好了,而且他还不是普通的响马,而是一个响马头子,曾经也还是官府悬赏通缉的人物,可是一个官府做梦都是,想要抓到的一条大鱼了。

    到底是何为响马呢?

    就是说在古代的时候,拦路抢劫的强盗,又称“响马子”指盗贼,马贼等作恶多端,为非作歹之人。

    拦路抢劫商旅的强盗,因抢劫时放响箭得名。

    响箭一响,马匪就会杀出,抢劫货物辎重,这个也就是响马的来历了,来的也是比较简单的,就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那就肯定会是响了的。

    响马一词原出于山东一说自东汉以后山东的土匪在马脖子上挂满铃铛马跑起来铃铛很响故称土匪为响马。

    还有种说法认为他们在行动前习惯先放响箭示警常骑马来去故称响马。

    山东历史上多次农民大起义,也有人把响马称为英雄好汉的代名词,但是这个也就只会是少数的了,多数还是会称其为土匪或者强盗。

    其实,许多响马队伍不是土匪,而是农民起义军,虽然都是会被扣上造反的罪名,不过响马也都是,会有一些个绿林好汉,而且那些人,也都是一个赛着一个的非常讲义气了。

    因为这些人都是山大王,也都是可以算是山中虎了,也有人称这把人为马匪,根据人们的描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