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补充墓气上
    这造假古董的讲究,真是越来越了不得啦!不但要兼顾式样、用料、做工,还得管最后一道工序——气味儿!这不,几个财迷心窍的造假鬼,直接把产品基地设在将军墓里了,说是要补充墓气。

    冯家湾镇有个冯大吹。他二十多岁,好吃懒做,一天到晚做着不劳而获、一夜暴富的美梦。他把家里的地租了出去,自己整天游手好闲东游西逛,成了远近闻名的二流子。

    有一天,冯大吹睡到晌午才起来,想到镇上今天正逢赶上是集市,就寻思着去看看,说不准遇到什么发财的大运,可以让自己这条咸鱼彻底翻身的话就更好了。

    出了家门,上村道走出不远,就是冯大吹家那块农田。那地有六亩多,因为他舍不得出力,从来没有过好收成。后来他实在懒得打理赖得种地,好几年前就租给了个叫伍德瑞的外乡人。伍德瑞三十来岁,很能吃苦,在这块地上种起了西瓜。

    眼下正是五黄六月,望着满地的翠皮大瓜,冯大吹馋得口水直流。他侧耳一听,不远处瓜棚传出了如雷的鼾声,冯大吹知道,昨晚上伍德瑞一定是一个人摘西瓜、卖西瓜,忙到天亮送走了拉瓜车,这阵才有空在瓜棚里补觉。

    这可是个好机会,冯大吹故意捏起嗓子叫了两声:“老伍!伍哥!”听瓜棚那边没应答,他就踮起脚,准备跳过路旁的灌溉渠,到瓜地里偷个瓜尝尝。

    刚一抬脚,渠泥中有什么东西一晃,把冯大吹给吸引住了。他这种人,最会做一脚踢出个金疙瘩的发财梦,逮只蛤蟆都巴不得攥出黄金屎来,怎肯放过这蛛丝马迹?于是,他也顾不得偷瓜了,挽起裤腿跳进渠里,在腥臭的淤泥中三刨两刨刨了很多下,竟挖出个古色古香的瓷器的壶来。

    眯着眼瞅了瞅壶底的款识,冯大吹立时心跳如鼓:大唐贞观御制!要说这冯家湾镇地处关中平原,恰在泾渭两河交汇之处,远近地下的黄土中不知埋了多少帝王将相、富客豪商,真有什么宝贝露了头、现了世,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有关某人凭一件古董就发了家的传闻逸事,冯大吹打小就耳朵听出了茧子。没想到这千载难遇的好事能让自己给碰上,他高兴得直龇牙,但转瞬又皱起了眉:瓷壶的壶嘴没了,不是个完器。他又在附近泥水中刨了半天,溅得满身臭泥也没找着,看来是遗失了。

    不过就算没嘴儿,只要是唐朝的,也值不少钱呢。想到这,冯大吹四下望了望,确信没人瞧见,便小心地把壶揣进怀里,往镇上疾走而去。镇上有个算命的苟半仙,五十来岁,暗中干着捣腾古董的勾当,据说是个古董鬼儿,对这事比较在行。冯大吹想把宝物拿去让他先给掌掌眼,估个行情,心里好有个底。

    好不容易找到了苟半仙,冯大吹就立马不由分说把他拉到了僻静处,一亮出宝物,苟半仙的眼睛就直了。他捧起来上下左右瞧个没够:“款式、器型、用料、做工都没得说。孬弟,你可捡着大鱼啦!”

    冯大吹喜得直哆嗦:“我的好仙爷,你可急死我了,你就说值多少钱吧!”苟半仙一亮巴掌:“至少这个数!”冯大吹差点跳起来:“什么,二十万?”杨半仙郑重地点点头:“要是不缺嘴儿,是个全乎玩意的,至少还要翻个三四番。”苟半仙说着,又把壶凑到朝天鼻下嗅了嗅,立时糟了心般面色大变。

    “不对呀!”苟半仙嘟囔着,又嗅了两鼻子,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他两眼一翻,把壶丢到了冯大吹怀里:“哎哟,差点上了当。这壶你拿回去吧,一文不值!”

    刚才还说得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又变了卦呢?冯大吹听苟半仙这么说着急了,别是这老家伙欲盖弥彰,想耍什么花样吧,在这古董行里的水可深着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