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补充墓气下
    可伍德瑞他也不笨,刨开了洞口之后,却再也没了动静。冯大吹害怕了:别是两人想到一块儿去了,那伍德瑞也埋伏在洞外,等他钻出时给他一下子吧。

    冯大吹正在心神不定中瞎琢磨,猛然背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吓得他大叫了一声,回头一看,正是伍德瑞。冯大吹头“嗡”的一声,暗骂自己真是蠢到家了:明摆着墓内另有出口,所以伍德瑞才能来去自如的。要是刚才自个儿胆稍微再大一些,趁伍德瑞迂回进洞时冲出洞口,不也就满盘皆活了嘛!

    冯大吹脸上勉强挂着笑:“伍哥,你咋知道是我打的电话呢?”伍德瑞一撇嘴:“只有你叫我伍哥。行里的兄弟们都称我白哥,因为我小名叫白娃。行啦,现在咱俩同心协力的话,真要是挖出了阴沉棺,我保证肯定亏待不了你。”

    两人在墓室里东挖西寻,想找到藏棺的暗室。偶尔铲出的土块破砖,冯大吹就偷偷堆在墓室东北角。

    瞎忙了一阵,伍德瑞停了下来:“大吹,你别是胡编乱造蒙我进来的吧?”见计谋被识破,冯大吹猛的把手中铁锹掷了过去,打灭了对方手里的手电筒,然后转身向墓道口奔去。这节骨眼上,谁先出了墓穴,谁就占有了先机。

    伍德瑞早有提防,见状一闪,顺势扑过来,在暗中捞住了冯大吹。要说伍德瑞又黑又壮,满身的腱子肌,而冯大吹则是个豆芽菜体格子,浑身上下只有嘴皮子上有二两精肉。可这生死关头,他舍命也要一搏,倒与对方开始斗了个旗鼓相当。

    不过时间一长,冯大吹就不行了。眼见伍德瑞用胳膊把他勒得直翻白眼,突然,墓道里传来了一阵细碎的响动。趁伍德瑞一愣,冯大吹狠命一肘,击得伍德瑞放开了手。

    冯大吹趁势躲到一边,感到后脊背发凉。

    声音在墓室门前停住了,躲在暗处的伍德瑞在地上摸到了手电筒,猛地摁亮了一照,却是韩老二。

    韩老二摆脱了冯大吹后,到约定时间正要与伍德瑞联系,发现手机卡没了。这下他真是抓了瞎,只好掉转了车头,回来找伍德瑞要新卡。到西瓜棚见没有人,他就直奔后坡墓地而来,见墓外有个新洞口,他猜可能是伍德瑞为了工作方便新开的,二话没说就钻了进来。

    一见是韩老二,伍德瑞稍稍松了口气。冯大吹可吓坏了,这下可死定了!但他也是急中生智,抄起杠子就冲韩老二兜头抡去,嘴里嚷着:“白哥!你说用来补墓气的就是他?”

    韩老二一听就炸了,他知道伍德瑞心狠手辣,前任司机就死得不明不白的,要是因为他知道得太多,想把他弄死补墓气,也不是不可想象。韩老二腾地飞起一脚把冯大吹踹到了一边,然后挥拳向伍德瑞冲去:“老子一时贪心,上了你他丫的贼船。这些年跟着你,没功劳也有苦劳,没苦劳也有疲劳吧!你小子竟想利用我补墓气?好,你不仁也别怪我不义!”

    伍德瑞一时不防,被揍得抱头鼠窜:“老二,别听那小子挑拨,我跟他没关系。”韩老二舞拳如飞:“没关系他怎么叫你白哥?”

    本来韩老二就觉得今天有些奇怪:天亮前装货时,他发现一把瓷壶碎了一点儿,伍德瑞倒挺认真,说什么要为顾客着想,残次品不能出库。说罢,伍德瑞随手就把它丢在了渠底淤泥中。后来冯大吹用它碰瓷时,韩老二一眼认出了是自家的货,怕冯大吹纠缠不休真招来警察顺藤摸瓜,才忍气吞声受了他的讹诈。

    这个破壶怎么会在冯大吹的手里呢?一路上他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现在他全明白了,开始不歇气地痛骂伍德瑞:“好哇,这前前后后都是你给我下的套,好骗我进来补墓气,对不对?”

    伍德瑞百般辩解,韩老二就是不肯听。趁乱,冯大吹偷偷往洞口移动,伍德瑞见了,不顾韩老二雨点般的拳头,一把抱住冯大吹:“老二,现在事情不明,千万别让这家伙跑了,否则咱们就全完了。”

    韩老二见状,又有点犯迷糊了。冯大吹知道不能让他清醒过来,赶紧又火上浇油。他双膝一软,跪着抱住了伍德瑞,装作向他哀求:“白哥,你饶了我吧。您让我等韩哥一进来,就一杠子打他个头开脑绽、血肉横飞,让他死了好补墓气,可我实在是下不了这手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