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偷盗败露
    这日晚上,天公也作美,没有月光,四周漆黑一片,寂无人声。陈郎、徐丁和李六先到,重新挖开墓穴口,随后,宋朴、马文九和张谟甫到了,六人点着松油火把钻进了墓室。

    在明亮火把的映照下,只见墓室中央,搁放着一口黄花楠木棺材,四角全是用大块金砖垫起来的。棺材前面立有一块青石碑,旁边各有一个石几,左边石几上放置着一顶嵌满珍珠的凤冠、墓主人的诰命金牌,还有金佛、金菩萨、金童、乌金炉、乌金烛台、金木鱼等。右边石几上放置着春瓶、茶壶、剪、尺、盆、盂等器皿,也全都是用黄金做成的。此外,还有很多金元宝、金古币。这些陪葬品在火把的光下,熠熠生辉,分外耀眼夺目

    六人惊喜若狂,马上二一添作五分赃,将墓内的这些金器瓜分了。

    随后,各自用麻袋开始朝家里搬运。六人中,只有李六住在后街较远。他搬运头一趟时,碰到巡夜打更的何驼子,见他扛着一麻袋鼓囊囊的东西,何驼子问:“李六,都深更半夜了,你这麻袋里装的什么东西”李六谎称:“是红薯种,才从亲戚家讨来的。”不料,李六搬运第三趟时,天变了,下起滂沱大雨,他肩头的麻袋被雨水浸湿,更沉了。黑暗中,他扛着麻袋吃力地在青石板道上走着,突然,脚一滑摔倒了,麻袋里的几枚古金币滚落出来。偏在这时候,何驼子打着灯笼出现了。李六慌了,忙拾起地下几枚古金币,扛起麻袋仓皇地跑了。没想到还有一枚漏下的古金币,被走来的何驼子拾到了。看着李六慌张离去的背影,何驼子不禁疑心大起……

    第二天早上,镇上就沸沸扬扬传开了,虎塘池发现一座古墓,昨夜不知被什么人给偷偷盗掘了

    何驼子得知后,马上联想到昨晚的事儿。他来到李六家中。李六的老婆带孩子回娘家去了,李六蒙着被子在呼呼酣睡。何驼子看到床下的布鞋沾满了湿泥土,心里更有谱了,虎塘池盗墓的事儿准是这厮纠合他人干的。

    何驼子就叫醒李六,让李六借点钱给他。李六刚开始说没钱,随后掏出几钱碎银,说:“我就这点儿银子,你要就拿去。”何驼子没接,反从口袋里掏出那枚古金钱,用衣袖揩擦了几下,也不说话。李六一见,像被蝎子猛蜇了下,心虚了起来:“何哥,你、你要借多少”见何驼子伸出一个指头,李六说,“十两银子,好说,好说。”何驼子却摇下头,“这点儿银子我找你借什么”李六怔了下:“那是一百两?”何驼子又摇摇头,“数目对,只是颜色不对。”李六明白了过来,“你是要我借你一百两黄金”何驼子这才点点头,“不错,你我各自心知肚明,这一百两黄金就算是封口费吧。”李六本是极其吝啬之人,怎肯把一百两黄金白白送他?火气不由上来了,“何驼子,这一百两黄金我要是不给你呢,你想怎么样”何驼子的声音也高了,“这盗墓的事儿要是报到官府那儿,只怕兄弟有牢狱之灾。”李六更火了:“你放屁!你看见我李六盗墓了?老子不怕你报官,你要去就趁早去,别耽误老子睡觉。”说着,又倒在床上蒙起被子睡觉,不睬何驼子。

    何驼子“嘿嘿”冷笑了几声,就拎起床下李六沾满湿泥土的布鞋,走了。

    等到李六一觉睡醒起来,下床穿鞋时,发现鞋子不见了,心知一定是被何驼子当证物提走了。李六心里感觉不妙,马上就去找宋朴和张谟甫,将何驼子上门讹诈他的事儿说了。宋朴忙又找来徐丁、陈郎和马文九,一起商量对策。张谟甫说:“何驼子不是个善良之辈,李六没满足他的要求,他一定会向官府报案。”陈郎埋怨李六:“你也太小气了,已经有了今生花不完的钱,就是给何驼子一百两黄金的封口费,算什么啊”马文九说:“是呀,你现在把柄落在何驼子手上,他要是告了官府,我们岂不是跟你一起倒霉”

    最后悔的是徐丁,他本挖到一窖黄金,一世都花不完,却贪心不足,与这些人掺和在一起。虽然攫取了比上次还要多的金子,但虎塘池有古墓被盗的事儿已经传开了,镇上无人不知。这节骨眼上,偏李六的“把柄”又让何驼子捏住了一旦何驼子报了官,官府严查下来,他与这些人就完了,弄不好,连性命都得搭进去……想到这儿,徐丁的肠子都悔青了,额头上冷汗也冒了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