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终南得道高人
    嘉靖年间,内阁首辅胡嵩痴迷风水命理,深信堪舆方术之说。有一次皇上因为京城下水道不畅,大雨时总引发涝灾,准备进行整修。

    胡嵩听道后,就急急谏道:“启禀吾皇,此事万万不可!下水道修好了,排水固然可行了,可是从风水上讲,水属财,泄水等于泄财。如果把京城里的财都泄走了,皇上您可就没钱花了。”

    他这般爱财,自然积下了金山银海。仓库放不下,就挖了个深一丈方五尺的大窖,运了三昼夜银子才把窖填满,可没填进窖的银子还多得是。胡嵩站在窖边,看着白花花的银子,突然悲上心来:“自古钱是祸害,攒得越多,以后的祸越大呀!”由于存了这个心事,一连好几天他都闷闷不乐的。

    这天,胡嵩一个人着便服到街头散心。拐过一个巷口,对面来了个道人,手执牙板卦牌一路高喊:“一字决休咎,千金散福祸。贫道初经宝地,算命测字,一百钱一卦!”

    胡嵩心一动,细打量,见这道人五十来岁,身材瘦长,目朗神清,倒似有几分仙家风骨。于是他叫住道人,在一旁茶摊上坐下。

    道人自称姓白,自幼在终南山修道。奉过茶后,胡嵩写了个“囚”字,让道人测算。道人一见,啧啧称奇,对胡嵩打了个拱手道:“原来阁下就是胡太师,失敬失敬。”见胡嵩惊诧,道人笑道:“囚字拆开,是国内一人也。大明除了天子,敢称国内第一人的,只有胡太师了。不过贫道观太师眉有滞气,莫非有难言心事?”

    胡嵩一听,对道人深为拜服,一边瞅瞅四周示意道人小声,一边便把心事一吐为快。

    道人听罢道:“原来太师是担心家里钱财花不完啊。好办,儿子花不完给孙子,孙子花不完给重孙,子子孙孙蚂蚁搬山,总有一天搬它个干干净净。”胡嵩苦笑:“道长此言差矣,花钱也得有个路数。若子孙当了官,那些钱无论花天酒地还是买官行贿,也算用在了正路。要是子孙以后沦落成平头百姓,家里有那么多钱,不是被官家陷害盘剥一空,就是被匪贼盯上明夺暗抢,迟早是要招灾啊!”

    道人闻言,沉思片刻:“太师果然见识不凡,深谋远虑。其实这也好办,让子孙世代当官不就行了?”胡嵩一哂:“古人云,君子之泽,五代而止。是说有大德行的人也只能福荫五代后人。老夫久在官场,也算是过来人,想世世代代当官,没有那么容易。”道人却一点头:“有!人生于世戴天履地,若能得天理地理照应,人泽定然绵长。如果太师能寻得风水宝地,百年之后葬于其中,定然能保十世子孙,其中必有一人位居公卿,州府郡县之类小官多如麻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