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家破人亡
    不知不觉到了子夜,胡嵩吹灭灯正要睡去。突然,他觉得手中鼠形一热,接着鼠形一直眯缝的双眼透出一线红光。光线越来越亮,将室内照得如同白昼,同时,一股异香渗出,令人如醉如痴。

    胡嵩大惊,忙唤来道人。道人进屋后耸耸鼻子:“莫非是温香软玉?相传此玉乃上古珍奇,常以十二生肖的形态出现。白天它吸收天地的热量,蕴存在体内,所以摸起来甚是温热。到子夜,它又通过目窍将热力发散出来,本身所具的奇香也会随之沁出。恭喜太师,此玉出世往往昭示天意,能给主人带来祥瑞。”

    道人一席话,说得胡嵩欣喜如狂,可他仍然不动声色:“快看,好像有许多东西正排队从书架上出来,沿着红光往这鼠嘴的孔洞里钻呢。”道人点点头:“那是蠹鱼,专啃书本的蛀虫儿,被红光和香气所吸引,jin ru鼠嘴,又将被鼠体内的热量所杀死,变成粪球从鼠尾处排出来。那时就能判断出这只鼠形的雌雄。若是雌鼠,恐怕太师还不是它的真正主人;若是雄鼠,且年龄与太师相当,那么此鼠出现,就预兆着太师将面临莫大际遇。别的不说,光看这蠹鱼列队,似大臣上堂朝拜一般,恭谨而有序,足见太师威德遍布四海,可见人人景仰了。”

    胡嵩听得身酥骨软,如腾云驾雾一股,又听道人惊道:“看,鼠尾后有粪球滚出。雌鼠粪是两头圆而无毛,此粪是两头尖而有毛,且毛为白色,说明是只老年雄鼠。哎呀,这只老鼠正对应着太师您呀。看来太师往后的富贵荣华已深不可测了。”

    说话间,鼠目中射出的红光渐渐消失。道人从怀里摸出把小刻刀,要把鼠目雕得更大一些:“此鼠眯缝着眼,射出的红光有些凌厉,过于霸道。贫道帮它开开眼,好让它鼠目炯炯,贴近太师,多些柔和的王者之气。”

    胡嵩听得浑身舒畅,意犹未尽道:“一只温香软玉的鼠形已如此神奇,那只逃脱的白兔,不知又该有多少莫测的天机。”道人随口道:“贫道这两天就回去布下天罗地网,专为太师逮这只白兔。哼,难不成它能跑到皇宫里去?”

    话刚出口,突然同时两人念及一事,竟双双怔住。面面相觑了半晌,胡嵩打了个哈欠,假意困倦欲眠,送走了道人。

    这一夜,胡嵩彻底失眠了。

    毫无疑问,这只鼠形代表着他。因为他是成化十六年生人,正好属鼠。而当朝天子嘉靖,是正德二年出生,恰好属兔。

    这些年,嘉靖一直对他言听计从,偏那次他探亲返京后,嘉靖对他不冷不热起来。现在出了灰鼠骑白兔,还有“灰鼠骑兔,天权易柄”的预言,莫非说他要骑在嘉靖身上,代天而立?

    再者,就在前段时间,嘉靖得了无名之疾,躺在龙榻之上,动不动就汗出如浆,像负重奔跑过一般。直到道人打落这只灰鼠,那只白兔逃了,嘉靖才大病初愈。难道,这一切都是天意所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