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高远下山面摊谋生
    高远听到师傅所讲的各种八卦风水,也感到有所悟境。周峰和高远说:“远儿,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你明天就下山吧,记住下山之后对什么人都不要说自己曾经是我青云观的弟子,也不要对别人说我是你的师傅,还有走了之后就再也别回来了。”高远还想在说一句话,可是周峰就已经开门走了出去,开来现在是不走不行了,那我就收拾收拾行囊准备明天下山吧。

    高远也知道自己怎么恳求师傅,师傅都不会在留自己在观中了,到了晚上自己沉侵在梦乡之中,周峰手里拿着一百两银票走进高远所在的房间,偷偷的将银票塞进了高远的行囊之中,塞完之后就帮高远盖了盖被子然后慢慢的走出了房间。清晨,高远从睡梦中醒来,昨晚发生的事情他显然是不知道的,可是到现在高远也没有明白师傅是因为什么把自己赶出观中,用清水洗了洗脸收拾好行囊之后,走出自己的房间,自己没有在去找师傅和师兄弟拜别,而是悄无声息的下了山,高远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下山的那一刻,师傅就在道观门口望着他,可是他没有再回头,而是直接往山下走去。

    刚到山下的高远感觉一切都很陌生,有非常热闹的集市,来来往往的有很多人,虽然以前每次道观里缺少粮食什么的日常必需品,师傅都是让师兄们下山采办物资,而自己却一次都没下山来过,每天都是在道观里生活,从没来到山下看过,看来自己已经是一个井底之蛙了。说道这里自己就开始想念师傅和师兄师弟们,可是自己再回去肯定是回不去了,自己现在是一个没有依靠孤独的人了。

    高远往自己的包裹里摸了摸,好像是有点东西,翻了翻翻出了一百两银票,看到这一百两银票高远更是感到了难过,才想起了一定是昨天晚上师傅趁自己熟睡的时候偷偷将这一百两银票塞入自己的行李当中,高远心里想着师傅想赶我下山肯定是有苦衷的。高远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肚子轰隆隆的叫着,自己是饿了该吃饭了。高远望着自己手里的这一百两银票,咽了咽唾沫,决定先拿着这张银票去吃饭的地方垫吧垫吧自己这个充满饥饿的肚子。

    看到附近有一个拉面摊,就走了过去看到面摊前的老板正在拉着面条,老板看到高远站在面瘫前,问道:“这位客官是要来吃面吗?”高远说:“老板,你这里的面怎么卖的。”面摊老板说:“我这里的面条五文钱一碗,好吃不贵要来一碗吗?”高远说:“那好,给我来一碗面条吧。”高远点了一碗面条,坐在桌子前的凳子上,等待这面条。过了不一会,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出了锅,面摊老板将盛好的面条端到了高远的面前,说道:“客官你的面条来了,请慢用。”

    高远看到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面条放在自己的面前,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一碗面条吃下肚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暖和了起来。高远觉得既然自己已经下山了,就应该好好的,好让师傅他们看看就算自己下山也能好好的生存下去,自己也打算不能靠着这一百两银票坐吃山空,也得想办法挣些钱养活自己。就走到了面摊正在忙碌的老板面前,老板给你面钱,请问你们这里需要人手吗?面摊老板听到高远这么说就抬起头来说道“小兄弟,我这里是挺忙的,你要是想留在我这里打工就留在这里吧,我姓朱命新,你就称呼我为朱哥吧,小兄弟你怎么称呼啊。”高远说“本人姓高单名一个远字。”朱新说“高小弟,你要是愿意留在我这里,以后就在我这里好好干吧,不会亏待你的。。”高远说:“朱大哥,我不求别的只求可以图个温饱就行了。”

    面摊老板朱新听到高远这么说,也就眯眯眼笑了笑,吩咐高远先把行李给放下来,然后让高远去客人吃完面的餐桌上收拾收拾,高远就把行李放到了行李外面,就去那几张被造的乱哄哄的餐桌上收拾收拾。收拾完之后,也到了快天黑的时候,高远把桌子和凳子都收拾了起来,朱老板左手拿着一碗面条右手拿着一小盘花生米走了过来。朱新说:“高远兄弟啊,干了半天也累了吃碗面把,还有花生米呢。”高远说:“谢谢朱大哥,在干完活之后还能吃到这么好吃的面条,还有花生米我真是感觉太高兴了。”朱新说:“一盘花生米和一碗面条你就满足了,兄弟你是从哪里来的,是怎么到达这虎阳县的。”朱新一边说一边用抹布擦了擦手坐在了长凳上,好像是也没有客人吃饭了,可以坐下来聊聊天歇息歇息了。高远说:“朱大哥,不瞒你说我是从我们哪里逃荒过来的,路过了此地。”朱新说:“原来高兄弟也是个苦难人啊,其实咱们两个的境遇差不多是一样的,我的家乡在早些年遇到了很大的洪水,一家人也就我在那场巨大的洪水中活了下来,洪水夺去了很多人的生命,我也就一路要饭乞讨路过了这虎阳县,也就和你一样一个面摊的老板给了我一碗面条,要是没有他的这一碗面条,也许我早就会被饿死了,面摊老板姓刘,他收留了我我就在这个姓刘的老板的面摊给他打下手,最后我们都比较熟悉了,他家有一个女儿和我年纪相仿,就是经过刘老板也就是我的岳父牵线我也就取了他的女儿做媳妇。”高远说:“没想到朱大哥的身世也挺苦的,但是我还是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的,就比如像朱大哥您这样的好人。”朱新说:“哎,我这算什么啊,要说我岳父那才叫好人呢,可是好人总是不长命啊,他一生救济了多少小乞丐和吃不起饭的人,话说起来我现在的这个面摊以前就是我岳父的,岳父他老人家前五年就因为急病去世了,他老人家这一生就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女婿还有一对外孙子外孙女。”

    高远说:“朱大哥,那您岳父是多大岁数去世的,这个小面摊经营挺好的生意肯定也红火,朱大哥也经常救济人吧。”朱新说:“我今年都三十多岁了,我岳父是在六十多岁没的,我这一手拉面的手艺是我岳父手把手教给我的,以前别人知道拉面摊的刘师傅没听说过朱师傅,自从我岳父没了之后,也有人一开始并不习惯,毕竟经常做拉面的师傅现在再也没法拉面了,现在的拉面师傅是曾经负责端面和端小菜的小二,也就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