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奇异的矿石
    瀚海市只是一个山城,明明四面环山,处于大陆腹地,却让闻其名者误以为是一个滨海城市。

    之所以有此种“面朝大海”的尴尬,追究起来应该可以考证到遥远的地质变构时期,据传瀚海市这崇山峻岭之间在那千万年前确实曾是浩瀚汪洋一片。

    当然这都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瀚海市被一条河横穿划为东西两部分,河始于南部山涧,由众多错综的山中地下溪流汇聚而成,故而河水一向清澈冷冽,与其他地区的河流颇有不同。

    这并不宽阔的河被当地人称为日月溪,千百年来一直供养着这片土地和人民。

    靠近河的源头是山城的郊野,山脚下居住着一个自然村落。

    不大的村庄虽偏离于市区,环境却十分怡人,依山傍水,特别是新雨初霁时,吞吐的水雾将山涧装饰的有如仙境一般,因雨水而增发的溪流也时不时把一些意外的礼物从山体溶岩里带出来,给当地村民,特别是孩们增添了无数生活乐趣。

    前两天的暴雨下的特别的猛烈,还好到了周六就放晴了。

    傍晚,潺潺的溪流上,迷离的水雾正缓缓飘荡舞动,不时变幻着身形,雨后清新的空气夹带着清冽的溪水味道,瞬间就会让人逃离这初夏的闷热。

    山脚下,日月溪边,一幢幢沿河而建的屋正散发着温暖的光线,遥远望去,仿佛一颗颗闪烁的星辰般点缀在蜿蜒的河流上。

    此刻,山脚下第一幢屋里,原晧宸一家正围坐在餐桌上。

    每到周末回家,从市区瀚海市第三中学回来的住校生原晧宸都如遇大赦一般,学校的生活真的太压抑了。

    再过十几天就要参加高考了,瀚海三中是市里一所十分普通的中学,每年高考成绩被一中二中何止甩开了几条大街,不幸的是原晧宸又是学校里别具一格的学渣。

    之所以被称为别具一格,是因为他是全校最努力学习的学渣。他在学习上极为刻苦,这点上至校长,下至门卫老王,无人不晓。

    奈何生就愚钝,是个标准的草包,以至于张校长每每看到原晧宸都会极为同情的拍怕他肩膀,很扭捏的:“晧宸同学,学习成绩也不代表全部,我们还可以在其他方面再发展发展嘛。”

    屋里,母亲几次欲言又止,原晧宸知道母亲是想关心自己,给自己打打气,只是类似的话的实在太多了,如今临近最后竟不知如何开口了。

    气氛不免有些尴尬,原晧宸只好低头扒饭,然后匆匆的放下碗筷,“妈,这几天读书有点累,我想去河边休息一下,晚点就回来看书。”

    母亲一愣:“好啊,好啊,休息一下,不要太辛苦啦。”

    沿着日月溪往上,靠近山脚的地方,众多溪流汇聚之处,时间久了,慢慢形成一个水潭,水不会很深,清澈见底。

    潭底铺满形态各异的石块,大多石块经不住岁月和溪流的冲刷,早已变得圆滑,露出石头内里的材质,展现出不同的色泽,在月光浅浅的映照下变得更加温润。

    原晧宸就坐在水潭边的大石上发呆,双脚赤溜的浸没在水中,冰凉的感触直达脑海深处,沁人心脾,抬起头望着天边的星辰,一切都变得静谧下来。

    原晧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许还在为学习发愁,或者已经在设想高考之后的出路,父母这么辛苦,如果上不了大学,自己早点为家里负担一些,也许算是个不错的结果吧……

    雨后的天空显得越发幽远深邃,雨水除去了空中的尘埃,仿佛让人一眼就望进了天空的最深处。

    原晧宸忽然想起时问过爸爸的问题,宇宙有多大,她没有边缘吗?如果有,边缘外面又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显然不是爸爸和他能够理解的,但是没有答案却更增添了几分神秘感,以至于原晧宸每每心烦意乱,就像今天这样静静的望着这宇宙星辰。

    忽然,一颗耀眼的流星迅捷的掠过天幕,原晧宸的目光不自觉的被吸引了,望着流星消逝的方向,又陷入了沉思。视野里,恰好是一处山涧溪流奔来的的方向,其实以往这溪水并不似今天这般湍急,只是经过这几日接连的暴雨,水流骤然间就加倍了。

    流星!又是一颗流星从远处飞来。

    不对,原晧宸猛然站起来,凝神一看,这颗流星显得不同凡响,他竟沿着山涧溪流朝着自己奔流而来。

    原晧宸明白了,这不是流星,他看见那一团清冷的荧光越来越近,转眼就到了眼前。

    咕咚,清冷的荧光跃进了水潭的中心处,在潭底发出幽幽的光芒。

    原晧宸迫不及待的朝水潭深处走去,待到潭水齐腰,他将眼睛紧贴水面,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团清冷的荧光了。

    是个拳头大的物体,此时它静静的躺在潭底,安静的,自顾自的散发出幽远的荧光,显得那么的不凡。

    原晧宸眼睛瞪得溜圆,深深的被荧光吸引着,有些迷茫,竟一时不知所措。

    大约五分钟之后,原晧宸将身探进潭底。

    终于,那团清冷的荧光被心翼翼的捧起。

    质地像是块石头,却散发出这么迷人的光芒,这光芒并不刺眼,给人的感觉是无比舒适的。

    这光芒让原晧宸想起在学校晚自习结束,宿舍熄灯后在操场映着清冷的路灯在继续看书的景象。

    错觉!原晧宸忽然发觉似乎这光芒在缓缓的减退。

    果然,从他将光团握在手中时候开始,那荧光便以不很明显的速度渐渐退去了。原晧宸有点慌张,仿佛刚获得的无价之宝正在慢慢的离他而去。

    大约五分钟过去,这荧光已经黯淡到难以察觉,此时握在手中的仿佛就是潭底的一块普通卵石一般。

    时间流逝着,清冷的月光依旧映照着水潭,原晧宸就这样傻站在水潭中等待奇迹再次点亮手中的卵石。

    慢慢的原晧宸明白这只是妄想,于是他只好失望的慢慢走上岸。照旧坐在大石上,手握着这块卵石发呆。

    许久,原晧宸只好叹了口气,起身离开水潭。他决定回家好好研究一下这个石块。

    推开门,父母已经洗漱完毕,在默默等他回来。

    桌上有一碗点心,还有洗净切好的水果,这些都是母亲准备给他的,想到父母为自己付出这么多,自己在学校的表现却永远不能给他们带来荣光,原晧宸又叹了口气。

    “回来啦,你妈给你准备了些点心,先吃完再看书吧。”父亲先开口道。

    “你怎么全身都湿透了,发生什么事情了?”父亲忽然发现异样。

    “嗯,我刚才到河里捡了这块石头。所以……”原晧宸解释。

    母亲已经迅速的拿来浴巾,“好好的去河里捡什么石头,弄生病了怎么办。”

    “爸,这石头和溪水一起从山里流出来的,我刚捡到的时候还会发出荧光,只是现在变暗了,你知道怎么回事吗?”原晧宸问道。

    “拿来我看看”,父亲端详着,却并没发现什么异样,沉思了一会,“可能是什么矿石吧,含有磷还是什么其他的成分,氧化发光,就像你时候玩的荧光棒一样,消耗完了就变暗了。别想太多,好好学习去吧。”

    “也许吧。”原晧宸不置可否,换了干爽的衣服后,黯然的把石头丢到了房间书架上。

    母亲已经把点心端进原晧宸的房间,犹豫一会,道:“看你今天好像很累,要不就早点休息,明天早点去学校再好好复习吧。”

    “好吧。”莫名的得到和失去让原晧宸显得有点失落。

    最近确实太辛苦了,熄灭了灯光,平躺在床上,星光从窗户洒落进来,原晧宸很快就jin ru了睡梦。

    今天睡的特别的沉,睡梦里,原晧宸梦见自己在水潭大石头上坐着,忽然周身场景骤然变幻,他便已经置身于茫茫的宇宙中,各种形态的天体沿着不同的轨迹运转着,它们发散着不同颜色的光线,时远时近。

    原晧宸忍不住想伸出双手去触摸,这感觉很独特,各个星体仿佛远在天边,却又有种探身即可触及的错觉。

    越来越多的星体出现在视野里,不断运行演变着。

    原晧宸在梦里仿佛过了很长的时间一般,或者根本上时间已经变得毫无意义。

    他看到了恒星的诞生,到成长壮大,膨胀爆炸后剩下内核发出黯淡的光芒。

    不知过了多久,那内核连仅剩的黯淡光芒也失去了,于是一切变得平静无比……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