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高考动员会
    如果是在从前,每当晚自习结束,原晧宸都会在熄灯后到操场的路灯下继续夜读,但是今天晚上似乎没有这个必要了。

    洗漱结束,躺在宿舍的床上,原晧宸陷入沉思。

    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他的直觉很笃定的指向了昨天晚上捡到的那块奇异矿石。

    “对,一定和那矿石有关,回去要仔细再研究一下,看看能否发现些什么......”

    正想着,原晧宸忽然感觉到床的上铺在有规律的震动。

    “方宇,撸啊撸玩多了吧你。考前不要剧烈运动,不然吃再多鸡蛋都补不回来的。”原晧宸一脚踢在头顶的床板上。

    一个脑袋从上铺床沿探了出来,方宇无辜的伸出手中的扇,“晧宸同学,太邪恶了,脑袋里都在想什么,我扇扇呢。”

    “宇,我如果突然变成学霸了,你信吗?”看着方宇无辜的表情,原晧宸突然问道。

    “哈哈哈,我每天都梦见我变学霸了,最后还考上了北大。原来不只我一个会做白日梦啊,真是逗死了。”不等方宇回答,隔壁床的王三科听见了,瞬间捧腹大笑起来。

    “王三科,这是抢答题吗?轮到你那么激动。”,方宇呛王三科一声继续道,“晧宸,别多想,我知道最近压力大,我们尽力就好,总会有机会的嘛。”

    ”得了,宇,你好歹能考上个一般大学,哪里像我和晧宸,氪金学渣两枚,心里都是泪啊。听学校后山有座庙,我们去烧个高香怎么样,如果神仙看我这么虔诚,不定就......“王三科无奈地着。

    “别相信那些,你觉得我不够虔诚吗,我学习不够努力吗?还不是氪金学渣一枚......”原晧宸到学渣再想到自己现在的情况,忽然变得没底气了起来。

    “要不要把今天发生的事和大家好好一下。”原晧宸在心里嘀咕,“我不是做梦吧?算了,还是先把情况彻底弄清楚再,暂时不和别人提这事,搞不好,明天一觉醒来,我又变草包一个。”

    “别想了,早点休息吧,明天学校高考动员会,听陈淑琴要做代表带领大家宣读誓词呢。”方宇道。

    “,女神要发言啊,我们要不要准备鲜花,厕所旁边那些兰花开的不错,我们明早早点下手啊,别让人抢先了。”提到学习好,且肤白貌美气质佳的陈淑琴,王三科激动的从床上跳了起来。

    “别想了,女神哪里轮的到我们来送花,再你拿厕所边的兰花送人算个什么事。”原晧宸道倒是对陈淑琴一点也不感冒,毕竟他们两个人之间有这么大的差距,况且他也只是一心想读好书,不想让父母失望。

    ............

    次日早晨,高考动员会,广播里播着振奋人心的进行曲,操场上密密麻麻的人头,十几个班级的学生阵列排开。

    “同学们,岁月匆匆,白驹过隙。一转眼,高考就临近啦。是到了亮剑展雄风的时刻了!“主席台红毯上张校长神情激动的发表着演讲,”请珍惜这最后的10天,跨越这最后的征程,冲关夺冠,圆青春梦想,扬人生志气。这是我们每个同学此时此刻应有的态度......”

    但是与台上张校长激昂澎湃的情绪不同,台下的学生们大多显得索然无味。

    因为这几年下来,基本上每个月张校长都会上演一次这样动情的演,估计只有新入校的同学会听得兽血沸腾,像他们高三这拨老鸟,早就听皮了。

    “接下来,我们请本届高三的优秀学生代表进行考前动员演。”张校长好不容易结束了冗长的讲话。

    “乌拉拉德玛西亚!为了部落!”

    各种奇异的尖叫声,雷鸣般的掌声瞬间鼓荡在整个操场,气氛立时就高涨起来。

    特别是来自男同学的热情,似乎要化作一阵狂风把张校长立刻卷下演讲台。

    “肃静,肃静......”张校长拉高嗓门,勉强压住了热烈的场面,“让我们掌声欢迎高三一班的王磊同学上台。”

    “轰!!”一阵强烈的音波在操场爆裂开来。

    “不是陈淑琴吗,怎么变王磊了?“

    “凭什么是王磊,就因为他爸爸是区长!”

    “哇靠,我就指望着女神给我打气加油呢!这下搞毛线了。”

    “一会讲完了,我血残了谁负责?”

    “安静,同学们,安静!”张校长完全镇不住场面。

    还好年段长和班主任及时出手才得以控制同学们(主要是男同学)激动的情绪。

    “确实,按照惯例,每一年都是由省质检排第一名的同学做为代表发言并带领大家宣读考前誓词。”张校长急忙解释道,“但是今年因为排第一名的陈淑琴同学身体不舒服,所以......“

    哗又是一阵喧闹,大家纷纷关切的看向陈淑琴。

    此时的陈淑琴却是窈窕而从容的站立在同班女生中间,虽然和大家一样身着校服,但是远望去却是肩若削成,腰若约素,端丽冠绝。

    原晧宸站的位置离陈淑琴不远,此时她神情如常,泰然自若,似乎对失去这个机会并不以为意。

    “骗鬼,哪里有生病。”操场上不时夹杂着质疑。

    伴随着稀稀拉拉的掌声,王磊迈着桀骜的脚步走上演讲台。

    和多数人一样,原晧宸也丝毫没有在意王磊同学在台上讲了些什么。

    按王磊有个区长老爸,完全可以开后门去读市里一中的,但是据他父亲为了展现自己大公无私的一面,还是按照划片将王磊安排到了三中这个颇为一般的中学。

    当然,王磊的成绩倒是不错,基本保持在年段强五名。所以,这又给父两积攒了不少嘚瑟的资本。

    在学校,王磊平时人缘并不好,他仗着自己当官的老爸,而且学习成绩又不错,一向自视过高。

    特别是对原晧宸这样的氪金学渣,向来是不屑一顾的。

    听着王磊在台上阴阳怪气地些假大空的废话,原晧宸身后则不时响起王三科惨绝人寰的叹息,“晧宸,你王磊哪来那么多废话,想到一会要和他喊口号,我真想屎啊!”

    确实,接下来喊口号的环节实在是惨不忍睹,张校长和王磊两个哼哈二将一路铁青着脸在台上丑般的比划着手势。

    动员会终于结束后,按照惯例,接下来的三天学校不会再上课了。各班主任会逐一找同学谈心,各学科的老师则会分别给学生押题,划圈重点。

    当然,这些也许并没什么卵用。

    因为押的题不见得准确,圈的重点仿佛整本书都没有什么是不重要的了。

    接下来的这几天,对学霸们是无所谓的,他们早已经准备充分只等应考。

    只是苦了一众学渣们,像在寻找救命稻草一般,但是等所谓重点的海量复习资料都整理完,学渣们就彻底奔溃了。

    “神呐,这么多重点,我还都不会,这酸爽,哪里不会考哪里啊!“王三科看着堆叠如山一般雄伟的复习资料,几乎就要放弃了。

    原晧宸不知道该些什么,因为经过这两天的尝试,他已经确信没有什么考题可以难倒他了。

    那解题的感觉就像打开一个开关,然后所有知识素材就很自然的组合在一起,最后形成完美的答案呈现在脑海里。

    而且,他发现自己这几天思维越发的清晰,考虑问题的宽度和深度也远远不是以前可以比拟的。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