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探废墟,遇沙暴
    尼雅遗址东西宽7公里,南北长25公里,散布在尼雅河古河床沿线,位于民丰县以北约100公里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

    公元三世纪,发源于昆仑山脉吕士塔格冰川的尼雅河经此向北延伸,那时这里还是一片繁荣的绿洲。尼雅遗址是汉晋时期西域“丝绸之路“南道上的一处东西交通要塞。

    行走在广袤的沙漠上,放眼而去,只有单调的颜色,雄浑且静穆。

    一片片沉寂的沙海,仿佛大刹那间凝固了的汹涌的波涛、排空的怒浪,永远静止不动。

    凌晨日出时分,整个沙漠被朝霞笼罩着,色彩显得柔和的很。那橙红的朝阳也融入朦胧的晨曦中,飘浮不定。

    一队整齐的骆驼正行进在那线条优美的沙丘上。

    骆驼脖下的大铃裆依稀可见,高耸的驼峰和庞大的躯体也披上了一层霞光。六匹骆驼正次序列着队型,从容不迫地迈着阔步。

    骆驼队正是陨石科考队一行,他们正朝着距离尼雅遗址西北约五公里处石屋遗迹进发。

    骆驼队自然由库尔班大叔领头,其身后是原晧宸和吕清莲,其中还有一匹骆驼背负着各种探测挖掘工具和野外生活用品。而陈汐和林峰二人则紧跟在驼队的尾部。

    今日天气尚可,沙漠上偶尔出现轻微的旋风,一股一股的,把黄沙卷起,像平地冒起的大烟,打着转在沙漠上来回穿梭。

    库尔班大叔站在沙丘上,俯视下方。

    大叔,在刮狂风的时候,连沙丘也会被吹得到处跑。

    所以他正不断地从连绵不断、高低起伏的沙丘中辨认出准确的方位。

    众人骑着沙漠之舟,身后留下两行深深的蹄印。原晧宸不时地和库尔班大叔交谈着。

    让大家惊掉下巴的是昨天还对维语一窍不通的他,今天竟然张口就是麻溜麻溜的维语。

    “哇塞,晧宸,你什么时候学会的维语啊!“吕清莲看到这一幕,直呼不可思议。

    “我只是利用昨晚的休息时间,简单学习了一下维语的常用口语。”原晧宸低调地向大家解释。

    “拜托,请不要用和这两个词,对我们会有暴击伤害的知道吗?”林峰也在一旁叫嚣起来。

    “那要我怎样,难道我就不能安静地装个吗?”原晧宸也很无奈,每次他遇上类似的事情,不管是高调还是低调,

    最后都会有装逼的嫌疑。

    “嗨呀,清华大学的学习狂魔果然学习能力秒杀一切啊!”就这样,众人还是感叹了一路。

    朝着目标断续行走约3个时,转过一片特别起伏的沙丘后,众人终于看到了石屋的遗迹。

    此时此刻,那几处久经风沙侵蚀的残垣断壁,在浩瀚的沙漠中显得那样凄凉。

    众人已经按捺不住,纷纷加快速度奔向石屋遗迹。

    根据残留的墙体轮廓来看,石屋占地约莫五十平方,只有寥寥三间房的格局。

    石屋整体由石灰岩堆砌而成,只是经过千年风沙的摧残,和漫长时光流逝的洗礼。

    此时于众人面前的石屋,早已不复往昔,仅存的数面石墙就像没有支架的躯体一般残破,就连瓦砾都不曾留下一块。

    石屋废墟里,库尔班大叔正兴奋地指着一面废墙角。

    墙角位于一间稍大的房间残址。在那里,大家发现有一个残破的石质桌台依靠在墙的角落。

    石质桌台底部有一个的储物空间,库尔班大叔他就是在这里发现陨石和其他东西的。

    当然,一年的时间过去了,石质桌台的储物空间里目前早已被黄沙占据。

    “这近两千年前的遗址就这么不起眼。”一向寡言少语的陈汐环视四周后道。

    “话,这也很难找出和陨石有什么关联啊。”就连吕清莲也颇为失望的抱怨起来。

    “库尔班大叔刚才这里原来是被一片沙丘掩埋着的,也就是去年风沙刮走了沙丘,废墟才显露了出来。”原晧宸沉思了一会道。

    “看来,这被掩埋了千年的废墟忽然重见天日,就是为了能够见到我们。”林峰一脸感慨的道。

    “你们考古专业的也真是想象力丰富。”陈汐一脸嘲讽的道。

    “哈,晧宸,我建议大家把骆驼身上的工具搬下来,我们先用仪器探测一下地底是否有金属物品。”林峰尴尬地看了陈汐一眼,马上开始转移话题。

    接下来的时间,大家就忙活开了,刨沙,敲墙,用金属探测仪扫描石屋的每个角落。

    可惜啊,天不遂人愿,折腾了两个多时,除了发现几个破陶片以外,基本一无所获。

    众人渐渐显露出疲态,吕清莲和陈汐早已经停止搜查工作,在一旁擦拭着脸上淋漓的汗珠。

    库尔班大叔则在不远处逗弄着骆驼玩乐,只有原晧宸和林峰两个男生还在东敲西打的忙碌着。

    时近正午,沙漠的阳光也渐渐浓烈起来。

    原晧宸等人也觉得越发燥热难当,还好不时有阵风刮过,虽然搞得灰头土脸,却也有点解热的意思。

    忽然,一直呆在废墟旁的库尔班大叔满嘴咿咿呀呀的朝着原晧宸他们冲了过来,满脸尽是慌张无比的神色。

    “不好的啦,糟糕的啦!”库尔班大叔边跑边呼喊着,“沙暴来啦,沙暴来啦!”

    原晧宸四人立刻停下手中的活儿,朝着库尔班大叔指着的方向望去。

    只见西面的天上,已灰蒙蒙一片压过来,远处的天空好似忽然就变了颜色,天际线一划,一面阳光照耀,一面风沙狂舞。

    对于长居罗布泊边沿地带的人来,沙暴的侵扰当是见惯不惯了,但这次晴好天气里突降的风沙,却实实在在地让库尔班大叔出乎意料。

    众人之前只顾忙碌,都忽略了天气的变化。待到察觉,风声已经是呜呜的,偶尔带一两声尖叫,飞起的砂砾不停地打在众人的脸上。

    吕清莲和陈汐早已经是一脸慌张,怎么也没想到这电视剧里才出现有的狗血桥段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原晧宸和林峰稍显镇定,拉着库尔班大叔在商量应对之策。

    库尔班大叔,人是跑不过风沙的,此时如果往回走只会迷失在风沙里面。

    最妥当的方法是将石屋所有的石块都集中起来,搭成一个掩体,并让让骆驼堵在掩体的入口,一起抵御风沙。

    情况危急,众人已然顾不得惊慌,都甩开膀“咣咣”的把其他石块累积到一个稍完整的墙角,迅速搭建起一个逆风的掩体墙。

    漫天的风沙中,众人紧紧倚靠在掩体之后,六匹骆驼也一一围在掩体的外缘保护着众人。

    虽然有眼罩和口罩的保护,但是每一次呼吸仍然是那么的吃力。

    狂风持续的肆虐着,太阳早已经躲得不知去向,天地越发灰暗阴沉起来,谁也不知道这沙暴还要持续多久。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