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壁文往事
    第二日,清晨,尼雅遗址,碧空如洗,天朗气清,风和日丽。

    沙漠的日出,那是何种瑰丽的景致。

    太阳缓缓地升高,天边的云朵慢慢变幻着色彩,沙漠的色彩也在不断地变化,从淡黄到金黄…...

    在这朝霞的映照之下,浑厚的沙山也平添了许多柔美。

    沙海茫茫,横无际涯,沙丘表面那一道道的细致弯曲平行排列的的沙纹,像是涓涓溪流般轻轻流淌,轻轻滑过,一直延伸到远方金色的地平线。

    昨日众人合力搭起的掩体墙,此刻就像沧海里的一块礁石,兀自矗立在茫茫沙海之中。

    掩体墙后六匹骆驼此刻也已显得悠然自得起来,不愧为沙漠之舟。

    “啊”吕清莲畅快的呼喊声在沙海中绵延。

    很快,众人一一从地下石室里走出。

    举目远眺的那一瞬,壮丽无边的绝美尽收眼底,大家显然都被此情此景深深震撼了。

    库尔班大叔扑倒在沙地上,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复又收回,用虔诚的祈祷感谢着安拉真神。

    吕清莲和林峰兴奋的在沙海里奔跑,留下一长串清晰的脚印。

    陈汐坐在沙丘上静静地望着天边。

    原晧宸举起双手,沐浴着朝阳,闭目冥想......

    因为这独有的美丽景致,也因为虎口脱险的经历,这一日,真是难以忘怀的一日。

    ............

    待到收拾整理完毕,大家决定启程返回县城。

    “林峰,看了一晚上蝌蚪文,有什么收获吗?”陈汐饶有兴致的问道。

    众人也纷纷聚精会神的看了过来,满脸期待的神色。

    ”大概看懂了一些,上面记载着一位将军的英雄事迹。“林峰道,“很多细节等回到县城我会立刻发给佉卢文的专家帮忙翻译。”

    “将军...”原晧宸忽然想起昨夜那亦幻亦真的梦境,喃喃自语道。

    “哇塞,楼兰将军,也算是大发现啦。“一旁的吕清莲兴奋的。

    “又让你失望了,记载的将军不是楼兰人,是汉朝的将军,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班超。”林峰笃定的道。

    “班超!那石壁上的文字有价值吗?算是大发现吗?”吕清莲随即又问道。

    “哈哈哈,天大的发现!”林峰大笑着。

    返程一路颇为顺利,经过几个时的跋涉,众人回到了村里。

    “库尔班大叔,真是太感谢你了。”原晧宸四人纷纷表示感谢道。

    “唔,我也很高兴,很高兴滴,亚克西。”库尔班大叔双手交叉至于胸前,满脸笑容地答道。

    “亚克西,亚克西,我们要送你一面超大的锦旗。”吕清莲笑着。

    ............

    道别了库尔班大叔,回到了民丰县,大家就分头忙开了。

    原晧宸首先向李慧群汇报了在尼雅遗迹的重要发现和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直觉告诉他,这壁文中一定有陨石的线索,他充满了期待。

    林峰一回到县城就把拍摄下来的壁文传给相关的学者翻译了,顺利的话晚上就会有结果。

    晚饭过后,科考组的四人又聚在了一起。

    林峰兴奋的拿着几份翻译好的壁文,两眼冒光,口口声声,这上面记载了重要的史料。

    不等林峰完,大家一把抢过林峰手中的译文,迫不及待的起来。

    译文中栽述了班超在鄯善国(即楼兰)的一段斐然经历。

    在林峰不时补充明史料的帮助下,众人慢慢读懂了这尘封已久的往事。

    班超字仲升,扶风平陵人,出身名门,生性不拘节,放浪形骸无拘无束,系史学家班彪之幼,班固之弟。

    东汉时期,洛阳是当时全国政治和经济的中心区域,班固曾做《东都赋》盛赞其繁华。

    这样的繁荣地方,是男人实现其梦想最好的温床。

    然而班超初来,却只得迫于生计跟着哥哥抄书修史。

    抄书修史本身并非坏事,对于颇有才华的班超来也并非难事。

    只是每个人出生下来,就有自己注定要完成的工作。抄书修史,对于班固来也许是一个美好的归宿,但对于班超来,却还远远不够。

    自汉武帝击溃匈奴、汉宣帝设西域都护以来,西域诸国其实一直都与西汉王朝保持着较为良好的关系。

    然而,这种关系被王莽改制时贬黜西域各国王号所引起的普遍不满所打破。

    公元16年,王莽派往西域的都护将军李崇所率军队,被焉耆、姑墨等国杀得全军覆没。李崇死后,西域诸国遂完全断绝了与中原王朝的联系。而公开与新莽王朝分裂的匈奴单于便趁机扩充势力,准备重新征服西域。

    公元38年,在匈奴的威胁下,西域的莎车、鄯善国派使者到洛阳朝贡,并请求东汉王朝政府派遣都护。

    公元45年,鄯善、车师等十六国遣入侍,并再次请派都护。

    后来,西域诸国互相攻伐,终被匈奴所控制。

    而匈奴在经过了这段时期的发展之后,也屡屡犯边,威胁汉朝河西诸郡。

    在这样的环境下,汉王朝终于忍无可忍。奉车都尉窦固奉命出击匈奴。

    弃笔从戎的班超一同出征,将兵别击伊吾,战于蒲类海,多斩首虏而还。

    是年,班超出使前往鄯善(即楼兰)。

    鄯善处于丝绸要道,而且水土肥美物产丰饶,可谓是大漠中的一块福地。

    得到鄯善的支持,对于维持汉朝对于整个西域地区的控制是极有帮助的。

    当班超刚刚踏上鄯善这片土地上之时,鄯善王热情地招待了他们。但不久之后,则变得一天比一天冷淡。

    班超猜到了其中的奥秘:他们才刚到,匈奴使者后脚就跟来了。

    于是,班超便把接待他们的鄯善侍者找来,出其不意地问他:“匈奴使来数日,今安在乎?”

    侍者显然没有想到秘密是如何泄露的,仓促间难以置词,就把真实情况了出来,与班超的猜想不谋而合。

    这对于班超一行人来,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鄯善王隐瞒了匈奴使者到来的事实,本身就是对汉朝使团一个极为不友善的举动。

    鄯善王对汉朝的信心显然因为匈奴的来访而产生了动摇。

    针对这种情况,班超先是将侍者关押起来,以防泄露消息。接着,他立即召来了所有部下,盛宴纵酒。

    正在部下酒酣之时,班超忽然站起凛然道:“卿曹与我俱在绝域,欲立大功,以求富贵。今虏使到裁数日,而王广礼敬即废;如令鄯善收吾属送匈奴,骸骨长为豺狼食矣。为之奈何?”

    部下们顿时酒醒一半:“今在危亡之地,死生从司马(班超官职)。”

    这天入夜,狂风不止。匈奴使团正在自己的驻地休憩,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鼓响。

    紧接着,呼喊声从外面传来,好似千军万马。

    几个匈奴人连忙冲了出去,却发觉整个营地不知何时已被一片火海所包围。

    匈奴人瞬间陷入混乱,忙于逃遁。可是暗处却不时有箭矢飞来,手持刀枪的武者正把守于烈焰之外仿佛黑夜的死神。

    是役,班超解决了三个匈奴人,他的部下也杀死了三十多人,其余的匈奴人则葬身火海。匈奴人永远也不会想到,将他们围困至死的“千军万马”只有区区三十六个人。

    当鄯善王被班超请来的时候,他才发现一切都晚了。

    不过令人没想到的是,班超在做完如此血腥之事后,却只是对鄯善王好言相劝,表明他从来没有视鄯善为敌。

    当天夜里,鄯善王城郊野处忽然地动山摇,天有大声如雷,乃一火星,远近皆见,火光赫然照天。

    第二天清晨,鄯善国人于王城郊野得一,飞石长宽一丈,重万斤。

    其石上惊现汉文字如斗大,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与中原传国玉玺同书。

    鄯善王城上下震惊,以为天命使然。鄯善王也不得不将自己的孩交给班超作为汉朝的质,以示臣服。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