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陨石再现
    夜风呜咽中,似乎有一个幽远的声音在原晧宸身旁耳语着。

    “这声音从何而来?”原晧宸心里微惊,它不来自于佛塔——也不来自空中——也不来自地下。

    这耳语声似乎通过灵魂直达于内心深处。

    一阵恍惚,原晧宸脚下稍稍不稳,身体就向后倾斜了几步。

    待到原晧宸稳定了身姿,回过神来,忽然发现眼前的场景已然判若云泥。

    一种游离于时空的感受瞬间涌上心间,强烈的直觉告诉他,他不属于这个世界。

    ”该不会和上次地下石室所遭遇的梦境一般吧。“原晧宸喃喃自语道。

    原晧宸警觉的望向四周......

    雅丹佛塔!他依然站在佛塔旁,只是此刻的佛塔不再残缺不全。

    佛塔周身雕刻着千百个精致的佛像,各个佛像姿态不同,但都栩栩如生。

    原晧宸举头望去,漆黑的夜空中,一轮明月,漫天星斗,正与佛塔互相映衬,而整个佛塔也在层层烛火的笼罩下显得熠熠生辉

    ”是谁在塔下,鬼鬼祟祟的!还不快快现身。“一个粗犷而洪亮的声音突然响起。

    原晧宸一惊,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连忙慌乱的答道:”请别误会,我是好人,只是个学生......“

    “将军,是我”另一个犹如夜莺般婉转动听的声音在原晧宸身后传来。

    原晧宸错愕的转过身去,只见一个十七八岁年纪的西域女怯生生的朝他走来。

    那西域女桃腮杏面,明眸皓齿,额前垂着一颗白色珍珠,肌肤透着绯红。细致绾成的发盘上,戴着一顶松玉镶红宝石圆帽,流苏顺势而垂,光华流转。

    西域女一身米白色衣服,外套一件丝织的浅紫色轻纱,腰系一根白色腰带,窈窕身姿,衣衫环佩随着她轻盈的步伐而铃啷作响。

    看着迎面而来的西域女,还没等原晧宸开口,她已径直走过身边,并对原晧宸视若不见,仿佛他根本不存在似的。

    原晧宸略一思量,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一切竟只是虚幻,而非真实存在。

    “晗月公主,是你。”刚才发声的那男讶异的道,“这夜深露重的,公主为何来此?”

    原晧宸听到晗月公主这称呼,稍显惊讶后才发觉眼前这女的容貌与地下石室的中年女确实极为相似。

    “我刚听侍女将军的人马夜袭了匈奴使者营地,并将他们一打尽。”晗月公主神色略带慌张的道。

    “如公主所,我等正从匈奴营地归来。待修整完毕后就去会见楼兰王。“那将军脸色一凛,用洪亮的声音答道。

    “将军,你受伤了。“晗月公主忽然看到将军带血的右臂,关切无比的着,满眼都是疼惜和爱怜。

    “一点伤,无妨,公主莫要担心。”将军连忙道。

    ”恳请将军保重身体。”晗月公主轻抚着伤口道。

    正在这时,一个威武的军士朝着佛塔奔来。

    “禀报将军,末将已经查明刚才城外荒野剧烈震响的原因。”那威武军士来到将军面前,揖手道。

    “快快道来。”

    “将军,那剧烈震响并非匈奴援军到来,乃是城外荒野落下的一块,飞石长宽约一丈有余,所落之地,此刻已经一片火海,深坑狼藉。”

    “不是匈奴援军,那便甚好!”

    威武军士稍作停顿,便朝身边随从一招手,随从立刻奉上一兽皮包裹之物。

    包裹打开,露出一宝绿色石块。那宝绿色石块在朦胧夜色中似有流光溢彩迸发而出。靠近观察,外表圆润,且有强烈热度散出,正是原晧宸发现的那块陨石!

    “此为何物?”将军疑惑的问道。

    威猛军士赶忙答道:“我等见那奇异非常,便欲将其带回,奈何烈火炙烤后,飞石酷热无比。后经末将查看到,飞石一角色泽与其他部分大为不同,便只用斧凿取下这一角带回给将军查验。“

    “你们做的很好!竟是,这倒让我想起了一段秦时旧事......“将军沉思着道。

    “昔日我还未从军时,曾于朝中随父兄修编史书。有文记载,始皇三十六年,星石坠落东郡。石刻七字,乃[始皇帝死而地分]!”将军继续道,“今恰逢天象,我等亦可效仿前人之所为。”

    “来人,可按我之法行事........”将军随即吩咐道,数军士得令后便直奔郊野而去。

    “将军,夜袭匈奴营地,截杀匈奴使节,此事非同可,将军接下来作何打算?”一旁的晗月公主复又问道。

    “待我军修整完毕,我等即刻会面楼兰王,分析时势,晓以利害,劝其归服大汉。“将军答道。

    “将军请慎行,以我对父王的了解,将军忽而击杀匈奴使节,令其骑虎难下,必将恼怒非常。将军此时草率前往恐有

    生命之危。“晗月公主担忧的道。

    将军正要开口,一士兵便十万火急来报:“将军,佛塔四周有埋伏,我们被包围了。”

    “保持军列,严阵以待!”将军立即果敢地传令下去。

    佛塔上汉朝的军队本就不多,很快就被从广场四周涌来的人马包围了个严严实实。

    对方阵营为首的乃是一威严的中年西域男,衣着华丽,满面怒容,正是楼兰王。

    “班将军,我楼兰对将军礼待有加,岂料将军竟夜袭匈奴营帐,击杀匈奴使节。将军此举可是置我楼兰于凶险之地啊。”楼兰王措辞严厉的道。

    “匈奴屡屡与我大汉帝国为敌,今又蛊惑人心,挑唆大汉与楼兰的关系,如此罪大恶极,我定杀之而后快,楼兰王以为如何。”将军一脸威武,义正言辞的道。

    “班将军果然巧舌如簧,我楼兰眼下却不知该如何与匈奴交代。如诺我借将军之项上人头一用......”楼兰王面现阴冷的道。

    “父王,不可!”藏于暗处的晗月公主听到此处,忽然现身朝楼兰王喊道。

    “晗月,你怎么在这里。”楼兰王看着班将军阵营里的晗月公主一脸惊愕的道。

    “父王,我西域诸国向来与汉帝国保持良好臣属关系,现班将军为汉之使臣,前来与我楼兰修好,若取班将军性命,必将导致楼兰与汉帝国之间的决裂,其中厉害,还请父王慎思。“晗月公主急切的道。

    “可我楼兰若不取其性命,也必将承受匈奴之怒火。”楼兰王厉声道。

    “若是如此,楼兰王可将我大汉杀伐匈奴使节之事俱实报与匈奴,我大汉天威,岂会畏惧区区匈奴。”班将军在夜风中傲然而立,威风凛凛的着,“我大汉帝国与匈奴必势不两立,各中取舍,请楼兰王细细思量。”

    楼兰王当然知道大汉帝国的实力,可是又忌惮匈奴的怒火,此时竟寡断不决。

    “父王,班将军还对女儿有恩,如取其性命,女儿必不苟活于人世。“晗月公主复又道。

    “你,你这个不孝之女。立刻跟我回去,永远不许踏出王宫半步。“楼兰王对晗月公主呵斥道,随即愤愤的转身离去。

    ............

    第二日,楼兰王城的郊野便传来惊人的消息,惊现天象意旨,飞石上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楼兰人皆以为天意所示,故楼兰朝廷众臣纷纷上表,要求与汉帝国缔结臣属之谊......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