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陨石之源
    一个星期后,北京,清华大学天文学院。

    经过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天文学院实验室。

    由于体积和质量过于庞大,李慧群特意将实验楼一楼的一间大器材室改建成了实验室,专门用于的存放和研究。

    “晧宸,这段时间辛苦了,在沙漠里都晒黑了不少。”李慧群慈祥的看着原晧宸道。

    “院长,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也是我特别愿意做的。”原晧宸答道,言语之间流露着对天文研究的热爱。

    李慧群没有什么,只是欣慰的点点头。

    此时的已经经过了专业的清洗,除去了覆盖千年的尘埃,展现出了它的本真。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石刻汉字,字面上原本的金漆装裱已经基本氧化脱落,只剩下些许痕迹。

    经过测量,整体体积约3立方米,质量超过9吨,是目前发现的质量最大的石质陨石。

    表面大部分呈现深棕色,具有大不等的气印。

    飞石的一角有明显斧凿后再经打磨的痕迹。

    根据之前梦境里的讯息,原晧宸猜测,这缺损的部分便是被班超将军手下斧凿下来后,再几经辗转,最后流落至实验组的黑宝绿色陨石样本。

    如此看来,这一整块陨石成分并不单一,除了缺损的这一角是黑宝绿陨石质地,其他绝大部分都是由其他成分构成的。

    构成如此复杂的陨石,李慧群院长都啧啧称奇,表示也是第一次遇见。

    其中究竟蕴藏着怎样的秘密,一切谜底都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来揭开。

    ............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原晧宸完全埋首在对的研究中,除了基本的休息,其他时间大都泡在了实验室里。

    期间,原晧宸带队的陨石科考组在新疆有重大发现的消息再次震惊了整个清华大学。

    原晧宸一如既往的保持低调,对于在尼雅遗迹和楼兰古城的特殊经历,他除了和父母在电话里过以外,也只在张晓明、杨阳和邓超几个室友的询问下才略微提起。

    这是原晧宸回到天文学院的第六天。

    清华大学,天文学院露天体育场,简易的环形观众席上,原晧宸和陈淑琴正并肩而坐。

    由于沙漠深处只有卫星电话才能与外界联系,所以,这过去的二十多天里,两人一直没法联系。

    “这才二十多天没见,你怎么就黑了这么多。“陈淑琴望着原晧宸略微黝黑的脸庞笑着。

    “这不支援沙漠建设工作去了嘛。”原晧宸打趣道。

    “你们这次在楼兰的发现可轰动了,就连我们学校都在流传你们在尼雅遗迹和楼兰古城的探险经历。“陈淑琴饶有兴致的着,”有你们在沙暴中险象环生,还有你能通过星辰的力量感应到地下石室,传言的可生动了。“

    原晧宸笑而不语,这些桥段一定是吕清莲和陈汐“泄露”出去的,而且还经过了精心的艺术加工。

    “还好,你一切平安,听到沙暴那一段,真的挺为你们担心的......”陈淑琴言语温和的着,目光却望向不远处的跑道。

    “谢谢你的关心。“原晧宸转头看着身边的陈淑琴,内心泛起了丝丝的暖意。

    “接下来还要忙研究吗?”陈淑琴复又问道。

    “恩,陨石找到了,接下来要花很多时间去揭开陨石的秘密。”原晧宸答道。

    “要注意身体,不要太辛苦了。”陈淑琴言语中流露着关切之意。

    “我会注意的,对了,你最近都还好吗?“

    “我都挺好的,学习也很顺利,最近我也选修了第二专业。看到你这么勤奋,我都不好意思偷懒呢。”陈淑琴微笑着答道。

    “哦,第二专业选修了什么专业?”原晧宸问道。

    “生物学。“

    “从国际金融到生物学,跨度好大啊。”

    “就只能允许你搞科研啊。我幼儿园时的梦想也是当一名科学家呢。”

    “哈哈,十个朋友有九个都相当科学家的嘛。”

    ............

    清华大学天文学院,实验楼,李慧院长实验组周会议上。

    “李院长,从楼兰古城带回来的陨石初步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原晧宸汇报。

    ”有什么特殊的发现吗?“李院长郑重的问道。

    “现在基本可以断定,我们实验室里那块黑宝绿陨石样本就是这块上的一部分,两石之间的连接处基本吻合。”原晧宸继续道,“另外,在整体陨石中我们还找到了两处与黑宝绿陨石样本材质相同的部分。分别位于的底部,还有一处镶嵌在内部。”

    “各部分的物质成分都分析过了吗?“李院长继续问道。

    “经检测,黑宝绿陨石的切面与纯铁一样,很亮。它的特点是熔壳很明显,如岩石外面包括一层黑绿色的泥浆一般,具有强磁性。黑宝绿陨石样本中有56%磁铁矿,7%的镍,其他为非地球矿物。如我们之前的结论,对照世界范围发现的各类陨石样本,目前天文界还无法判断它的来源,极有可能是来自150亿光年以外宇宙大爆炸时期产生的星球。”

    “而其他部分的成分,却与黑宝绿陨石部分全然不同。“原晧宸继续道。“陨石的其他部分成分包含约90%的深棕色高铁橄榄岩,5%的单斜辉石、1.7%的斜长石。“

    “是否有和其他陨石样本成分进行对照分析。“李慧群听到这里问道。

    “对照过了,这部分的样本成分与历史上发现的多块[纯橄无球粒火星陨石]基本相当。”原晧宸肯定的回答道。

    “火星陨石!”这个结论让实验组的人都颇为惊讶。

    会议结束后,李院长和原晧宸在实验室里再次对进行了取样分析。

    重新分析的结果再次应证了原晧宸之前的结论。

    “晧宸,对于这块陨石,你有什么看法?”李院长看着原晧宸颇有深意的问道。

    “院长,因为陨石的主体部分和黑宝绿部分的成分分析和来源明显不统一。我猜测,首先是来自太空中的行星**在了火星火山岩层上,剧烈的**导致部分火星熔岩飞溅喷射后逃逸火星引力。其中一部分火星熔岩在**过程中与行星的碎块融合在了一起,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改变轨迹jin ru了地球的引力范围,最后陨落到地球成为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块。“原晧宸经过思索之后认真的回答道。

    ”晧宸,你的设想极具想象力,又充满严密的逻辑,我很赞同你的假设。“李院长十分感慨的道,”现在的情况,我们的研究力量已经不够了。我会尽快向中科院汇报我们的研究成果,并邀请更多的专家学者参与到这个项目来。“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