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新学员的次照面
    和基地副指挥官卡特一块离场的还有科学组及行动组的指挥官克里斯和丹尼尔。

    整个环形会议室就剩下二十个新学员,以及两个行动组的新学员导师。

    “各位年轻人,指挥官们都走了,接下来我们聊聊培训项目吧。”一个低沉浑厚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

    率先开口的是科学组新学员导师理查德,看来英文确实更适合他。

    原晧宸看着理查德一脸严肃冷酷的表情,再想到他那一口浓厚的“湖“建口音,脑里充满了违和感。

    “我知道你们以前在各自的国家里都是人精,但是,在iea,希望你们要保持低调。“理查德继续板着脸孔道,”我这里的培训项目简单而直接,不管是科学组还是行动组,都必须接受天文学、以及航空航天相关的科学课程。

    理查德轻笑一声后继续道:“你们要感到很荣幸,因为给你们上课的导师都是iea里各科学项目组里最前沿的顶尖科学家。最后,我们会通过考试来决定你们的去留。当然了,行动组的最基本分数线是60%,科学组则是90%。“

    完这些,理查德看了行动组的新学员导师劳拉一眼,点头示意该轮到她了。

    “我是导师劳拉,我给你们安排的课程可是非常有趣的。“导师劳拉看上去倒是不那么严肃,话的语气显得十分的温和。但是在场的都是人精,肯定不会相信堂堂iea行动组的导师会是一个文弱的女。

    劳拉微笑着环视在场的所有新学员后继续:“各位年轻的女士和先生,你们将要参加的培训包括:太空飞船、飞机、船舶的驾驶培训,所有常规武器的使用和射击训练,以及一些简单的体能训练的项目。同样,我们对行动组的新学员会比科学组的新学员高的多。”

    “海陆空兼备的培训计划,您确认不是把我们训练成全能特工吗?“几个行动组新学员调侃道。

    “准确的,要把你们训练成星际全能特工。”劳拉一挑眉梢答道,“好啦,年轻人,iea是不带任何政治立场的组织机构,把你们的热情奉献给浩瀚的宇宙吧!”

    接下来的时间里,理查德和劳拉又补充明了一些细节,并将详细的培训课程安排表发给大家。

    做完这些,两位导师就很随意的将新学员们都丢到了后勤部门。

    在后勤部,工作人员首先收集备案了每个新学员的身份识别信息。这样,新学员才有权限通过各关卡的门禁,当然,权限仅限于几个公共区域。

    在身份识别信息采集备案完毕后,原晧宸等人便被工作人员领到了新学员生活区。

    虽然比昨天刚报到时的来宾住所稍差些,但是新学员的住宿条件总体上还是挺不错的。

    所有人都有一间单独的公寓,公寓里配套设施一应俱全,美中不足的是,新学员与外界联系的所有信息以及内容都会经过安全保密系统的监测。

    原晧宸打开衣柜,发现里面挂着几套新学员制服,这几套制服应该是提前根据他的身材量身定制的。

    在iea太平洋基地里,新学员和工作人员一样,都必须要求身着规定的服装。

    新学员制服的款式与常见的军队官员制服有些类似,但用料考究,做工极为精致,原晧宸穿上之后,身姿立刻显得更为挺拔,一副英气十足的模样。

    傍晚有一个新学员欢迎餐会,原晧宸修整完毕后,便出门前往餐厅。

    当原晧宸走进餐厅,才发现科学组和行动组的学员制服款式虽然相同,但颜色略有区别,行动组新学员制服是深黑色的,而科学组则是深蓝色的。

    这样,新学员之间很容易就可以互相区分其他人对应的隶属分组了。

    坐在餐桌上的原晧宸环视一周,暂时不管行动组的新学员,他只是细细的观察起了其他9位和他一样身着深蓝色制服的学员。

    其中有三个亚洲面孔的年轻男,一个身材壮硕的黑人光头年轻男,两个估计是阿拉伯血统的孪生兄妹,剩下的是两男一女三个欧美模样的年轻人。

    餐厅里,其他新学员估计也都正做着同样的事情,观察着自己的直接竞争对手都是何方神圣。

    “你好,我是来自日本东京的铃木,这位也是来自日本的岗村君。请问怎么称呼阁下?”

    原晧宸正思量着,坐在原晧宸对面的两个亚洲面孔的科学组新学员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领头的一个精瘦男对他直接就是一个90°的鞠躬。

    “日本人”,出于微妙的民族情绪,原晧宸心里嘀咕道。

    “你好,我是来自中国的原晧宸。”原晧宸礼貌性的和精瘦的铃木握了个手。

    “我原本以为你和金哲君一样是韩国人,没想到晧宸君是中国人,幸会,幸会。”一个不易觉察的异样眼神飞快的从铃木的眼中闪过,但是原晧宸还是很敏锐的捕捉到了。

    “怎么了,铃木君,中国人出现在iea很意外吗?”原晧宸有意的提高了几个分贝问道。

    “晧宸君,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刚才先遇到了韩国的金哲君,所以先入为主,请不要误会。以后还请晧宸君多关照。”铃木略显尴尬的道。

    “没有关系,我也只是随意问问,也请铃木君和岗村君多关照。“原晧宸也客气的朝边上的岗村点点头。

    岗村没有话,只是朝着原晧宸点头示意了一下,一股傲气隐约浮现在他的脸上。

    “那么我们以后有机会再多交流,打扰了,晧宸君。”铃木又来了一个90°,然后和岗村对视一眼后就返回了自己的座位。

    回到座位的铃木和岗村正低声的用日语在交谈,如果换做旁人自然不可能知道他们在什么,但是对于拥有惊人听觉和观察力,且精通各国语言的原晧宸来,却是易如反掌的。

    “铃木君,你为什么要对这个中国学员如此客气。也许他只是凭借和理查德导师的关系才jin ruiea的。”岗村低语道。

    “岗村君,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请不要轻敌。”铃木话语间音量虽,但是却透着一股凌厉的气势。

    “明白,但是铃木君,可是我很不喜欢[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这句中国术语。“岗村抱怨道,”还有那个韩国的金哲君,狂妄,自大,我不喜欢和他来往。“

    “岗村君,请你克制自己的情绪!”铃木命令道。

    “嗨,铃木阁下。”

    “看来,这个岗村是以铃木为马首是瞻的。”原晧宸思索着,“他们口中的金哲应该就是科学组里最后那个亚裔学员吧。”

    “菊花与刀”,这就是日本学员铃木给原晧宸的第一映像。

    菊花与刀,分别是日本最具象征意义的两种事物,深刻的揭示了日本文化和日本人性格的双重性。

    这个铃木表面看来彬彬有礼,但是原晧宸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铃木的骨里一定不是那么简单的人,以后和他们打交道一定要多加心......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