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与主席会谈
    “在星际探索联盟工作是否顺利?有没有遇到困难?”主席一脸笑意,满是关切地问道。

    “多谢主席关心,目前各方面都还算不错。”

    原晧宸略微思索了一下,自己加入星际探索联盟的时间前后大约三年,且有大半的时间都在外奔波,倒是没有遇到什么为难的地方。

    “觉得星际探索联盟怎么样?”主席意味深长地继续问道。

    “联盟的科学力量十分强大,以全人类利益为己任,是个比较纯粹的科学组织。”

    原晧宸并不清楚主席此问的用意,答的都是套路。

    “确实,相对其他科学组织来,星际探索联盟具有很高的独立性和自主性,目的也很明确,抛开了政治环境的羁绊,发展前进的脚步也要快很多。”主席点头表示赞同。

    “请问主席,我们中国是不是星际探索联盟的核心成员国?”

    原晧宸想起了和艾哈迈德王的谈话,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便大胆地问道。

    “不错,中国确实是核心成员国,还是最早参与组建星际探索联盟的国家之一。”主席神情坚毅,目视窗外远方。

    “主席,有个冒昧的问题想向您请教一下。”

    “你吧。”

    主席回过身来,目光如炬地注视着原晧宸。

    “既然中国是星际探索联盟的核心成员国,为什么联盟里的中国籍成员数量却那么少。”原晧宸稍正坐姿后郑重地问道。

    “这正是我今天邀请你来的原因之一。”主席点了点头,开始娓娓地叙述起来。

    “确实,在最近20年里,在星际探索联盟的基层,中国国籍核心成员年龄结构上出现了断层。其中的原因有很多,外部因素我就不了,相信你也能够体会的到。内部因素嘛,因为国家近几十年在高速发展,需要大量的科技人才,所以在星际探索联盟的人才输送上也相对减少了很多。”

    “原来如此,星际探索联盟虽然是个无国界的独立性组织,但是就目前的人员机构上来,与中国核心成员国的身份是不匹配的。”原晧宸不无担忧地道。

    人多势众并不意味着霸权夺利,但是却可以保证民族的利益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

    “王红雨也曾经反映过这个问题,国家已经越来越重视这个问题了。”主席对此也深以为然。

    “王红雨?”原晧宸似乎没听过这个名字。

    “就是太平洋基地的新人导师理查德。”主席笑着解释。

    “原来王导还有个这么诗意的名字。”

    主席和颇具深意地继续:“从近几十年的发展来看,星际探索联盟取得了十分突出的成绩,这个模式是成功的,各国之前的决策也是正确的。面对浩瀚的宇宙空间,我们地球人类应该是一个统一体,单打独斗是无法脱离困境的。”

    “困境?难道地球人类真的面临着这一场共同的危机?”原晧宸似乎敏感地从主席的话里捕捉到了什么。

    “这个问题,我不能告诉你,你目前还不具备获知的权限。”主席表情深沉地。

    “抱歉,主席,我的问题过于唐突了。”

    “不要紧,相信以你的智慧,也不难猜测到大致的方向。”主席摆摆手示意道。

    “这便是促使各个不同国家最终走向团结协作的原因吧。”原晧宸缓缓地问。

    “没错,但是这个过程比大家想象的要复杂得多。“主席再次端起面前的茶水,细品一口,然后放下继续,”在上个世纪中后期,各个国家的科技实力参差不齐,科技强国自然不可能心甘情愿放弃领先地位,而落后者必然不愿意坐以待毙。”

    原晧宸当然可以听出主席话语里的潜台词,地球人类是一个共同体,面临危机,绝对不容许部分掌握先进技术的人群独善其身。

    从道义的角度上来看,人类作为一个整体,理当互相扶持。

    从人性的角度上来看,面对困境,大家应当同舟共济,如果有人想要带着资源和财富单飞,就必须做好承受其他人怒火的准备。

    “上世纪80年代,邓总书记借鉴了的理论经验,并进行了升华,提出了这个伟大的构想,成立一个由多国共同组建的,保持相对独立性,对全人类负责的科学团体,这就是星际探索联盟的前身。”

    “原来中国在星际探索联盟的创立过程中竟然担当了这么重要的角色!”主席的话令原晧宸颇为骇然。

    “中国的建议很好地代表了当时科技相对落后阵营的心声,也为科技领先阵营保留了相对的优势。所以,最后才得以实现。”主席继续道。

    “这是一种多方势力的微妙平衡,这一切必须建立在星际探索联盟始终保持客观独立,公正无偏私的基础之上。但是这并不容易。”

    原晧宸完全可以想象到整个星际探索联盟运作背后需要多么高超的技巧,那感觉就像在冰封的湖面上开着坦克战车,如履薄冰,时刻都有倾覆的危机。

    “那是自然,在明面上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看,在暗地里也少不了各方势力的互相角逐。只是大家都坚守着底线,不越雷池,维持平衡。”

    “是因为人类共同面临的困境?”原晧宸谨慎地问道。

    “哈哈......”主席笑了笑,没有回答原晧宸的问题,反而话锋一转谈起其他的话题来,“联盟在初创的时候遇到了很多困难,为了保证联盟的工作得以顺利开展,每个核心成员国都付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这些对于经济发达国家来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当时经济刚刚起步的中国却是一个不的负担,但是国家还是想尽方法,以各种对外援建项目的名义筹措资费,咬紧牙关挺过来了。”

    原晧宸似乎明白了什么,从上世纪开始,国家就经常以各种名义向外援建,捐赠,或许这背后都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这真是一曲忠诚的赞歌!

    (不管书友们在哪里看到本文,记得到起点帮我投投票,多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