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古旧城堡
    材料科技,是宇宙飞船制造工业的基石,这正是令原晧宸和林恩特别重视这次现的原因。Ω

    或早或晚,地球文明都将面对宇宙终极bug--伽马射线暴的考验。

    地球文明将如何求生?

    有科学家研究认为,历史上,地球也曾经被大规模的伽玛射线爆袭击过,并造成了地球上第一次物种大灭绝。

    在4.5~6亿多年前的奥陶纪,伽马射线“袭击”地球时,天空中好像瞬间出现了两个太阳,地球大气层平流层的分结构倍破坏,形成新的氮氧化物,使得地球被一层“棕褐色的烟雾”包围,臭氧层也遭到严重破坏。这一时期,大多数生活在地表或接近地表的生物,尤其是海洋浅水生物几乎都灭绝了,而深水生物则幸免于难。这就是第一次物种大灭绝,75%的生物从地球上消失,比恐龙灭绝那次还要严重的多,这一次剧变使脊椎动物成为了地球上新的霸主。

    其实,伽玛射线爆在宇宙中特别常见!

    在浩瀚的宇宙之中,几乎每一秒都有一个“太阳”在恒星灾变过程中毁灭,而且它们死亡方式的多样性也远出我们现有的认知。

    这些过程包括恒星的脉动、恒星间的碰撞、恒星坍缩成一个黑洞或者以新星的形式爆炸。只不过,这些激烈的灭亡活动长久以来一直被看似平静的夜空所掩盖着。

    恒星事件产生的伽马射线爆攻击形式更像是步枪,而不是散弹猎枪。只要不是离它很近,并且不是直接位于弹道轨迹上,都不至于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几个世纪以来,地球早已经承受过多次“微弱”的伽玛射线爆,且都安然无恙。

    但是,星际探索联盟总部危机科学团队已经证实,这一次由r1o4巨大恒星灭亡产生的伽马射线暴要比第一次物种大灭绝时期的那一次猛烈得多。

    r1o4恒星距离地球太近了,如果我们把恒星r1o4看做轮转焰火,那么就会现它正面对着地球,没有任何倾斜。这意味着,当它灭亡之时,一束强烈的伽马辐射强束,将以光前进像步枪弹一样精准地穿过太阳系,我们根本无法防御,它将在瞬间毁灭地球上的生命,所有人都会变成一堆白骨,最后地球上会空无一物。

    原晧宸在休眠期间曾经接连不断地梦见地球被摧毁的各种场景,总指挥官的话还犹在他的耳畔。

    “不错,宇宙中大部分外星生命可能已经被伽玛射线爆扫死了,或许地球文明也会有这么一天吧。”

    被另一颗新星爆炸产生的能量撩动的恒星r1o4,已经变成了一颗随时就会爆的巨型宇宙炸弹,最糟糕的情况是,这颗炸弹可能已经爆了,强大的伽玛射线爆正在扑向太阳系,随时准备收割地球上所有的生命。

    “希望...,不,是一定要赶得及,时间紧迫,我们要再抓紧一些!!”

    原晧宸心中已然有了焚舟破釜的决断。

    由于存储的相关资料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原晧宸和林恩整整花费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将其全部翻译成中文,然后剔除其中重复以及无关紧要的资料之后,便统一打包送回地球指挥中心。

    遗憾的是,在遗迹中现的相关仪器设备暂时没办法带回地球,只好将来再做安排了。

    等到忙完这些,原晧宸心中也稍稍舒缓了一些。

    “有了这些资料,这一次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系探索行动,我们总算没有白来一趟......,咳咳~”

    林恩话一半便被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

    “你快去休息一下吧。”

    原晧宸看着林恩煞白的脸色,连忙上前抚着他的背关切地。

    确实摇好好休息一下了,在过去1o天的研究工作中,他和林恩基本都没有什么休息。一方面,大家都想拼尽全力,尽量为地球争取一些时间。另一方面,这里不是地球,昼夜交替极不规律,且白昼时间特别长,不知不觉就会让人忽略了休息时间。

    “好,我也觉得有些疲倦了,我这就去休息一下......,咳咳~”

    林恩这次没有推辞,他很清楚自己此时的身体状况。

    原晧宸担忧地拍拍林恩的肩膀:“千万要保重身体,我们还有更多艰巨的任务要去完成。”

    “放心,我一定会好起来的。”林恩勉力在脸上露出一个微笑。

    “快去休息吧。”

    “好的,其他工作就拜托你们了。”

    原晧宸没有再多什么,只是默默地望着林恩转身离开的背影。

    .......

    与此同时,地球上一个美丽的湖心岛。

    该岛呈圆锥形,周长19oo米,由耸立的花岗石构成。岛中央耸立着一座古旧的,充满英雄主义阳刚之气的古旧城堡。

    古堡连同四周的城墙、城壕,组成一个独立的城。因为年代久远,高高的灰色城墙上已经爬满了暗绿色的蔓藤,大量使用立柱和各种形状的拱顶,让古堡更显一种敦实厚重、均衡安稳、力度饱和的美学效果。

    数百年过去,古堡早已经告别了武器的铿锵声,还有宴会和闹酒的喧声。

    如今,只有城堡内曲曲折折的城堞,冰冷无情的水牢、带着累累伤痕的刑具、行宫式的老旧房间、摆放在大厅里的一架破旧竖琴,还在娓娓地述着过往的故事和辉煌。

    古堡建筑上狭的窗口像无数只瞳孔般飘浮在半空中,又像是一个个黑洞,让种种疑问畏缩在莫名的恐惧之中。

    连接着宴会大厅的走廊墙面上,挂着历代城堡主人的画像。走廊尽头最年轻的这幅就是古堡的现任主人--贾斯特,他的嘴角正扬起一丝浅淡的微笑,实际上,更像是讥笑。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开始穿过走廊,一个须全白的中年男正阴沉着脸直奔宴会大厅而去......

    (本书需要大家的支持,不管你在哪里看书,都请花费一些时间帮忙投一下票,多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