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关于衰老
    “进化!?”原晧宸觉得有些疑惑,“您认为衰老是生物进化的的结果?”

    “可以这么!”明奇博士回答道。

    “进化难道不是一个物种不断筛选优化的过程吗?”原晧宸反问。

    明奇博士扶了扶他的厚框眼镜,用特有的低沉腔调回答道:“衰老在生物医学上被定性为一个渐进的、广义的功能受损现象,包括环境对身体的压力增加,身体变得脆弱、生育能力下降以及疾病和死亡风险的增大。衰老显然是一个负面的生物学现象,当我们用进化论的视角看这件事的时候,便会产生这样的疑问,为什么身体的衰老现象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没有被自然选择更有效的排除掉呢?”

    明奇博士瞪大眼睛望了原晧宸一眼,但是原晧宸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便点头示意明奇博士继续下去。

    “这个问题在生物学界已经有过不少的讨论。有一个重要的现象,关于野生动物种群的调查表明,野生动物个体中,很少有能够存活到年龄衰老退化的时候。对于大多数的野生动物种群来,外在环境死亡的风险,比如恶劣的环境、其他猛兽的捕食、饥饿与疾病、寒冷酷热等情况,导致的死亡现象总是发生在它们“衰老”之前。简而言之,动物们还没变老就已经死了!”

    “这意味着,自然选择并没有淘汰衰老这个基因的机会!或者,衰老在自然界中也许不能算是一个显著的死亡因素。又或者,自然界不需专门在高等生物的基因中编排延缓衰老的过程。即使它可能有益,但是,自然选择通常不会“看到”衰老的副作用。而且,即使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不死基因或者长寿基因曾经在某些个体中出现过,但是,因为这些基因并没有给野生物种的生活带来好处,所以它们并没有因为最终的优胜劣汰而保留下来。”

    “反观我们自己,人类在这个领域就更是独树一帜的了!当完善的社会体系出现之后。人类种群,其实已经基本消灭或者削弱了,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这个很容易理解,社会福利体系会保证绝大多数的人类群体得以顺利的存活下来。”

    原晧宸若有所思地点头:“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社会的生产力极大提高,人类已经成为地球上一个特立独行的总群。对我们来,基本的生存不会存在障碍,即使部分掌握更多资源的人口具备更优质的生活条件,但是他们在进化的道路上也未必会比其他人走得更远!”

    “所以,人类种群想要依赖自然进化提高生存寿命是不可能实现的!”明奇博士严肃认真地道,“所以,我们只能想办法延缓机体的衰老步伐,或者如你所的,通过基因技术来改变人类的寿命!”

    “但是,这些都很难!”原晧宸。

    “前面我提到过,生物学界目前研究的,导致衰老的理论至少有300种。”明奇博士继续介绍道,“在分水平上,生物学家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一些重要的大分损伤机制。主要理论有:自由基学、体细胞突变理论、蛋白质改变理论与废料积累理论、线粒体理论、端粒损耗理论等(另附相关资料,有兴趣的书友可以了解一下)。相信你都有所耳闻吧。”

    “确实,我有特别了解过端粒损耗理论。”原晧宸答道,“端粒就像一种的保险丝,我们的细胞经过一定数目的分裂以后就被用完,当端粒变的太短时,就无法继续分裂了。学者们认为,当细胞探测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就会启动衰老、停止生长或开始凋亡。”

    细胞分裂过程中,为什么会逐渐衰老,而癌细胞和性细胞又为什么不会衰老,其中机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一个细胞在分裂之前,都要首先复制染色体,结果形成的两个细胞,各自都分到一套完整染色体。端粒学认为,刚受精的胚细胞染色体中,其端部都有一段称之为假dna的长链,大约含1000个无编码意义的碱基对,这些假dna片段,就是生物学家口中的端粒,具有保护功能,可以使染色体的端部保持稳定。

    如果没有了端粒,染色体就会失去其稳定性,容易粘在一起,甚至还可能以异常结合的方式重新组合,从而导致细胞的老化。由于dna复制方法的特定形式,使它无法将染色体最顶端部分复制出来,因此复制品比起模版来要略微短些。

    这在细胞的早起分裂过程中,通常都不会引起什么问题。但是,以后细胞每经历一次分裂,这些假dna的长链就会失去一片段,约50碱基对左右。当这些保护性碱基全部失去后,细胞就会发生严重的功能紊乱,最终趋向于死亡。该理论认为,这就是每种细胞都有一定寿命界限的原因。

    那么癌细胞和生殖细胞(精、卵)为什么会不受分裂次数限制而“永生”呢?

    端粒学认为,癌细胞和生殖细胞内,能够产生出一种酶,名叫端粒酶。这种端粒酶能修复细胞分裂时发生在染色体端部的某种损伤,使伤口得以弥合,每次分裂之后,都能重建端粒,因此避免了细胞老化的趋势,并得以“永生”。

    “你对端粒的比喻十分恰当,但是,生物学角度还有许多问题无法用端粒学解释。所以,端粒的长度缩短是否为衰老的原因,我们还在做更加深入的研究。”明奇博士补充道。

    “希望你们能够尽快攻克衰老的难题,让人类的寿命能够大幅的提升。”原晧宸微笑着回答。

    “我也希望能够尽快攻克这些难题,不然我的生命也快要走到尽头了!霍霍霍~”

    明奇博士虽然着死亡的话题,但是面上却看不出些许的忧虑,想必也是个看惯死生的豁达之人。

    “衰老不是被dna编程的结果,而是dna编程失败的结果。生命系统的稳定性会不断受到广泛的内部和外部的压力,并在这些情况下慢慢崩溃。除非我们积极去维护它,不断的努力维持平衡,但总有更重要的生存竞争需要面对。生命会被时间削弱,被命运消磨,但我们始终坚持探索,奋斗不屈服!”

    “受教了!十分感谢!”

    原晧宸诚恳地向明奇博士道。

    “客气了,晧宸君!”明奇博士摆摆手道,“关于你的血液和组织细胞的研究工作,还需要一段时间。相关的工作我会秘密进行,无论获得何种结论,我都会第一时间通知你。并且,在没有你同意的情况下,不会对外宣布!”

    “多谢明奇博士!还有,陈淑琴也拜托您费心照顾了!”

    “霍霍霍~,这件事只是举手之劳,你不必放在心上!”

    告别明奇博士之后,原晧宸又来到放置陈淑琴的冬眠舱前。

    他想抽出一些时间独自陪伴她,并细细地为她讲述过往18年里发生的一些事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