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一个意外
    一座由钛合金建造而成的银灰色建筑耸立在人类文明的都亚细亚城的正

    建筑物高米,寓意:地球历,公元35年2月4日,即恒星r1o4爆的伽马射线暴袭击地球的日。

    这座高耸入云的钛合金建筑便是地球保卫战争死难者纪念碑。纪念碑的内部同时也是,整栋建筑一共划分为6oo层。它对人类文明来,就像一本生动、全面、意义重大的地球以及太阳系百科全书。

    虽然,漂泊至晧日星系的最后一批土生土长的地球人早已经逝去;

    虽然,他们的后代都没有亲眼见过地球;

    虽然,人类文明不知道何时才能重返文明诞生的故土;

    但是,这并不妨碍人们缅怀先烈,以及对神圣故乡的魂牵梦萦。

    是的,莫忘历史,推本溯源,如今的太阳系以及地球,在新生的人类文明眼中应是一片含恨失去的圣地,迟早有一天会重回文明的怀抱。

    纪念碑大楼的正前方,是开阔的英雄广场,广场的南侧是一片巨型的雕像群,众多为人类文明作出过卓越贡献的英雄的塑像正英姿勃,栩栩如生地俯瞰着脚下的大地。

    其中就包括原晧宸的塑像。

    这确实令原晧宸很尴尬,人还活在世上,雕像却先立了起来,而且还建在最核心的位置。但是,不为原晧宸树立雕像又确实不过去,他毕竟是人类文明的传奇领袖,缺了他的雕像,整个英雄广场都会变得不完整。

    所以,原晧宸每每在英雄广场缅怀那些逝去友人之时,也会顺便“瞻仰”一下自己的塑像。

    每当这样的时刻,原晧宸内心都会翻涌出难以言的孤寂感。

    原晧宸会想起曾经独自穿越千年的时光旅行,那也是一段无比漫长的时光,他无法真正地融入,只能一直冷眼旁观身边的一切。

    原晧宸还会想起早已经离开人世间的父母亲人,早已经离开的挚友伙伴,以及那些相继离他而去的战友和同事。

    “何为孤独??”原晧宸时常问自己。

    一个人细数着漫漫人生的每一个步调,

    一个人穿越过孤独的时光之旅,

    一个人追逐着遥远的梦想。

    这注定是一抹孤单的身影,唯有漫长伴着遥遥无期。

    原晧宸感觉自己就像一架时光列车,不断向前飞驰。

    虽然,沿途停靠的每一站都会有人上车或者离去,但却注定没有人可以陪伴着他一直抵达终点。

    ......

    温暖的日光满是柔情地挥洒在英雄广场的草地上。不远处的雕像群也被日光涂抹,变得熠熠生辉,充满了庄严肃穆。

    两条空中运河交织着从广场上端飞流而过,从河道中满溢而出的流水就像雨帘一样落在沿途的人工湖上,溅起阵阵涟漪。

    几座用多层次人造重力场技术建成的空岛,正悬浮在两条空中运河之间,站在空岛之上可以一眼望尽周边的秀丽风景,也可以远眺都亚细亚城的繁华,实在是个很好的去处。

    原晧宸也曾经去过几次,只是必须搭乘专门的飞行器,或者悬浮列车才上得去,人数也受限制,存在诸多不便。

    雕像群前方的两侧有供人休憩的亭椅。这一日的天气甚好,所以在此休息的人群也较往常多了一些。

    此刻,一位青年男一脸愁容地靠坐在椅背上,他正微眯着双眼,视线迎着不算强烈的日光,直直地盯着空岛的方向。一列悬浮列车正照例安稳地由空岛斜向下飞来,它的目标该是英雄广场左侧的列车停靠站点。

    忽然,年轻男眉头皱起,瞳孔一缩,猛地站了起来。

    “不应该啊,悬浮列车从未出现过事故。”

    他似乎察觉到了些许异样之处,果然,原本应当驶向广场左侧的悬浮列车似乎挣脱了轨道,直接朝着英雄广场中央飞驰而来。

    “危险!”青年男知道不妙,大呼一声,朝着前方飞扑过去。

    眼见着脱轨的悬浮列车像一匹钢铁巨兽朝着广场而来,不少背对着空岛方向的人却还没有丝毫察觉。

    在这危急时刻,青年男顾不得许多。

    先,他极为迅捷地推开一个不明所以的中年妇女,然后继续向前快奔跑,又将一位男童拉离悬浮列车的**路线。

    “糟糕!!”

    前方还有一位老人,但是老人距离年轻男比较远,眼见着悬浮列车就要从他身上碾过。

    就在青年男无能为力的时候,一个身影如闪电一样从老人身边掠过,于间不容之际将其救下。

    年轻男看见这一幕,先是松了一口气,可是当他望着悬浮列车继续张牙舞爪地朝着塑像群猛扑过来的时候,他的心中又是一惊,一个矛盾的神情之后,他立即转身朝着塑像群飞奔而去。

    年轻男努力推到沿途的石质靠椅,希望这些障碍可以阻挡悬浮列车的前进方向。但是,他的想法显然过于天真。如此庞大的悬浮列车,完全是势如破竹般横扫过他设置的障碍。

    “完蛋了”

    等青年男反应过来的时候,悬浮列车已经将他逼入了死角。

    “死定了”

    这是青年男脑海里在那一瞬间闪过的念头。

    下一刻,在千钧一之际,青年男忽然被一只如铁钳般有力的手掌抓住。紧接着是一股巨力汹涌而来,他只觉得自己像是纸糊的风筝一样在空中被抡了一圈。然后如闪电般的身影一脚踢在迎面而来的悬浮列车上,拖着自己险之又险地飞跃了出去。

    “轰隆隆!!轰隆隆!!”

    不等青年男反应过来,悬浮列车已经照着塑像群横扫了过去,连续不断的巨响之后,一众雕像统统倒地碎裂,悬浮列车也终于停止了下来。

    “呜~呜~呜~”

    “列车内部有缓冲系统,乘客应当没事。看看有没有撞伤路人......”

    四周警报声大作,大量的安保人员蜂拥向广场。

    青年男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回身望着面前这将自己从死神手中夺回的人。

    他是一位看上去年纪三十左右的男,麦色的皮肤,黑亮的直,英挺的剑眉,眼睛深邃而有神,看上去浑身充满了力量,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压迫感。

    “谢谢......”青年男连忙答谢道。

    “你前面推开了两个人,做得非常正确!但是,后面为了一些冰冷的石块却实在是不值得!!”这位气场强大的男毫不客气地质询着他。

    “可是,他们不是冰冷的石块,而是人类文明历史上卓越英雄形象的象征......”青年男解释道。

    “愚昧!!”气场强大的男继续斥责道,“有什么能比生命更重要,你难道不知道,你的生命就是这些英雄历尽千辛万苦换回来的!”

    “或许你的是对的。”青年男有些漠然地回答道,“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早已经孤身一人,而且身后的塑像中有一位是我的先祖......”

    “你叫什么名字。”对面男剑眉一挑,问道。

    “我姓俞,单名一个亮字。”青年男神色一凛,顿挫有力地回答道。

    “俞亮?”

    8

    (本文/s*来自/s*/s* w.bpi.,d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