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关于超距通讯
    ( )

    随着超光速航行的实现,便意味着人类文明再次向宇宙深远之处迈进了一步。

    但是,还有一个十分迫于解决的技术难题在困扰着人类文明。

    那便是超距通讯技术!

    在恒星际航行的时代,不解决超距通信的问题,宇宙飞船就仿佛变成了一个孤立的地球,没法和外界进行实时联络。这个问题,在当初远征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系的时代就已经凸显出来。

    从太阳系到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系来回通讯一次所产生的信息延迟就将近有9年。如今,人类文明的舰队已经具备远航成百上千光年距离的实力,如果通讯还是以光速开展,期间所产生的延迟效应简直会令人发指!!

    .......

    回到超级实验室,原晧宸的工作助理叶淑春早已经在门口静静地等候着他。

    看见原晧宸,叶淑春面色微红,略带羞涩地走过来向他汇报:“领袖,几位远征军科学团队的高级指挥官已经在会议室里等您了。”

    “好,我这就过去!”原晧宸随即将讯息转换眼镜切换到三维视角,且目不斜视地点头。

    之所以如此,因为在四维空间里,直视女士的身体是一种流氓行为,因为对方的身体将会在你面前一览无余。

    推门而入,正有三人围坐在环形的讨论室内。他(她)们分别是远征军科学指挥官阿雷路亚,以及两位副指挥官罗拉、王耀。

    “领袖!”三人见到原晧宸,纷纷起身问候。

    “坐吧。”原晧宸示意大家坐下。

    “今天起,远征军舰队就算正式离开晧日星系了。“原晧宸也坐在三人对面的椅上,开口道,”从此刻起,远征军的科研工作就得依靠我们自己。虽然远征军有几十万名顶尖的科学家和专业工程师,但是,脱离了人类文明的强大基础,我们的力量还是很薄弱的。所以,各位是否已经感受到肩上所担负的重责?”

    “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的!”

    “领袖请放心,我们深知责任重大,定会不辱使命!”

    三人当即表态道。

    “好,我也很期待大家的卓越表现,让我们一起努力吧。”原晧宸继续,“今天让大家过来,当然不是为了这些场面话。而是为了讨论几个首要的科研任务。超距通讯技术,以及新能源开发,这便是我们当下必须尽快解决的难题!”

    “不解决超距离通讯技术,随着航程的深入,我们必定难以同晧日星系保持畅通联系。而长期在四维空间中航行,能源补充的难度也会随之骤增,即使远征军携带了大量的核聚变能源(主要用于生活和科技消耗),为保万全,我们也当寻找和开发更多新型能源,以备不时之需。”

    “那么,各位有何见解?”原晧宸问。

    “在四维空间之中,正是推动超光速通讯技术的好机会。”远征军科学指挥官阿雷路亚率先开口道,“在四维空间里,和宇宙飞船的超光速航行一样,电磁波、激光等不同形式通讯信号的传输速度也将打破了原本30万公里每秒的限制。理论上,电磁波在三维真空中的传播速度等于光速,也就是三维空间的速度上限。以此类推,在高维空间中,电磁波是否也会按照该高维空间中的速度极限进行传播?”

    “如果答案如果是肯定的,那么对于我们来,便意味着至少两个天大的好消息。”原晧宸,“第一,我们可以通过测量电磁波在四维空间中的实际传播速度来确定四维空间的速度极限。第二,即使无法实现超距离瞬时沟通,以四维空间的极限速度进行通讯也将大大提高讯息传递的效率。”

    “确实如此!”众人表示赞同。

    “可惜啊,答案是否定的!”原晧宸给大家浇了一瓢冷水,“实际上,我已经测量过,正常情况发出的电磁波仍然以三维空间中的光速进行传播,并没有提升。”

    “竟然是这样!”众人既惊讶且失望。

    “但是,我们还是有机会实现超光速通讯的。”原晧宸推测道,“既然来自三维空间的远征军可以通过加速实现超光速运动,那么我们同样可以对电磁波或激光进行加速增益!”

    “您的对,这确实是一个思路。”远征军科学副指挥官罗拉应和道,“那么,这项研究任务就由我来带队吧!”

    “好!”原晧宸颇为赞赏地应答,其他人自然也表示赞同。

    “可惜啊,研究了几个世纪的量纠缠技术竟然对超距通讯毫无意义。”另一位远征军科学副指挥官王耀不无遗憾地感慨道,“虽然,近几个世纪以来,量纠缠超距光速通讯常常被人们津津乐道。但是实际上,根据所有实验结果来看,量纠缠态根本无法进行所谓的超光速通讯。”

    何为量纠缠态的讯息传送?

    我们可以这样进行比喻:有两张扑克牌,一张是红心k,另一张是黑桃k,把它们放到两只密封的盒里。如果不打开盒,我们无法知道其中的某个盒里到底是哪一张牌。(我们用这两张牌来形容一对处于纠缠态的量。)

    假设一架宇宙飞船随机带上其中的一个盒并开始星际旅行,另一个盒则放在地球上。

    直到宇宙飞船抵达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系,宇宙飞船上的宇航员按照事先约定打开盒,当他打开盒看到盒里的那张牌是红心k的那一瞬间,他就瞬间“知道“处于4.3光年外的地球上的那只密封盒里的牌是黑桃k。

    从宇航员打开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系上的那只箱到他“知道“地球上那只盒里面的牌的时间,如果抛开人的神经传递信息所需要的时间的话,那么这种“通讯“确实是瞬时的,也肯定是“超光速“的。

    但实际上,这个实验表明,这种“超光速通讯“并无实际意义,因为根本不能传递有效的信息。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纠缠态量对,假定是从a处触动量发出通讯向b出传递信息,b处的观察者必须在a处改变了量状态“之后“才能去观测b处的量状态,因为如果他提前进行观察,他就变成了发出信号的人。

    那么处于b处的观测者是要如何知道“a处是何时发出信号“呢?这是个无解的问题。

    “科学就是这样,虽然对量纠缠超距光速通讯的研究没有取得进展,但至少我们知道了更多的真相。”远征军科学指挥官阿雷路亚。

    (不管在哪里看到这本书,都请花费一些时间帮忙投一下免费票,多谢各位书友一直以来的支持。)

    (。) /<\本文来自/.*?/s* ,更新更9快无弹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