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7章 隐藏的敌人
    火山球将军已经听出了原晧宸的隐喻。

    “难道不是吗?”原晧宸反问,“这并不是悲观主义,相反,是一种务实的精神,我们只有真正看清楚现实的残酷,才不会陷入毫无意义的幻想,从而让自己微弱的努力变得更有意义一些,哪怕只是一点点。”

    火山球将自己的视线从那一挂由耀眼的恒星串联起来的多彩水晶项链上移开,然后迅速锁定在原晧宸的身上。

    “这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事情。”原晧宸不置可否地回答道,“但蒙沌将军的很对,对我们很重要,值得用生命去守护。”

    原晧宸点点头,这一次,轮到他用炯炯的目光重新将那一颗又一颗的恒星串联起来,然后化作悬挂在幽暗宇宙空间中的一挂多彩水晶项链。

    “真美……哎……”

    原晧宸长叹一声,陷入了沉思。

    就在不就前结束的紧急军事会议的前半段,他引用了几个重要参数,形象地描绘计算出了恒星消失的速率变化规律,而这一速率变化也正是湮灭联盟舰队实力的一个重要参照值。

    到了紧急军事会议的后半段,原晧宸还根据所有侦查舰队的种种遭遇做出大胆猜想,敌人有可能通过比四维空间更高的维度向联军侦查舰队发起了攻击。

    所有的这一切推断,都给原晧宸带来很不好的预感。

    在他的脑海中,又回响起了蒙沌将军对他过的话。

    “就算联盟最高科学院的判断都是正确的,湮灭联盟在短期之内无法将战舰送入五维以上的空间,但会不会有其他的方式在更高的维度对我们展开攻击?”

    原晧宸暗自思忖着,他有一次想到了那些残留在所有消失天体周边的氢原和中微,这已经不清是多少次了。

    与此同时,他将目光从那片恒星群上收回,陷入了更深层次的思考。

    于是,那些存在于模拟宇宙虚空中的恒星群再次由一挂多彩水晶项链散落成一颗颗璀璨的光球,幽幽地漂浮悬挂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

    与此同时,在距离涡状星系远方的一片幽暗之中。

    钢铁柱舰队长正率领着第271星际舰队下辖的六支机动编队极速朝着那片早已失控的星海中的某一块区域飞去。

    那一片星海真的失控了!

    因为几乎每间隔一段时间,钢铁柱舰队长就会看到,有一颗原本耀眼的恒星诡异地消失不见。

    机动编队绝对算得上是第271星际舰队之中最顶尖的战力,在过往的战略安排中,他们向来都担负着驰援突发危机,消除紧急状况的重要任务。但这一次的任务有所不同,他们要做的仅仅只是想方设法将隐藏在暗处的敌人给揪出来!

    不过,钢铁柱舰队长很清楚,这看似简单的任务实际上并不容易,甚至很困难。因为在他们之前,已经有很多优秀的战斗部队不仅一无所获,甚至还落得全军覆没的悲惨结局。

    所以,饶是久经阵仗的他,此刻也是如履薄冰,心理压力巨大。

    一位舰队军官来到钢铁柱舰队长的身旁,并提醒他。

    至于所谓的“灰暗区域”,是联盟对由消失在星空中的恒星群组成的视觉暗斑的统一代称。毕竟暗斑听上去是平面的,而恒星群消失后构成的是一片立体空间,所以,用一个灰暗的空间区域来形容它们会显得更贴切一些。

    钢铁柱舰队下达命令。

    军官一边回答,一边在虚空中划动了两下,一道生物电波形式的指令就已经精准地去了它该去的地方。

    钢铁柱舰队长随后又细细地强调了一些作战细节,在他看来,第一次与“灰暗区域”的接触就好像要徒手从一只沉睡的猛兽口中夺走它的食物一样,这过程中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

    在涡状星系。

    轰轰烈烈的防御建设工作还在一刻不停地追逐着时间流逝的步伐。

    总计有5000多万名硅基机器人生命个体,758万架穿梭机,965万架工程飞船和运载舰,以及1700亿台工程机械人。他们在幽暗的宇宙空间,在耀眼的恒星边缘,在广袤的行星表面来来往往,穿梭如织。

    仿佛只要多抢占一点时间,多建造一台防御设施,多储备一些资源补给,这场残酷的战争就会多出一份胜算。

    但是,与外界的喧嚣和忙碌不同,此时在原晧宸的实验室里,却是一片浓浓的死寂。

    原晧宸竟然失神地站在一台不上名字的大型实验设备旁边。

    一次实验刚刚结束,在空中飘荡着很多虚拟的显示窗口,大量的实验数据像潮水一样以生物电波的方式直接涌进原晧宸的大脑。

    这样的情况在实验设备每运行一次就会机械性地重复一回。面对着一波又一波的信息接连不断地涌入,原晧宸的大脑仿佛是一块永远吸不饱水分的海绵。

    “没用啊……”

    原晧宸的眼神终于跳动了一下,喃喃自语道。

    “即使只是不涉及高级技术运用的基础理论,与联盟最高科学院的科学家们比起来,我也是愚昧的……”

    他很清楚自己和主文明核心科学家之间的差距,那可是积累了21亿年的底蕴差值,远不是他单枪匹马就可以比拟的。

    但是,始终有一种不清的东西,在隐隐约约地触动原晧宸敏感的神经。

    “虽然可能性很,但那毕竟是一种可能……”

    原晧宸又一次想起了地球时代的墨菲定律。

    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它总会发生。

    天不遂人,人们越担忧,就越无法逃离......

    (不管在哪里看到这本书,都请大家花费一些时间帮忙投一下免费票,十分感谢各位书友一直以来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