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医者父母心
    不等朱老大他们反应过来,二傻就站起身来,走过去一伸手把那个年轻女子的衬衫揭开一块。

    众人被朱红丽那么一吓,一时间也忘记了拦住二傻。

    “哎呀,这二傻说得没错,杨家妹子真的被毒蛇咬了!”

    看到青年女子小腹靠近胸口位置的大团黑色血迹,红衬衫女子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还用说!”

    绿褂女子见状,没好气的尖声冷哼,“你们也不想想,杨家小妹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晕倒?分明是这混蛋用了手段控制住杨家小妹,然后故意放毒蛇咬伤她。这样一来,他就能为所欲为,到时候就算这边有人找来,也只会觉得杨家小妹是被毒蛇咬死的。”

    绿褂女子一边说着,一伸手抢过刘老三手里的木杵,就要朝二傻头上挥去。

    看到绿褂女子这么疯狂冲动,刘老三和红衬衫女子连忙同时伸手抱住了绿褂女子。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被人抱住,绿褂女子依旧拼命挣扎着,一边挣扎一边怒吼,“你们别拦住我,这个混蛋实在太恶毒了,占人便宜不说,还想害命。今天天王老子也别想拦住我,老娘非要打死这个狗东西!”

    “三婶……”

    朱红丽见状,连忙上前劝阻,她才刚刚开口,绿褂女子就冷冷打断她,“红丽丫头,亏你还是读了大学的,这点道理都不懂么?这分明就是这混蛋故意害人,如今看到事情败露,才假装救人!你要是相信了这个混蛋,早晚上他的恶当,栽在他手里。”

    “春翠啊,”

    刘老三见自家媳妇这么冲动,连忙轻轻摆手,“不管是怎么回事,也先让他救人再说,没有什么比命更重要。五步蛇是什么东西,你又不是不清楚,被那种东西咬了,村里的肖医生也没办法,只能送到镇上去救治。这村里一时间车都找不到一个,等送到镇上,杨家小妹还能有命在么?”

    “是啊是啊!”

    红衬衫的女子也连忙帮劝,“三婶,三叔说得对极了,现在不是纠结是谁下手的事情,先救活杨家小妹才是最重要的。”

    朱红丽也接着说道:“三婶,我知道您一直看不起我,觉得我大学毕业了不出去找工作,也不嫁个人安分过日子,是不务正业。可在这种时候,我也得说句公道话,杨家小婶明明是中毒才晕倒的,您还要一口咬定是傻二哥做的,未免太过分了一些。”

    “哼!”

    已经被劝说得丢掉木杵的春翠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看着朱红丽冷笑出声,“红丽,我看你这丫头是读书读傻了!你也不用脑子想想,你小婶上山来干嘛的?她可是来打柴的!可你自己看看,她的刀呢?她砍的柴呢?还有她的背叉呢?你又不是没上山打过柴,你见过那个打柴的,把刀到处乱丢的?就算你小婶真是被毒蛇咬中昏迷的,她的刀也应该在身边才对,旁边按照常理分析,也应该有几根砍断的柴吧!这边的人哪个没遇到过毒蛇毒虫,不懂得一点常识?就算真是被毒蛇咬了,她也应该是就近找个地方坐下来,然后喊人帮忙吧!”

    “这个……”

    听到这话,朱红丽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春翠虽然把话说得绝对了一些,可她的话的确也有些道理。

    山里的人基本都知道,要是被毒蛇咬了,最忌讳的就是跑动。

    而且就算是这个杨家媳妇喊不答应人,自己朝山下跑自救,一般也会随手把柴刀拿着,不会到处丢。

    因为这山里到处都是荒草,柴刀一旦丢在地上,就很找到,通常情况下,进山打柴的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会随手带着刀跑。

    如果真是那样导致的昏迷,那杨家媳妇昏迷的时候就算手里不握着柴刀,柴刀也应该遗落在附近才对。

    而这附近完全是一片空地,根本看不到柴刀的影子。

    “这个……”

    刘老三犹豫了下,才轻声开口,“春翠,我觉得二傻这个人心地并不算坏,应该是个老实人才对。你说会不会是杨家小妹在山上砍柴,不小心被毒蛇咬中,从山坡上滚落下来,刀掉……”

    “没见过你这么傻的,真是猪都没那么高的脚!”

    春翠没好气的白了刘老三一眼,冷冷哼道:“刘老三,你他妈自己去从山坡上滚下来试试?从这么高的山坡上滚下来,身上衣服还能这么整整齐齐,脸上还能没一点伤痕?再说了,你自己眼睛也不瞎,你看看这山坡上,草都没倒几根,像是有人滚下来的样子么?”

    狠狠怼了朱老三几句,春翠接着说道:“再说了,我们这些人,都打了一辈子柴,遇到五步蛇还少么?那种玩意儿一般都是潜伏在地上,等人靠近突然发动袭击。五步蛇长不成很大的蛇,又不学青竹丝往树上爬,也不会学眼镜蛇站起来攻击人。那玩意儿咬人,最多也就能咬到小腿或者伸出的手,你什么时候见过五步蛇咬中人上身来着?杨家嫂子个子也不矮了,只要她不躺下来,五步蛇怎么可能咬到她胸口边上去?这分明就是这混蛋放倒了杨家小妹,再下的毒手,还需要我来解释么?”

    “这个……”

    红衬衫女子闻言,也忍不住咬牙切齿的瞪了二傻一眼,冷冷说道:“三婶,如果这事情真是这个混蛋做的,那他真的太恶毒了,打死他都是便宜他了。”

    “本来就是!”

    绿褂女子冷冷点头,“我早就说了,这种连自己是谁都不敢说出来的东西,绝非善类。你们不信我的话,早晚吃大亏。”

    刚开始朱红丽还试图替二傻辩解,后面她却渐渐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到二傻身上去。

    因为从蹲下去开始,二傻就像是没有听到这些人的声讨一样,一直有条不紊的替杨家的媳妇做着毒素清理。

    从二傻的眼中,朱红丽看到了什么叫严肃认真,也看到医生的职业道德,她终于明白,什么叫医者父母心。

    用小刀划开杨家媳妇中毒的位置,小心翼翼将毒血一点点挤出来,一直到血液变成鲜红色,二傻才收起手里的小刀,淡淡开口,“来个女人帮她吸一下毒血,嘴唇干裂开口的就别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