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俏寡妇莫贝妮
    到中秋临近的季节,这边变成阴雨连绵的天气,没办法进山采药的二傻只能留在吴秀莲老人家里,替她做一些屋里屋外的小事。

    吴秀莲老人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在二傻耳边唠唠叨叨。

    二傻一边学着编织撮箕,一边听着老人家絮絮唠叨那些陈年往事,脸上渐渐浮现一丝淡淡的笑容。

    老人的唠叨,闪烁的柴火,将秋天的凄风冷雨隔在门外,带给了他一种久违的感觉。

    这是家的温馨!

    他记不得以前那些事,也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时候体验过这种感觉的,可他清楚感觉到,这种感觉,一直都是他内心渴望的。

    尽管这里并不是他的家,旁边的老人和他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是他还是很享受这种难得的时光。

    “吴婆婆,吴婆婆,傻二叔在家么?”

    就在二傻沉浸在这短暂的温馨之中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哟,是杨家的小丫头啊!”

    吴秀莲轻声说了句,老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起身拉开房门,将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拉进来,和蔼的笑着问她,“杨沫沫丫头,这下雨天的,你怎么一个人跑这里来了?”

    “吴婆婆,二叔!”

    留着马尾辫的杨沫沫乖巧的朝两人打了招呼,坐下来之后才无奈的轻声开口,“吴婆婆,我二婶病了,我妈妈不在家,小婶身体又还没好利索,只能让我来请傻二叔跑一趟了。”

    “哦,这样啊!”

    吴秀莲微微点了点头,拉住杨沫沫冰凉的小手在火边烤了一会儿,才轻轻笑道:“小沫沫,你先烤会儿火,好好烤暖和,千万别着了凉。”

    让杨沫沫烤了会儿火,吴秀莲才看向二傻,轻声说道:“老二,是莫家坪的杨家嫂子病了,他们以前也帮了我这老婆子不少忙,你如果方便,就过去帮忙看看。”

    “莫家坪的杨家嫂子?”

    二傻闻言微微皱眉,“吴婆婆,是那天在山上晕倒的那个杨家嫂子么?难道说她的伤还没好利索?”

    “不是那个!”

    吴秀莲笑着轻轻摆手,“那天被你救的那个,是杨老幺屋里的嫂子,这次生病的是老二家里的嫂子莫贝妮。那个莫贝妮丫头,唉,也是个苦命人,嫁到杨家不久,男人就遇到矿难死了,只剩下她一个人带着两个才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老二,你过去之后,多照顾下她,药费能少就少点。”

    “那……”

    二傻犹豫了下,才微微点头,“好吧,我尽量!”

    “那我们走吧!”

    听到二傻同意了,杨沫沫一把拉住二傻的衣袖,扯着他就朝外面走,一面走一面轻声说道:“二叔,我二婶病得很厉害,昨天下午就躺在床上,到今天还没吃什么东西,你赶快过去帮忙看看吧!”

    “嗯嗯,小丫头别担心,我马上就去!”

    二傻朝杨沫沫点了点头,跟着走出门外,才轻声问她,“沫沫,你小婶上次受伤了,住院住了多久?”

    “将近一个月吧!”

    杨沫沫说了句,忍不住轻声咒骂,“那两个缺德鬼,害得我小婶差点丢了命。医生都说了,多亏二叔您厉害,帮忙清理掉了毒血,又帮忙止了血,要不然等不到小婶被送下山,她就没命了。”

    说到这里,杨沫沫轻轻摇晃脑袋,“到现在我小婶都还没好利索,医生让她三个月不沾冷水不吹冷风,说怕落下后遗症。”

    “沫沫丫头,别信医生那些鬼话!”

    二傻闻言一边走一边轻轻摆手,“五步蛇毒性其实并没有眼镜蛇和响尾蛇那么恐怖,最麻烦的就是血流不止,死于五步蛇的往往都是失血过多而不是死于中毒。在放出毒血,敷上解毒草的时候,你小婶身上的蛇毒就已经基本构不成威胁了。伤口当时也止了血,只要不剧烈运动导致伤口崩裂都不会有什么事,最多也就大失血之后有些虚弱,调养个十天八天功夫就能完全恢复。那些医生纯粹是赚黑心钱,恨不得病人一辈子住在医院不出院呢,故意说什么三个月不沾冷水不吹冷风,那根本就是吓唬人,目的就是想让你小婶再多住院一段日子。”

    “原来是这样啊!”

    杨沫沫似懂非懂的拉了拉自己的小辫子,笑着轻轻摇头,“管他呢,反正药费住院费都是那两个混蛋出,还要给小婶补误工费,多在医院住几天也没啥。”

    说了句,杨沫沫好奇的看着二傻,“二叔,您话也不少嘛,怎么他们都说您是闷葫芦,吐不出半个字来啊?”

    “因为没啥好说的啊!”

    二傻微微摇头,“我住在这里,大家都很讨厌呢,再废话连篇,只会让大家越发讨厌我。”

    二傻和村里那些大人几乎不怎么说话,和杨沫沫这小孩子倒是聊得来,不过他也就开始多说了几句。

    后面基本上都是杨沫沫在说,他一路听着,偶尔点头摇头。

    到了莫家坪一个砖瓦房外面,杨沫沫朝屋里喊了句,“二婶,我把二叔请来了,让二叔先给您看病,我过去和小婶准备午饭了,等饭做好再过来喊您和二叔。”

    喊了一声,杨沫沫推开外面的门,将二傻请进屋,自己就甩着小辫子朝外面跑去。

    看着杨沫沫的背影,二傻忍不住无奈的摇头。

    先前杨沫沫喊他二叔的时候,他还没觉得啥,可这会儿杨沫沫先喊她二婶,再喊二叔,他顿时感觉怪怪的。

    “傻二哥,我在左侧房里!”

    在二傻沉默的时候,一个柔柔的女子声音从屋里传来。

    二傻听到声音,推开门走进去。

    刚刚进门,他就看到了自己的病人。

    躺在床上的美少妇莫贝妮,看上去和那天晕倒的杨家小嫂子年龄差不多,大致也就是二十六七的样子。

    ,莫贝妮的容貌风韵都比杨家小嫂子要强不少,她有着一张相当标准的瓜子脸,只是下巴略微有点圆,不是那种标准的尖尖下巴。她的五官也相当精致,精致的小鼻子,红润小巧的嘴唇,尤其是是那双水汪汪的桃花运,简直是勾魂夺魄!

    不过二傻只是简单瞄了一眼,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