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嫁个人,病就好了
    “傻二哥,你干嘛呢?”

    看到二傻转头要离开,莫贝妮一下子从床头坐了起来。

    她这一坐起来,丝被直接从她身上滑落下去,露出她傲人的身材。

    躺在床上的莫贝妮只穿了一点贴身衣物,两个小布片根本遮不住她那傲人的存在,大片白花花的肌肤露在外面,在电灯光照耀下耀耀生辉。

    被莫贝妮叫住,二傻已经转过头来,不过他对于这大好风光仿佛视而不见,只微微扫了一眼,就抱起手仰起头,微微摇头,“莫姑娘,很抱歉,我这人没病不治!”

    “先过来看看再说啊!”

    莫贝妮拉起被子遮住自己上好的身材,微微白了二傻一眼,朝他轻轻招手,“傻二哥,我浑身难受呢,你都不帮忙检查下,是嫌弃我是个寡妇,看不起我吧?”

    听到这话,二傻不仅没有靠近,反而后退了一步,才冷冷开口,“莫姑娘,凡病患之苦,皆源于病菌,潜于血液,痛苦源于心,显于色。姑娘你肌肤柔滑,气色红润,双眉虽微微皱起,却非痛苦,而是愁云。所以莫姑娘你的身体格外健康,无需调理,更不用医治,恕我无能为力!”

    “哪有你这么诊断病况的?”

    莫贝妮松一手捂着被子,一手指着二傻,没好气的说道:“医院要检查病况,得用一大堆仪器,做大量体检,老中医也要望闻问切,仔细听患者反映身体状况,再详细把脉。你这算什么,说一堆似懂非懂的话,就算是检查过了?你倒是医生呢,还是看相的江湖骗子?”

    二傻淡淡扫了莫贝妮一眼,冷冷点头,“莫姑娘要当我是江湖骗子也无所谓,反正我的诊断,就是莫姑娘你没有病。要是你觉得我的检查有问题,那恕我无能为力,你可以另请高明!”

    说完这话,二傻转身就准备离开。

    “二傻子,你给我站住!”

    莫贝妮也顾不得自己没穿多少衣物,猛地从床上站起来,伸手指着二傻冷冷说道:“今天你必须得帮我好好检查一番,否则我就放声大喊,说你乘人之危,欺负我只有一个人在,想占我便宜。你可得考虑清楚,一旦那样,你以后在这村里,都将没有立足之地。”

    “呼——”

    二傻长长吐了口气,转头毫不避讳的看着穿着暴露,身材火爆的莫贝妮,冷冷开口,“莫姑娘,我的话很清楚,我说我已经检查过了!”

    见二傻这么不上道,莫贝妮恨不能跳下床,一脚将二傻踢飞出去。

    不过她早就知道二傻是那种油盐不进,水火不浸的性格,也只能压下怒火和郁闷,微微笑道:“傻二哥,妹子我也就是开开玩笑,你别当真。我让沫沫请你过来,是真的身体很不舒服,还劳烦二哥帮妹子好好检查一番,看到底是哪里出了毛病,妹子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说话的同时,莫贝妮还特意摇晃了两下身子,对于自己的容貌和身材,她有着绝对的自信。

    莫贝妮的男人已经死了三四年了,带着两个小孩,她也找不到人改嫁。

    女人同样有**,她日日这么煎熬着,内心的苦还无处诉说。

    无意中看到这二傻的时候,她就心生了一些想法。

    这个二傻虽然看着很落魄,却干净整洁,丝毫不邋遢,而且深邃的双眼有着一般人没用的魔力。

    最重要的是,二傻向来沉默寡言,除了治病之外,平时半天不会说一句话。

    她故意装病,就是想把这二傻引过来,然后凭自己的身材容貌吸引住他。

    虽然二傻平时表现得冷漠至极,可莫贝妮根本不信,这世上哪个正常的男人会不近女色。

    听到莫贝妮好声好气的说话,二傻声音也变柔和了少许,淡淡说道:“莫姑娘,我真没开玩笑,我已经帮你检查过了。”

    不等莫贝妮开口,二傻接着说道:“昔日扁鹊于百步之外,就能看出恒公之病,判断该如何治疗。我不敢自比前人圣贤,但是五步之内,看相色断病情,还是勉强可以的。莫姑娘既无病象,必无痛患,再闻讯把脉,也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

    莫贝妮被气得暗暗咬了咬贝齿,一屁股坐在床头,摸了摸额头,又拍了拍自己高耸的胸部,轻轻摇头,“傻二哥,妹子我也没开玩笑啊,我是恨得难受,额头发烧,胸中烦闷,从昨天晚上我就没吃饭呢!不信你摸摸,我心跳得如同打鼓,额头烧得如同火炉!”

    “呵呵……”

    听到这话,二傻突然淡淡笑出声来,“莫姑娘,我相信你从昨晚就没吃饭,不过没吃饭可以吃别的东西嘛!旁边垃圾桶里的香蕉皮和橘子皮都还是新鲜的,最多不超过一天。饼干盒和沙琪玛包装还在果皮的上面,莫姑娘不会告诉我,你在扔果皮的时候,还要把这些包装先翻出来,再将果皮丢到下面吧?”

    谎言被揭穿,莫贝妮俏脸不由得一红。

    不过接着她就被气得七窍生烟,哆嗦着指着二傻,“你…你…你……”

    莫贝妮实在是被这个不解风情的二傻给气晕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就在莫贝妮觉得自己要气晕死的时候,二傻突然走到她咫尺之遥。

    看到这一幕,莫贝妮心里一喜,以为二傻突然开窍了。

    可没等她喜色浮上眉梢,二傻忽然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她额头,冷冷点头,“莫姑娘,你的确病了,可我治不好!”

    “傻二哥……”

    莫贝妮刚刚柔声开口,二傻就摆手打断她,“莫姑娘,十块跑路费,我给你开个药方,能不能治好,就看你自己怎么选择了!”

    不等莫贝妮开口,二傻已经掏出纸笔,唰唰写了几个字递了过去。

    莫贝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还真拿出十块钱递给了二傻,才接过纸条。

    她刚刚接住纸条,二傻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王八蛋!”

    看到纸条上面的字,莫贝妮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出声。

    只见那纸条上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嫁个人,病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