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想不明白
    走出莫贝妮的家,二傻忍不住摸了摸鼻子。

    吹了一阵子冷风,他才觉得稍微舒服了点。

    莫贝妮的身材太火爆了,只穿了一点贴身内衣的她站起来之后,那场景实在太香艳。

    二傻失忆是脑子受伤,不是那个关键部位受伤,他也是个正常男人,而且还是比较健壮的那种。

    到这村里半年多,他替不少女子治过病,没少看这种香艳的场景,可他却还从未真正碰过女人。

    这种刺激,对他而言简直要命。

    刚才在屋里,他就是咬着牙在坚持。

    其实打心底里,二傻并不反感这种事,他也希望能够有一段美好的邂逅,甚至还希望能够有个女人有个家。

    可他什么都不敢做,因为他根本记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女人和孩子。

    所以对于这种事情,他本能的反应就是逃避。

    他害怕自己动了感情,再想起来,原来自己已经有家有业。

    如果真是那样,到时候他会茫然不知所措。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装傻卖傻,装作完全不懂女人。

    冰凉的秋雨打在脸上,二傻忍不住微微皱起眉头,暗暗叹了口气。

    他擅长看色断病,也会看人。

    莫贝妮面容姣好,双眼眼角狭长,双眉上翘,一看就是寡毒之人。

    如果顺着她的心意,或许什么事都不会发生,还能风流快活。

    可拒绝了她的意思,他以后怕是会有很多麻烦。

    这种女人疯狂起来,会不顾一切,到时候她不知道会采取什么恶毒的计划来坑害他。

    俗话说得好,宁可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女人。

    而莫贝妮不仅是女人,还很可能也是小人。

    得罪她,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不过二傻倒是丝毫不后悔,他宁愿承受报复,也不要去背感情的包袱。

    作为一个男人,起码得管住自己的下身,负不了那个责任,那就别去碰!

    想了下这件事,走到莫家河附近的时候,二傻忍不住蹲下来揉了揉额头。

    他在这竹林村,没少见到香艳的场景,被女子诱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她们之中,没那个身材和容貌能够和这个莫贝妮相比。

    莫贝妮不仅容貌绝美,身材火爆,声音还柔得腻人,简直太有女人味了。

    莫贝妮就像是致命的毒药,看了一眼,就留在二傻脑中,抹之不去。

    走了这么远,他只要微微一闭眼,眼中闪过的就是那白花花的娇躯。

    “真要命!”

    看着莫家河清澈的河水,二傻暗暗叹了口气,左右看了眼,发现没人,直接扯掉身上的迷彩服,跳了进去。

    河水冰冷的刺激,总算让他压下了心头熊熊的燥火。

    这边是二高山地带,临近中秋温度已经比较低,水温也就十度左右了。

    正常人下水,都会冻得哆嗦不已,体质弱的甚至会被冻出病来。

    不过二傻身体特别结实,体质非同一般,适应了之后,他倒是觉得泡在水里感觉也挺不错。

    自从被吴秀莲老人捡回来,他内心就充满茫然,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

    过去的事情,他一点都想不起来,而且没办法去想。

    因为每次一去想那些事情,他就感觉头痛欲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特别害怕和人说话。

    村里留守的,除了老人,九成都是女人,一个个都跟好奇宝宝一样,说不到三句话,她们就会问起他的来历。

    要回答这种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的问题,实在太为难他了。

    而这次他无意中发现,躺在冷水之中,再去想事情,脑袋似乎没有那么疼了。

    莫家河水量不大,秋季更是清浅无比,边上的水还不到半人深。

    二傻躺在水里,脑袋靠在河边的石板上,静静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仔细回想着过往。

    过了良久,他才微微摇头。

    脑袋没那么疼了,可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往日的一切,仿佛都从他脑海里被生生抹去了,留下的只有一些本能的记忆。

    比如说吃饭得用筷子,又比如说洗衣服做饭,还有对药材的辨认以及治病救人。

    二傻觉得,自己失忆之前,应该是一名医生,可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地方太偏了,连车子都很少来,而且他也可以肯定,自己不是当地人。

    因为刚刚开始,他连这边的方言都不怎么听得懂,一直到最近,才稍微适应了一些。

    如果他真的是当地人,那么当地的方言,也应该成为他本能的语言。

    “难道是我到这里来行医,然后遇到了意外?”

    二傻想了想,觉得这个倒是有些可能,不过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可能是他过来的时候,他的家人亲戚朋友,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二傻思前想后,都觉得这种可能性非常小。

    他并不算冷漠,至少对于身边熟悉的人还算不错,没道理会一声不响就跑进这种深山。

    第二种可能,就是他没有任何家人,甚至没有亲人,或许朋友也很少。

    想到这里,二傻吐出一口气,轻轻摇头,“不,不可能,我不会这么惨,这么孤单!”

    沉默了片刻,他再次摇头,这个还是不可能。

    因为一个医生,除非很特殊的原因,或者有人特意去请,否则都不会跑到特别远的地方去,更别提跑到这种偏僻得连村村通公路都还是泥土路的地方。

    如果是有人请他过来,那么起码请他来的人应该知道他是谁。

    而除此之外,二傻也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原因,能够让他跑到这种地方来。

    最令他不解的是,在信息那么发达的年代,警察局用他的脸相去配备信息库,居然也没找到和他吻合的身份。

    按照道理来说,现在不管是自驾还是坐车,都会有些信息记载才对,可是警察局查了这么久,也没有查到任何有效信息。

    到现在为止,他还是个标准的黑市人口,连个身份都没有。

    这样的他,上不了长途车,也上不了火车,只能一直住在这个小村落里,而且还是没有任何身份的寄居。

    “傻二哥,这么冷的天,你…你怎么跑水里去了?”

    就在二傻疑惑又无奈的时候,一个女子的声音突然在不远处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